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在一些树枝上,却用细细的黑绳系着一块块有着淡金色纹路的、不知道何等材质的方牌,为这个世界带来了点点光亮。

    一个穿着一身和现在的环境格格不入的绚丽道袍的中年人用一种似乎想快不敢快、想慢不敢慢的变幻不定的速度走到了巨木前,明明是个金丹期的修士,却对着巨木深深躬身,“兰易大人,长老们让我来请教你。”

    闻言,树冠中传来一声嗤笑。

    一个穿着黑色长袍,以普通人的目光看,年约二十许的青年从繁茂的树冠中跳了下来。

    俊朗的五官似乎常年都构筑着略微忧郁的神情,又或者是衣袍颜色的影响,青年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有些沉郁。

    但这一刻,沉郁中还混杂着几分尖锐——

    “质问我为什么请灵木提升灵使?”

    他完全无视了那个中年人所说的“请教”这个词。

    也不待中年人做出什么解释,他自己自顾自的给出了答案,“很简单,只是我和那些蠢货不一样,不至于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弄得事后后悔。”

    心知“那些蠢货”指的就是组织长老团的长老们,中年人在心中苦笑。但面上他依然挺恭敬,解释道,“兰易大人,并不是说那些低级妖魔冲破了训练生的防线,就一定能冲到这里来了。”

    兰易冷笑反问,“如果这一期好不容易提升上来的兵魂死光了,你们打算自己深入深渊、守住防线?”

    中年人似乎哑口无言。

    “你回去告诉那些蠢货,既希望那些倒霉的剑修资质好悟性高,又怕他们成长起来挣脱本命魂牌的控制。既要他们守住空间裂隙,又不肯认真培养他们。再这么举棋不定下去,我看他们也不用考虑以后的问题了,担心下境界会不会倒退吧!”兰易讽刺意味十足的说完了这些话,便要转身回到树冠中去。

    中年人苦笑着小小分辨,“那魂炼诀,不也是上古传承的正宗的剑修之法么?”

    这自然分辨的是“不肯认真培养”这一点。

    可兰易没有理他。

    中年人自己其实也知道的,这种说辞,其实半点说服力也没有。

    诚然,《魂炼诀>是上古传承下来的剑修修炼法诀,是炼化煞气的顶尖法门——从转化煞气、锻剑台品质再到后续功法都是。在剑修传承近乎断绝近万年的现在,无疑珍贵至极。

    可他们根本没有尽心教授。

    更重要的是,魂炼诀只能辅导剑修的道境。对斗境没半点指导作用。

    尽管修行五道,修法千万,大部分都是道境为主,斗境不过是可有可无,剑修却完全例外!剑修的斗境,对道境的影响可大了去了。

    组织没告诉那些训练生,如何去感应兵魂、培育剑魂……把一切都交由训练生的资质和悟性来决定。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

    剑修确实是几乎只能依靠煞气修炼,可那其实是引剑期之后的事情。在淬体期,是完全可以通过其他的能量来进行淬体、进行强化的!

    不只是混沌灵木的能量,灵气、丹药全部都行。

    要是只是靠“本能吸取煞气强化”的方式,可能会强化得更彻底,却一定会比正常的强化要慢得多!

    而在剑术方面……完全靠战斗中的自我领悟,当然也是一种好办法,甚至可以说是培养剑修的最好办法。这样培养出来的剑修,根基无比之深,哪怕是最细微的动作都完全适合自己,更不会被成型剑术自带的剑意影响本心。

    可在同时,这又必然导致剑术提升缓慢、提升速度全看个人资质,早期战斗力低下这一类的问题。

    组织不提供丹药,不让训练生学习其他剑术,乍一看似乎只是想要培养出最强的剑修来,但中年人知道不是那么回事。正如兰易所说,只是矛盾的心态作祟罢了。

    他们需要这些剑修守住空间裂隙,可因为剑修是所有修士中最容易挣脱本命魂牌控制的类型,因为剑修的不可控性,又难免希望他们全部死在这里!

    至于是不是真的希望在高陨落率中培养出一个顶级的剑修来?

    中年人觉得,只怕连这一点,他们也一样矛盾不已。

    现在这个情况……

    等等!

