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树神战死”,这样的教育是自小就镌刻在了他们的脑袋里的。似乎早就对此有了准备,有了觉悟。可惜,那到底也只是“似乎”。

    现在,他们多半要依靠信仰来调整心态,真正的找到觉悟这种东西。

    幸运或者不幸的是,兵魂比其他所有的修仙资质都更能影响人的性格。因为是从最根本、本质的地方影响。拥有兵魂的人,哪怕只是下品兵魂,也不容易被战斗和死亡打倒!

    若非如此……若是在这战斗或者伤亡中恐惧、退缩,他们所在的这个组织,又怎会容忍?

    水馨虽然是被改造出来的兵魂,却也差不了太多。

    尽管经历了惨烈的厮杀,但不管是妖魔消散的尸体还是训练生们留下的幼小的尸体,都没有影响她的睡眠。

    在伤好了个大半并进行了晚课以后,她就抱着剑睡着了。

    抱剑入眠,这已经是她的习惯。

    既是为了培养与魂引的默契,培养适合自己的剑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为了调整自己的心态,主动向剑修应有的心态靠拢!

    按照她前世所知,人类对兵器的普遍认知,会影响兵器的“气质”,这就是器魂的起源。

    剑的器魂,那自然就是剑魂——和剑修的“剑魂期”是两种概念,但似乎也有所关联——哪怕现在还只是魂引,剑魂的共性也依然存在。

    和这样的东西日夜相处,她的心态性格也一样会被潜移默化。

    虽说这也算是主动改变自己的性格,但幸好水馨倒也并不排斥这样的改变。

    且她还是挺能安慰自己的——做个一往无前的剑修,总比穿越到古代,强迫自己卑躬屈膝或者“贤惠大度”、把亲人丈夫什么的当职场对手强吧?更别说和原身的命运比了!

    大概正因为这样,她冥想、抱剑的效果还不差。

    剑用得越来越顺手,这个可以是常态;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隐约的和她的心跳呼吸相互呼应,这可以是幻觉。

    但在之前的战斗里,她清楚的察觉到了体力在衰竭,血液的流失很严重,却始终不曾觉得手中的剑变重!

    这让她在抱着剑睡觉的时候,都有几分“努力得到回报”的喜悦!

    而等到第二天,水馨换上一身新衣服走出自己的石室的时候,大厅内已经照例有了一些其他训练生,前一天的消沉感觉似乎也已经彻底消散。

    那些训练生大部分正聚在一起说话,当然,却也没了以往的轻松惬意,反而显得有些严肃。

    唯一的例外是林枫言。

    因为是休息的缘故?这少年也一早出了门,这会儿正旁若无人的练着基本剑术。

    水馨想了想,直接跳了下去,走到说话的训练生们旁边,正听见木妍道,“……所以我想兑换现成的剑术,虽然这可能对未来的成长会有一定不利影响,但是……”

    水馨忍不住问站在一边的叶平舒,“什么兑换?”

    回答她的却是木妍。

    木妍转头看她一眼,道,“那边可以领功勋牌了。你的功勋点应该不少。我是在说——如果我们彼此之间能更熟悉一点的话,昨天的伤亡可以更小一点的。解决这个问题的最直接办法就是练习相同的剑术、剑阵。当然这和你们没什么关系,因为那么做,对你们来说是种浪费。”

    说起来,木妍的语气挺心平气和的样子,但水馨不知为何却就是觉得有点儿尴尬。

    这么平淡的话只说明一件事,在木组训练生中,“阶级”这个词开始出现了。

    哪怕在一天前,虽然只有木昀说过几句,但水馨知道,绝大部分人对自己的战斗力都是怀疑的。对她的心态都是“有待观察”。

    当然就连她自己都怀疑……

    但一次实战之后,已经完全变了。

    水馨想,她的战斗力得到了认可……因为连她自己都回想一下都觉得惊讶。但在同时……唔,似乎也不算被排斥了?

    “我想教官本来也就是这个意思。”叶平舒道,“上品兵魂独立作战,而中品兵魂学习团队作战。但教官……或者说组织本来的意思,是让你们根据自己的剑法锻炼配合。任何完善的剑法、剑阵都会带有创始人的剑意……”

    “我知道。”木妍说,“这些东西会持续的影响我们,让‘剑心’期更难达到。剑意染尘,则难立剑心。但是……就算教官说昨天的情况并不少见,如果不先做准备的话,我担心我们都活不到剑心期。”

    叶平舒就不吭声了。

    木妍又道,“也所以我只是提出这个建议,到底该怎么做,还是看大家自己。”

    这话一说,周围的训练生都沉默了。

    水馨本来就练着面瘫,这会儿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就走去补给点,果然领到了自己的功勋牌。

    那是一块薄薄的,比前世的信用卡身份证之类的还要小上一半的牌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水馨感觉十分坚硬。只要握住这块牌子略略集中精神,就能知道里面的唯一信息了——

    功勋点。

    水馨有些意外的发现,这里面的功勋点居然有六百点!

