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馨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她对自己观颜察色听音辨调的本事也没什么自信,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诸脑后。

    作为一个女人……哪怕现在年龄是个女孩而前生也不算大,女性的某些共性总是有的,即使她正在努力的往伪三无修炼。所以听叶平舒这么一大段话下来,水馨很快就眼神不善起来——

    一口一个生命力强化的,我的兵魂特性倒是人尽皆知了但他们的我一个不知道啊!

    “你们的兵魂强化特性是什么?”水馨想想,干脆直接问出来,“还有林枫言。”

    在她想来,一个沉默寡言、面瘫的人,如果非要说话不可,肯定不该拐弯抹角的。

    “不知道。”杨添一本正经的说,顿了顿还补充,“我和林枫言的都不知道。”

    “啊?”

    “林枫言的不知道,是因为你没把他的极限逼出来。”叶平舒笑眯眯的打击水馨的自信,“当然啦,也从没见过他什么方面表现得特别超长。不过,要是从你的情况来推断的话……”

    “从她的情况推断?”杨添诚恳问,显然他也不知道叶平舒在说啥,“我还以为林枫言可能和我一样。”

    “确实有可能,所以我说推断嘛!”叶平舒说。

    水馨打量了下这两个,发现他们的关系不错。尽管以前她就没和杨添这个看着老成的沉默少年说过话。

    “但你要知道,越是高品的兵魂就越是少见。别看八品九品都是一个,但九品可比八品稀奇多了。水馨你是生命力强化,现在你应该也有点明白这个强化有多厉害了吧?比这个还稀奇有用的强化也不多了。”

    叶平舒毫不客气的拿水馨做比较对象,“终归不会是力量速度之类的,保不定是意志强化或者悟性强化?这个是最看不出来但其实也最强悍的。”

    水馨心底的小人嘴角一抽。

    ——叶平舒要真猜准了,这得是多恐怖的强化方式?

    生命力强化,能保证她最大限度的避免被人揍死。可要是意志强化或者悟性强化,就代表此剑修能以最快速度成长到揍死别人的地步,自己还不用付出血的代价!

    她把目光转向杨添,不能肯定,自己是不是能在低一品的兵魂身上找到优越感……

    “我不知道。”杨添又这么说了,“据说兵魂特性自己是会有感觉的。但我确实没有。叶平舒说,要么我就是很倒霉,有高品兵魂但没特别强化方向;要就挺幸运——有些强化方向是要到引剑期以后才会出现的。那就多半和煞气、修炼这一类的东西有关了。”

    水馨倒没看出来,杨添原来只是虔诚、认真,倒不是说性格沉默寡言。

    要说话的时候他还挺能说……虽然听来只是转述。

    水馨对于这个情况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于是她只好把目光再次转向叶平舒。

    “好吧,我是五感强化。”叶平舒给出答案,“挺大众化……”

    “如果你不是五感同时强化的话。”有一个声音加入,这次是木融,他平时也经常做叶平舒的对手,此时听见感兴趣的话题,忙凑过来“告状”!

    “和这个家伙打架,你刚出招的时候,他就能感应到你锁定的攻击方向,怎么隐瞒都没用。麻烦得要死。要和他同等水平的,搞不好只能乱挥乱砍才有一定可能伤到他。”

    水馨忽然觉得自己的强化方向好没用。

    叶平舒同时强化五感,放到战斗中,那就是“危机感应强化”或者“危机判定强化”嘛!

    “那你们呢?”既然木融过来了,水馨干脆一个个的问。

    “我才是真平常,是骨骼强化。”木融笑笑说,貌似有那么一点点紧张,“平舒说我以后洗髓的时候会麻烦些,但过了以后就会有好处。”

    ——平常个头!速度、力量,这些东西靠什么支撑的?说到底还不是人体的骨骼么?就他们这情况,削掉几块肉看来是正常伤势,真正要让身体恢复,追根究底不还是靠的骨骼的支撑、骨髓的力量?

    水馨默默的腹诽。

    不是她的特性不好,但比较一下也完全找不到优越感嘛!

    “不过,木薰算是叶平舒这家伙的克星。”木融兴致勃勃的说,他是真爱说话,“她也说不上是什么强化,但她和平舒比试的时候,平舒察觉不到她的锁定。与其说是强化,不如说是隐藏。所以你没看之前那几天,他们两个放对的时候比较多。”

    叶平舒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屑的意思。

    ——咦?我怎么好像听见了欢喜冤家的苗头?

