叶平舒是要看水馨的实力,而不是压迫她的潜力,做法和林枫言全然不同。

    水馨和他的两柄剑已经交锋数次,虽然速度很快,也没有什么绚丽的招式、华丽的场面,但对于一边目前实力差距不太大的木组训练生们来说,总算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来了。

    “……被林枫言那小子逼出来的?”木融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

    “不。”木薰简洁道,“如果只是为了防住对手,不会有这种一往无前的剑势。”

    不错,防守反击的做法,和一往无前的剑意,似乎是相冲突的。

    这看叶平舒就知道了。

    他一出生就是七品兵魂,强化方向早早出现。所以,哪怕教官是那么教导的,他却遵循本性,没有去追求那种一往无回的气势。

    要形容他的剑,那么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风”。

    人很难伤害到无形无质的风,但风却能在无形之间将人包围,能找到最微小的空隙,并在瞬间化为利剑!

    “哪怕都是防守反击,他们也不一样。”杨添做出结论。

    此时,实力到底更差的水馨已经受伤了。

    但她压根儿就没有退下的打算,反而依然抢攻。

    没有学习过系统剑法的她,能做到的不过是把基础剑术连续起来使用罢了。点、刺、扫、撩、刺……

    但是,不管是她配合着手中长剑的身法、步法,还是基础剑术动作之间的连接,都已经带上了自己的风格,仿佛有了特殊的韵味!虽然还不像叶平舒那么明显,但是……

    “曲折不挠,一心向上。”木妍忽然在一边喃喃开口。

    “……这说法精辟!”木融咀嚼了一番,点头赞同。看着木妍的眼神,也多了几分赞同。可是,这形容精辟是精辟了,但要他们说这种剑势代表着什么,他们却不知道。

    是植物。

    如果水馨有精神去听这些人的评价,会给出这样的答案。当然,这答案不会出口。谁让这见鬼的地下连片青苔都看不见?菌类也没有。

    哪怕是之前原主所在的那座岛屿上,也就只有那么寥寥的一些容易被忽略的小草,此外,水馨连棵珊瑚都没瞅见过——这珊瑚严格来说还不算植物哪!

    但以她的超感知,在前生接触最多,感悟也最多的,就是植物了。通过超感知传递过来的情感,只要她有意接收,那就是最接近于“切身体会”的感触。

    哪怕是在最艰苦的环境,植物也会尽力伸展自己的根系,向水源,向阳光舒展自己的身体。哪怕污秽环绕、岩石阻路。

    植物出现的时间比动物早,可进化的速度却往往比动物慢。因为它们没有自由活动的能力。

    可是,当它们受到伤害,却依然会努力的寻找对策,以求自保。一代不行,那就两代三代四代,总归要进化出对抗天敌的法子来。

    坚韧、不屈不饶、一心向上。

    水馨仗着超感知,知道了很多植物令人匪夷所思的传承方式,以及千变万化的自保之方,以及那些不肯认输的单纯情感。

    这些东西,是科学仪器不可能完全解析的。

    而水馨知道,自己本来没有和“剑”这种兵器相配的素质。如果想要培养,无疑,“学习”是最好的方法。最好的学习对象就在眼前,哪怕只能在回忆中学习,她又怎么会放过?

    她学不来林枫言本质上的那种凌厉锋锐,却学得了植物的本质——

    再怎么坚韧不折,终究也只是为了生存!

    大概也正因为学习了植物特性的关系,水馨会下死力去争生死,却不会拼了命去决胜负!

    而且,植物少有喜欢战斗的,但无不喜欢蓬勃成长。这种成长,往往要借助外力。

    所以,当明确了是‘比试’,叶平舒表现出来的水准和她又差不多的时候,她也打得挺高兴。

    “战斗经验=蓬勃成长”,差不多就是这么个等式。

    这种意识在水馨的脑海里不算明确,但她的学习卓有成效,公式其实已经在骨子里被她认可!

    虽说也会受点小伤,但这点小伤真的可以无视了。

    可是,就在她打得兴奋的时候,身体深处忽然传来一阵奇异的颤抖!这颤抖似乎晃动了她的整个身体,又是痛,又是酥痒。

    虽说是练习,这样出乎预料的身体变化也是很有可能致命的。水馨的手一抖,长剑没能挡到预定位置,原本应该成功的格挡变成了轻轻的一划,不但将对手的长剑放进了防御圈,甚至还将剑尖引向了她的心脏大动脉。

    而已经习惯了她实力的叶平舒的脸色,瞬间一僵。

    他虽然走了自己的路,但作为剑修,依然追求“以最简单的动作达成最大的战果”。这一剑,委实是刺得干脆至极。他没料到她忽然间能出现这种程度的失误,剑势显然已经来不及收回!

