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还是很快就扫了四周一眼,至少立刻就确认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一个是以前戳了她n个洞的林枫言,他看起来也挺凄惨,但比她好不少。这会儿他已经转身离开了。

    另一个是……

    哪怕痛的要命,水馨也还是没法忽略这一点——

    不知何时,原本负责后勤的那些黑斗篷灵仆,人手一根长鞭的加入了战局。

    他们依然穿着斗篷盖着脑袋,身形却是出奇的灵活,而那些长鞭更是如臂使指,威力非常。

    “走了。现在发呆,想死吗?”

    这一次,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她的右手。水馨没有反应——她没感觉到杀意、煞气、敌意这一类的东西。

    那只手是叶平舒的,警告的同时正扯了她后退。

    水馨这才反应过来,“那就是……灵使?”

    “对。”叶平舒叹气,“树神不希望我们这批辛苦提升上来的兵魂第一战就死光吧。”

    尽管这么一来,会有更多妖魔进入空间裂缝。

    水馨想到了这点,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奇怪。

    ——高高在上的神明,也会关心自己的信徒?

    但这一次是太过疲累了,于是水馨还是没有多想。她已经确认了,灵使加入战场后,战局已经扭转。就是那深渊之中,喧嚣声也渐渐的小了。这让她松了口气,这才转头。

    叶平舒看来也是多处受伤,倒是和林枫言差不多,还没惨到她的程度。

    “运气已经不错了。”叶平舒叹气道,“至少最高也只出现了一阶巅峰的妖魔。看来下面的人也还是很努力的。”

    水馨无言。

    这一战似乎也出乎组织的预料,可本来那些人说是能保障他们的实战训练的。所以水馨没办法说他们干得好。

    更何况……

    随着叶平舒退回通道,水馨立刻发现,叶平舒说的是“不希望死光”,是很有道理的。她不知道到底战斗了多少时间,但显然,在灵使出现之前,就已经有了伤亡。

    通道里已经全都是伤员,和死者。

    在地球甚至完全不能算是成年的……死亡和受伤的,孩童。

    她活了下来,但训练生不可能都有那么好的运气。在这个宽阔的通道里,摆放了足足十八具尸体——他们被摆成了一列。而受到了“断手断脚”这样肢体伤害或者内腑受损严重的,也集中在一起,共有二十七人。没有完好无损的,甚至也没有轻伤的。

    平时,大家一样执剑训练,她自己现在的身躯也一样,竟是直到现在才注意到,那些倒下的身体,竟然是那样的幼小……

    水馨盯着看,有些茫然。

    那些幼小的尸体很多都已经残缺不全,哪怕有些尸体已经认不出本来面目,哪怕绝大部分连话都没说过,对她来说,这依然是熟悉的人。而她这甚至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战死的尸体。

    可是,是因为身上的伤势太重?还是之前的厮杀太惨烈?

    哪怕妖魔没有尸体。

    她现在并没有小说里常会出现的悲痛万分,或者因无法接受血腥而呕吐的感觉。她只是觉得脑袋里面一团乱。

    “……之前教官就喊了撤退。”叶平舒忽然说。

    但水馨一下子没法想明白这句话的内在涵义。

    “水馨,叶平舒,你们的药。”一个声音响起,拉回了她的思维和视线。

    木妍站到了她们的面前,正拿着两个瓶子。她的伤势看来已经经过了简单的处理,但脸上的悲痛和疲惫,却显然没来得及收拾。

    “看来没有脏腑和肢体的损伤,一瓶药应该够了。刚才……灵使给我的。吃了然后去静坐吧,水馨你或者可以试着用下你以前的内功——如果那有疗伤作用的话。”木妍很平淡的说,没了对树神的赞美和颂扬。

    水馨接过药瓶,看着木妍再次离开,又想起了叶平舒口中那个恐怖的数字对比,深深的吁了口气。

    她的伤到底也重,再来,对着眼前的一切她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叶平舒又拉了下她,她也就和他一起坐到了通道的一边去——得说这附近也没有什么空地了。水馨努力忽略四周血腥与死亡的味道,也倒出一颗丹药吞了下去。

    丹药的味道不算好,但一入喉,就化作了一股似乎有些熟悉,却又并不完全相同的能量。

    ——可以利用。

    但她没有选择内功。

    她相信,组织之前不让木组训练生练内功是有原因的,不管是对他们好还是坏。而兵魂的修炼方法,肯定也就更适合兵魂。

    所以她选择《魂炼诀》。虽说等级还没到清楚感应兵魂的境界,但到底已经有过经验了,至少记得运转路线。何况四周到处都有煞气存在。

    果然,药力相当顺利的就被转化了。

    或者说,身体实在是**。

    这些药力压根儿就没有任何强化身体的迹象,而是一股脑儿的往伤口涌去。不过,在途中似乎又激起了另外一种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和药力化作的热流一起,让伤势愈合的速度变快了许多。

