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沟通。

    通过与植物的接触,获知植物的情感。

    在前生,甚至可以直接通过听觉、嗅觉来获取,但唯有肌肤接触,得到的信息最为仔细、确切。

    超感知还在,竟然还在。

    而这被用来当做武器的藤蔓,她原本以为应该是死物的藤蔓,居然还有自己的情感!

    虽然很模糊,但这显然不是什么美好的感情。这是……在求救?

    水馨还来不及细细体会,也没来得及回应,一声大喝响起,“林水馨,你在干什么?”

    水馨一愣。

    鞭子又在眨眼间收了回去。

    她在心底深吸了一口气,正想找词回应,一边的叶平舒忽然开口,“她在谢这些家伙的出手,然后就刚才那样了。这可怜的家伙不会被吓到了吧?”

    刚回到通道的教官语气略缓,“……不要轻易和灵使说话,他们很容易弄错你们的意思。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

    水馨松了口气,感激但也疑惑的看了叶平舒一眼,这人回以一个似乎是无所谓又似乎是调侃的笑容。

    她想起了那句用口型说出的“活下去”。还有之前的某些特殊表现……

    “好了,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集合!”这时,身上看着也带了伤的教官无所顾忌的喊,似乎全不担心骚扰到那些闭着眼睛修养的训练生。

    于是,不管有精神的没精神的,悲痛的走神的,都反射性的把目光集中在了教官身上,然后慢慢的集合。

    速度比平时自然慢了许多。那些断了手脚伤了内脏的,虽然已经经过了包扎,更是需要其他人的搀扶,才能活动。想要站出本来的挺拔来,是没有这个可能了。

    悲哀的气氛于是再次蔓延。

    和水馨不一样,这些训练生,可是相处了至少好几年的。

    对于生离死别,这些单纯的少年,哪可能真正做好了准备?

    于是,教官都叹了口气,并没有催促什么。

    等人都聚齐了,才以少有的,类似于温和的语调开口,“这次的事情是个意外。这种程度的误判,已经有差不多两百年没出过类似的了。更别说还让你们这些新手遇上。但也正因为你们的奋战,让树神得以免受惊扰——哪怕只是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该用生命去杜绝!你们做得很好。

    “另外,这次已经不算训练而算实战了,功勋很快会连着功勋牌发给你们。接下来你们将很快面对更多的考验——想必,经过今天的事情以后,你们至少也确认了一个事实,同时明白过来,看着身边的人被妖魔啃食,是种什么滋味!”

    教官最后的话起到了效果。

    悲哀与消沉,几乎瞬间就被激愤的情绪取代!

    就是水馨,也想起了那些残破的尸体,还有现在那些残缺了身体的训练生。专心战斗的时候她无心她顾,但现在她肯定是明白了什么。

    ——那些妖魔,哪怕是还在战斗期间,竟也逮着机会吃了人么?

    虽然他们没有机会吃光哪一个……

    “所以我们的战斗是有意义的。在这个地下的奋战。”教官继续道,“也不要忘了树神的恩典。这一次,是树神派出的灵使救了你们。也是树神的镇压,让妖魔无法以更大的规模侵入这个世界!”

    说到这里,哪怕是那些断掉肢体的伤者,也顿时祈祷起来,“感谢树神!”

    感恩之心顿时让气氛变得更为激昂,却又不再与之前的激愤相同。

    水馨也低下头,似乎张开口赞美了两声,但事实上,其实什么都没说——无声的祝祷,总比无法注入情感的祈祷要好。

    “现在看来,也许你们协防的时间要提前了。不过,这还要看组织的安排。现在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有一点,失去了四肢甚至是某个内脏的训练生也不用担心。以你们现在淬体的等级,无法单纯依靠伤药来恢复这种伤势,但组织的改造技术,能让你们在之后继续保持战斗力,并且和现在的同伴再见,并肩作战。”

    这么说着,教官竟然朝一个灵使一躬身,“请把需要改造的训练生先带走吧。”

    灵使们已经收拾完了战场,一个个站在原地。

    而那些重伤的,似乎也恢复了不少。

    只是水馨觉得,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恢复到了“灵仆”的水准,不再是“灵使”了。

    但在教官躬身之后,这些灵使或者灵仆还是迅速行动起来,去接那些重伤的训练生。

    训练生们大部分都有些意外。

    大概在之前,都以为这些重伤的、现在只能靠丹药拖着的训练生只是在拖时间吧,至少也会失去大半的战斗力。

    谁知道,组织居然早有准备的模样!