    水馨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

    但距离已经那么近……就在她以为自己重伤难免的时候,身体深处的颤动,仿佛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的在尾椎的位置明确了自己的存在,然后,这战栗感迅速蔓延。

    眨眼间已经蔓延至手指骨的震动自然而然的带动了她的手臂,她的手,竟是以之前不可能达到的速度,将长剑再次挡在了胸前!

    刺耳的交鸣之声后,正极力收势的叶平舒几乎被磕飞了长剑!

    但两个小境界的差距,确实存在。

    他只是向一边侧避了一步,便重新握紧了剑。而在同时,他的脸色也变得很诡异,“震骨……居然这么快就到了这一步。林水馨,记住这种感觉吧。如果说对煞气的牵引是兵魂的本能,那淬体境界小进阶之时,展现出来的就是身体最纯粹的战斗本能!”

    他说着,已经重新调好了姿势,第一次真正的转守为攻,“我帮你这一次。剑修只有在对战之中进阶,才能得到最大的好处!”

    震骨?

    听见叶平舒这么说,水馨的心中怔了一怔。

    但此时她的决断已经远非昔日可比,当下也不管那么多了,放松了心神,再不去管身上战栗传来的痛苦,只是由得它去。

    而只要能忽视痛苦便能发觉,这一次又一次,仿佛涟漪一般由尾椎震颤到指尖的战栗,虽是层层推进,却又自有韵律。

    这特殊的韵律带动了整个身体的变化,又带动了紧握的长剑。不可思议的,将手中的长剑一次次的挡在了叶平舒刺来的方向,甚至不用进行太多规避——那是她之前也无法做到的事!

    仿佛天生就知道怎么做。

    反而是这战栗一停,水馨就几乎觉得全身酸软,想要及时再挡,却是全无可能。幸而,这次叶平舒倒是有备而来,及时收剑,这才让水馨以剑驻地,微微喘起了气。

    “问下……”水馨还是忍不住问,“这样的震骨,大概几次?”

    “不知道。”叶平舒说得很是诚实,“这个频率和次数都难讲——你也没看过林枫言震骨的样子吧?震骨是进入洗髓期的标志,而他也是洗髓期。何况,你以前没练过武,自然也没尝试过由身体本能来主导战斗这样的事,想要让兵魂和身体本能融合得更好,动静只怕会大一点,你最好也试着让动静大一点。”

    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等你多试几次,至少应该不至于脱力了。”

    水馨再次在心中叹气。

    她相信了叶平舒的话,没有试着控制自己,但她是知道,这战栗的幅度有多大的。哪怕她现在不怎么修边幅,却也知道,哪怕这身体是个美人胚子,一旦这么颤抖起来,也肯定半分形象都没了。

    但最重要的事情还不在这里。

    重要的是……

    昨天的煞气也好,今天的震骨也罢,真是让她想要回避都没办法啊!

    剑修或者说武修这样的存在,真是拼了命的要和她以前最不喜欢乃至于最讨厌的人种之一对上号——热血小强!

    貌似,似乎,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努力的成为一个打不死的热血小强!?

    水馨在那里低着脑袋囧囧有神,叶平舒却觉得奇怪。

    之前他和水馨实战训练的时候,当然不会有人喧哗。但这会儿都已经比完了,怎么四周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这可没有道理。

    光是他知道的木融那家伙,就绝对没有那么安分。

    但很快,他就注意到了一个事实——不知何时,这个大厅内多出了一颗心跳声,多出了一个呼吸声!

    教官?

    叶平舒有些诧异的转头,但他看到来人之后,不但没有收起自己的诧异,反而比之前更为惊讶了!

    “姐!?”

    姐?

    虽然确实是陌生的来客让其他训练生们没说话,但叶平舒的这一声喊,还是让人更惊讶!就是水馨都没忍住,猛地一抬头,顺着叶平舒的眼神望过去。

    只见不知何时,通往战场的那个通道口,站了一个外表十七八左右的黑衣女子。

    一样的制式黑衣,一样的麻花辫……但没有佩剑,而且脸色看来比他们健康些。白皙但不到苍白的程度。

    但水馨固然惊诧,却到底没吭声。

    “姐?”木妍倒是疑惑的重复了一句。

    叶平舒咳了一声,“那是我姐姐。”

    ——不是你姐姐好不?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