    中年人忽然反应过来——在所谓“树神”的面前,他差点儿就被带偏了。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可不是为了质问灵使的事。

    “等一下兰易大人。”中年人有些焦急的开口,“长老们想要请教的是,灵木的镇压力量是不是减弱了?我是说,在之前制造灵使之前。”

    “没有。”兰易到底没有一走了之,冷淡回应,“是妖魔在复苏——你们不是很清楚这点吗?”

    “但这个速度……”

    “妖魔复苏的速度,你们能控制还是我能控制!?”

    “那么兰易大人是否知晓,五阶以上的妖魔是否增多了?八阶的妖魔会不会出现?”

    兰易继续冷笑,“妖魔复苏,不管是个什么速度,过程总无非是那样。最初的反应一定是低级妖魔的大量增加。这是高阶妖魔出现的基础。所以,我倒想问你们,到现在对剑修那边犹犹豫豫也就算了,火组和金组的人呢?你们自己不动手,难道连那些家伙的命也要怜惜?我沟通混沌灵木帮忙,可不是为了制造享福的修士。”

    就“和组织交流”的情况来说,兰易这会儿的语气其实已经是少有的平和了。

    中年人心知,他多半是挂念混沌灵木的压力、状态,倒也不以为怪。只是仍觉得他的问题有些尖锐。

    “这个……我出来的时候,长老们已经决定,再去招募一批世俗的武者。应该也会把一些其他的修士召回吧?但他们的实力在这里被压制得太厉害,这个还不能肯定……”

    “召回他们。”兰易语气很冷硬的说。

    说完,他的身影就在树下消失了。

    中年人的呼吸一滞。

    他也算是和兰易打过几次交道了,他很清楚,兰易的这最后一句话,事实上是一句真真切切的……威胁!

    为什么他在组织的地位会如此特殊?

    他是这个下界里,剩下的唯一一个护树灵族。要是他不肯合作了……

    中年人嘴角抽抽,决定把这个威胁转告回去,让上面做决定。

    而在树冠之中,注视着中年人的背影消失,兰易的表情恢复了那种无人时的、淡淡的忧郁感觉。嘲讽的意味,却也更重。

    “倒是演得不错。”

    他意味不明的自言自语,“试探,还是安抚?”

    低下头,他看着那些在枝叶中发出淡淡光芒的方牌,“想要遏制妖魔复苏的速度,最好的方法只能是培养剑修。但一群元婴期的修士,还能真是在犹豫不决么?真当我不知道他们这些年在准备什么?想来也快动手了……难道我还能等着你们把一切都准备妥当?”

    黑袍青年的目光中闪烁着不明之光,“但还是压一压好了。就算是争速度,太过了也不好。这次这么暗示了的话……”

    他的手掌,按到了枝叶上,然后闭上了那双略带紫光的眼睛。

    ——林枫言的九品兵魂,她的八品兵魂,你是刻意为之的吧?在封印的束缚下也要这样做的话……还有那几个……可就算有我帮他们遮掩本命魂牌的问题,他们又能不能成长到你期待的那一刻?

    兰易将自己的思想传递,但其实并不指望得到多么细致的回应。

    说是护树灵族,但现在,对混沌灵木的想法,有时候也只好连蒙带猜。但这一次,他却惊诧的察觉到了一缕清晰的意念——

    灵仆,女孩。

    这意念还努力的重复了一遍——

    灵仆,女孩。

    女孩,那就只能是那个八品兵魂的林水馨了。

    ——她能和现在的你交流吗?可还有一个九品兵魂的林枫言呢?他的特殊之处又在哪里?

    混沌灵木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又有一缕较为清晰的意念传出——

    血脉,传承。

    血脉,传承?

    兰易有些愕然的皱眉。林枫言的血脉……按照他原本的想法,虽然他姓林,有那一家的血脉,但那些老家伙对这么一个两个的也不会在乎。再说也偏远得很了。倒是林水馨说自己也要姓林,保不定要让那些家伙疑神疑鬼一会儿。

    但这和混沌灵木能扯得上什么关系?

    兰易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忽地,恍然展颜。

    ——保不定,林水馨应该姓林,林枫言却未必姓林!?

    血脉传承,这样的下界,真正能说有血脉传承这种东西的,只有……

    “那倒是有趣得很了。”少有的,兰易露出了一个微笑,“只要他们两个能成长起来的话,哪怕错失了这次机会……”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