    水馨不知道该不该欣喜的发现,她前生的八卦心理居然还没被完全消磨掉。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水馨的腹诽,尽管水馨的脸色未变,叶平舒看着她,却是眼睛一眯,忽地打断木融建议道,“林水馨,既然你痊愈了也做好了基础练习,我们来实战训练好了。”

    “咦?”水馨始料未及,惊诧出声。

    “我淬体等级比你高,但伤还没好彻底。”叶平舒说,“只看你和林枫言对练的话,也看不出你到底什么水准。还是实战一次会比较有底——我看我们一起出任务的概率不低。”

    水馨无语。

    ——好像没法反驳的样子唉!

    “你放心。”叶平舒又微笑道,“我总不会比他狠。”

    说着,他居然没管水馨的意见,自顾自的往空处走了过去,站定之后,拔剑出鞘,虽然依然笑得酒窝尚在,浑身的战意却再未掩饰,“来吧!”

    水馨心底的小人目瞪口呆。

    这一刻,水馨居然对他产生了和对林枫言无比类似的感觉!

    好吧……或者说,兵魂总是有共性的?

    不过,虽然心里无语,但水馨也知道,这对她只有好处没坏处。她不可能只把林枫言当做训练对手。于是她也走了过去。

    倒是留下木融和杨添两个在原地,真的有点目瞪口呆了。

    这转折……

    他们真没想到!

    同时,受到战意的影响,还在补给处的训练生们也纷纷转头,诧异的看着这边突如其来的实战训练。再然后……

    包括木薰在内,一大半的人抛弃木妍围观过来!

    他们倒是刚好能看见,水馨主动出击,一剑刺向了叶平舒的右肩!

    这是她和林枫言对战时从来不曾有过的情况,但经过前一天战斗的洗练,这一剑,却确实是有了几分一往无前、凌厉无匹之感。

    于是刚刚恢复了正常的木融再次露出诧色——

    他才说了叶平舒强化方向的麻烦之处,林水馨居然决定主动出击!?

    林水馨当然不是傻的。

    只要一听叶平舒的强化方向就知道了,若是重视自己的强化方向,叶平舒最擅长的,必然是防守反击。可是,要是连同伴的最强一面都不敢面对,还谈什么并肩作战,又怎么在妖魔大军中存活下来?

    现在的水馨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想明白这点,并且将之转化为行动。

    ——叶平舒只要擅长防守反击,那自然会明白自己防守反击的难度!

    不出预料,水馨分明察觉到,剑尖有了目的地的那一刻,叶平舒的脚下就是微不可查的一滑,不但避开了她的这一剑,他手中的剑也趁势找到了她的空隙。

    那好整以暇的模样,简直像是等着人撞上去一样。

    水馨的危机感应不如叶平舒,但哪里会察觉不到自己已经被人的剑尖所指?

    她虽也不如叶平舒那般近乎料敌先知,想要就此避让,却也是现在的她能做到的事情了——林平舒淬体层次高她两个小等阶,但毕竟有伤在身、没用全力。

    可是……

    水馨的剑势毫无动摇,似乎一剑就要刺到叶平舒耳边的空气中!

    叶平舒轻“咦”一声,却也果然没有客气,“刷”的一剑,直直的刺进了水馨出剑留下的空隙中。这一剑若是刺中,水馨才治好的肩胛骨下面,估计又要多一个洞!

    可是,剑有凛然之势,仿佛连收回来都不可能的水馨却是长剑一撩,就直接磕上了叶平舒的剑。

    金铁交鸣声中,两柄剑都偏离了原本的轨道。叶平舒的实力到底强得多,双剑相交时,不自觉地就加了几分力道,也带得水馨的身形微微一晃。

    可是,似乎身体失衡的状态就没有出现过,水馨错开半步,冰寒的剑尖一抖,再次带着一往无回的气势往叶平舒的左肩刺去。

    现在水馨已经知道了——

    同组较量,不许往要害招呼,但只要刺中对方,就算是赢了一个小回合。一般来说,为了锻炼“定点攻击”的能力,默认的第一攻击位置,都是左肩!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