    惊诧之余,自然没人反对。

    一个个重伤的训练生被交到了灵使们的手上。

    一直到这个时候,水馨才有些惊讶的发现,这些将要被改造的训练生中,竟然有一个她还算是熟悉的。

    木昀。

    旁的伤势不说……她的左手消失了。齐肩而断。

    虽说她们称不上有什么友谊,但看到她这个模样,她还是真切的感觉到了伤感。

    包括他们的话,这次的陨落概率就……

    水馨忍不住看了叶平舒一眼,发现叶平舒的脸色也有些悲悯。

    她的心里忽然一跳——

    训练生的陨落概率,他一早就知道。被改造,也总比死了强。他这是在悲悯什么?

    可这样的疑惑,在这会儿也不好出口。水馨也只能和其他训练生一样,目送着那些残缺了肢体或者內腑的同伴被带走。

    等那些灵使将人都带走之后,教官似乎也松了口气,道,“你们都回去休息吧,下一步的命令到达前,自己安排。”

    说完了,教官转身就要走。

    水馨觉得有些不对,且到底再次没能忍住,“教官,尸体呢?”

    活着的、重伤的训练生们被带走了,可剩下的尸体呢?那些幼小的尸体好歹也曾经是同伴,而且不会像妖魔一样消散!

    教官停下脚步,似乎还愣了愣,才反应过来,“我倒忘了,你原本不是木组的。”

    他转身淡淡道,“死亡的训练生,自然是回归树神的怀抱。等下会有灵仆过来整理的。刚才灵使们的数量不够。”

    说完,他再次转身走了。

    水馨这会儿的面瘫功夫已经练得不错,但她站在原地,依然有些掩饰不住的露出了几分张口结舌的意味来!

    ——不是吧?以“神”为名的植物,没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也就算了,难道居然还吸收人类尸体当养分的吗!?

    没错,教官的那番“回归树神怀抱”的话,落到水馨这儿,就只剩下了这一种解释!

    谁让她没有信仰?

    可对训练生们来说,一早就知道了尸体会被怎么“处理”的他们,对教官的话却是觉得理所当然。他们甚至多半都不觉得,有问那么一句话的必要。

    他们当然也不会明白,水馨为什么要因此而发呆。

    幸而这会儿也没人有心情关注这个。而且水馨才刚刚呆住,就被叶平舒恶劣的一巴掌拍在左肩的没彻底痊愈伤口上,拍醒了。

    水馨愣了下就想起来——刚才她的左肩可是肩胛骨彻底破碎来的!这会儿这片的衣服也彻底没了好不!

    水馨转头怒瞪。

    “你看,只是破碎的话,就能治愈。”叶平舒露出两个酒窝,“但生命力强化不等于不会累吧?相信我,至少我们几个人的下一步命令,不会来得太晚——你确定你要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

    这几句话似乎有点儿风牛马不相及。

    虽然有那么点儿逻辑关联,但还是跳转太快。

    可水馨却觉得自己基本听懂了,至少听懂了其中的要点。在这个地方,至少暂时没有她能做的事情了。最开始满怀信心的觉得能掌握局势的那些青年也没有再出现……

    回到那个训练的大厅,或者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训练生们默默的收拾了疲惫的身体回返,回返的路上依然沉默无言。可这时候的沉默,已经和之前来时全然不同。

    谁也没有料到,一次以为简单的实战训练,最后居然会变成这样。

    而水馨在这个归途中,也只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木组训练生中,原本好歹有十六个女孩。

    但现在,只剩下了四个。

    因为体质终究有差别?战损比例比男训练生那边高不少。

    剩下的……

    她和木薰——或者是因为高品兵魂本来就受到优待?水馨知道,在战斗变得十分艰险之后,教官也出手了。她不能肯定,在那个过程中是不是有人帮了她。

    然后,是木妍和竹箐。

    倒都是她有些熟悉的。

    但除了她们四个之外,其他的十二个女孩,都一战而殁。即使是木昀这样将要被改造的,只看叶平舒的表情,水馨就本能的觉得,这一次的改造,只怕和她当初受到的兵魂改造完全不同!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