    她虽然苦战了挺久,但肯定没能杀掉六百个低级妖魔。看来是所谓的“加成算法”了。或者说组织的补偿?

    而六百点功勋能换什么……

    辟谷丹和衣服依然是免费的。下品灵石也还有供应。但在补给处,已经贴出了一张纸,列出了一些“常用物品”的兑换价格。

    令她有点儿意外的是,下品灵石居然属于贵重物品。

    下品灵石五十功勋点,但一瓶二十颗辟谷丹就只需要四十功勋点。

    当然专门的疗伤丹药,比如说那种“清灵丹”,一瓶就要二百功勋点了。

    一身制服则是一百功勋点。

    上面还列了一些剑法,相比之下也便宜得很,没有一样上千的。

    这个物价正常与否,水馨无从判断。

    不过扫了一眼兑换列表,她发现没有自己最想要的浮月界世界介绍、历史风俗人情志之类的东西,就知道自家的功勋点暂时能存起来了。

    剑法什么的……

    就算她一开始是动过心思,听见叶平舒和木妍那番话,也把心思给绝了。

    何况,前一日的体悟也还在。

    在经历过实战之后,水馨简直觉得,现在去找一门剑法一招一式的学好再想法子套用到实战中,那根本是傻叉的行为!

    她之前明显连自己都小看了“八品兵魂”这个词代表的东西!

    离开补给点后,水馨想了想,干脆也找了一个地方,开始练习基础剑术。这让不少训练生都往她看了几眼。

    不过,就因为前一天的事,在他们的心里,水馨大概是真的和林枫言并列了。

    天分高绝,而且足够拼命。

    所以,陆陆续续的,其他训练生都出了石室,但大部分甚至都是走螺旋通道下来的。下来之后也很快就被木妍的说法吸引,开始讨论起了成熟剑法和剑阵的事,倒没人多管水馨。

    唯有一个叶平舒,在一边看了许久。

    因水馨没有按照过去训练的标准一练半天,而是在充分的舒展和熟悉之后就停了手,总共也就花了一个多时辰的样子,所以完全可以说叶平舒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旁边看着。

    现在水馨已经对兵魂的能力颇有些体会了。这件事她练剑的时候没有分神旁顾,但当她收势之后,却是自然而然的想起了这个。

    她就有点奇怪的转头去找。

    只见剩下的四十三个完好的训练生(当然包括她在内)已经全部都在这个大厅了。

    木妍的建议应该是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可,他们这会儿正在那个补给点,对着一张灵仆提供的秘籍清单讨论。

    几个上品兵魂,木融和木薰两个大概出于不同的心态也在那里出主意。

    叶平舒和杨添两个在说话。

    林枫言则显然比她还要努力——这会儿还在练基础剑术!

    水馨稍微怀疑了一下——莫非是因为没人愿意和他实战训练的缘故?

    水馨走过去,果然,杨添和叶平舒在讨论之前那一战的经验。

    “……你们不训练?”想了下,水馨还是开口了,选了一个她确实感到好奇的问题。

    叶平舒立刻回应,“都有伤啊拜托。我刚才看你练剑了,你的伤是好全了吧?”

    水馨有点儿诧异的点了点头。

    如果只看日常活动,她还真不知道,原来很多人的伤都没好全!

    而且……

    水馨看看练剑的林枫言,再看看叶平舒,想了想还是道,“我昨天以为,你们的伤差不多。”

    林枫言比较拼命而且兵魂品级高。而叶平舒则是淬体等级高……综合一下,半斤八两?

    “我可不是生命力强化。”叶平舒道,“这么讲吧,以我们的淬体程度来说,哪怕有丹药帮忙,伤势恢复的速度也有个极限。除非是那种逆天到能补充生命力的丹药。超过这个极限就会透支生命力。对潜力啊之类的都会有影响。一般人也许感觉不到,但兵魂对此很敏感。所以我们会控制。”

    水馨真没察觉到那个!

    伤不是越快痊愈越好?

    反正在疗伤的时候,她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但你不一样。”叶平舒叹气道,“你的生命力强化,会为你提供额外的生命力,算是万灵丹药。所以你不会那么觉得。至于林枫言……”

    叶平舒瞥一眼,语气有些奇怪,“他也没彻底痊愈你看不出来?那就是在自虐!”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