    是那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的变快。

    而且,水馨按照前生做异能者时的方法,集中精神想要恢复其中一个伤口的时候,修复的力量就果然集中到了那儿。

    很快的,一丸丹药的药力就已经耗尽了,可她不过是大体修复了胸腹的伤口和右肩的伤口,后者还没完全修复,其他地方更只是初步止血而已。

    哪怕是脸上的伤口也一样。

    在生存危机面前,丢掉对美的追求,实在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丢不掉的,估计已经死了。

    水馨苦笑着睁眼,掏出刚刚揣进破烂黑衣的瓶子来看——这组织给的“辟谷丹”也好,这疗伤的丹药也罢,怎么药力都那么不足?

    难怪木妍说“这瓶药够了”,感情就没想着让他们留下几丸!

    “你倒是好得够快的。”

    水馨正想再吃一丸药,叶平舒忽然在一边说。

    她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却见叶平舒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生命力强化果然好用。”叶平舒抬了抬自己的左胳膊。

    水馨注意到,不知何时,叶平舒找了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绷带将自己的几处大伤口给缠了起来。这是……丹药不能迅速将外伤彻底治愈,需要其他治疗手段的意思?

    “不过……”叶平舒继续说。

    水馨就也看着他。

    可说了这两个字,叶平舒却住口了,转而道,“还是快点疗伤吧。”

    ——要我快点疗伤你插口干嘛?

    水馨无语。

    但她这会儿也顾不上这点异常,又看了叶平舒一眼,就再次转回头去,又吞了一颗丹药。

    ——那种没法详细分辨的力量,就是“生命力”?似乎确实,这种力量刺激了丹药的药力。

    水馨分神略略想了想,觉得大体是这么回事。但要说用生命力来疗伤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水馨决定不去思考这个问题。至少暂时不去思考。就算没有那个还不知怎么回事的生命力强化,现在也顾不上这个。

    既然战斗是必然,受伤也就是必然,顾头顾尾,没股子拼命的悍气,在这种环境,哪里能活得长?

    之前的战斗,已经明明白白的用生死给她上了一课了!

    水馨放下了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吞药疗伤。

    ——好歹骨头和肌肉的伤势得治好再说!否则,要是再有战斗该怎么办?

    一次真正的实战,就让水馨的心态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是脱胎换骨也不为过。

    水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远近的战斗都已经彻底结束了。

    她往通道外一看,只见通道外铺了一层破碎的妖魔之核,那些黑斗篷正在收拾,往黑布袋里装,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

    反正也没人说过这能作为训练生的战利品。

    但并非所有黑斗篷都完好无损。

    也有那么几个,身上的斗篷破破烂烂的,也坐到了通道里面。似乎是受了重伤。但不管怎么说……哪怕仅仅是某种感觉都好,水馨觉得,他们和之前她见到的那些灵仆还是很不一样的。

    水馨认真的想了想,站起来走到了那几个黑斗篷的面前。

    她面瘫的模样装惯了,此时便是想要真诚热切,只怕也会不伦不类,水馨干脆不做这方面的努力,只是在心中盘桓,打好了所有腹稿。

    “……我不知道是哪一位灵使救了我,所以不知道该找谁道谢。你们能告诉我吗?”

    此话一出,略微有些精神的人,几乎都把目光转了过来。不过,其中的大半又很快把目光转了开去。大概觉得这会是无用功吧。

    那些黑斗篷果然并不回答。

    有那么一两个抬起“头”来,帽子下面却依然大半都看不清,只是露出了一个个一模一样的下巴。水馨实在是不知道他们靠什么来战斗的,她只是知道……

    斗篷都一个个破破烂烂了,里面却依然是黑洞洞的。这也就罢了。在衣服破成这样的情况下,帽子还那么完好,这正常吗?这些下巴也真的分不出什么差别来。

    将疑问隐藏在心底,水馨倒也并不气馁——或者不如说这样刚好。

    她的语言能力并不强,这样的态度却是在她预料之内的。

    “那我就只好谢谢你们所有人了,多亏了你们出手……”

    虽然不能说是“及时”……

    水馨正要说下去,但这时候,一个黑斗篷忽然举起手,一根鞭子便从他的袖口中冒了出来。全无战斗时的灵活,倒像是一根尖刺,直直的从袖口中刺出!

    鞭梢便沿着水馨腰侧尚未痊愈的伤口刺过。

    速度太快?也许。反正水馨事先没感应到任何危机,鞭子刺过之时,也没能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她愣住了。

    倒不是因为这类似于攻击而又不同于攻击的举动,而是因为……

    她几乎以为已经淡忘的感觉又回来了。

    恍如隔世!

    **************************

    十七章,女主第一战写完~今天封面也做好了呢。

    要是有亲看到这里的话,能不能吱一声呢?真是空虚寂寞冷啊……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