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这树神的地位不高,她早看出来了这点——组织的教育里,从来没有标准的“树神无所不能”这一类的说法。似乎树神也就是镇守空间裂缝这一个能力而已。

    现在也是——看看,这个“树神”,居然还要信徒来保证安全!哪里是神明的气派!

    所以要她说,这信仰怎么都有个限度。木薰那样的应该算是凤毛麟角。

    谁知道,这四个字一出,居然能有这么大反应!

    可是,这件事也一样没法多想。现在,已经不再是“实战训练”了,而将是真真正正的实战!

    远方的城墙下,厮杀声越来越激烈。

    之前只有人声与妖魔的嘶吼,但现在,却夹杂了更多……那是饱含着愤怒与杀意的兽吼!

    然后……

    不断有妖魔涌上城墙!

    虽然城墙上守军的数量也增多了不少,可是,他们已经没有了那种游刃有余的自信,反而显得手忙脚乱,只能拔出了刀剑自保,连弓箭都顾不上了。加上他们到底基本是普通人,所以妖魔大量的往通道处涌来!

    水馨依然站在训练队伍的前方,感觉刚刚建立起的自信正在消散。

    她忍不住左右看了一眼。

    林枫言依然沉默冷漠,在他的身上,水馨只能感觉到冷静却又纯粹的战意,似乎连守军也为之惊慌的事件,也不能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而叶平舒这会儿也恢复了镇定。

    尽管平日里总是带着的几分懒散的笑容,已经彻底从他脸上消失不见。

    木融、杨添、木薰也是一样,异常的严肃郑重,简直就在这一刻彻底同质化了。

    感受到她的目光,别人没什么反应,但叶平舒到底转过头朝她扯了扯嘴角,“尽力吧。”随即,他悄无声息的做了个口型,又是三个字——

    ‘活下去。’

    水馨一怔。

    木薰到底也是个女孩子,却也在这时开口了,“刚才你就做得很好。守护树神,这个信念能帮我们战胜一切!”

    水馨在心底苦笑。

    她听得出木薰这是安慰与鼓励。可是……

    最近的妖魔,已经冲到了不到二十米的地方。

    林枫言首先迈出步子,竟是主动出击!

    水馨又是愕然了刹那,但她很快也反应过来——妖魔太多,他们又不擅长配合。既然是单独作战,那么,保持一定的距离大概是必要也有好处的!

    她沉下心来,《魂炼诀》全力运转。

    她确实要活下去。

    所以,必须要把《魂炼诀》里才让她发现的一桩好处发挥到极致——

    紧张、恐慌、畏惧、绝望……魂炼诀能摈弃这些负面思想!

    水馨甚至已经明白了这其中的原理。

    所谓的煞气,应该是纯粹的杀意与战意异变的产物。简单来说,是一种精神能量。而那些负面情绪更不用说。

    当纯粹的精神能量在身体里运转,自然而然就会排斥那些东西,或者将之过滤。对战斗的理解、反应、体悟这些东西却会上升。

    ——很像前生内敛型异能者的“意念控制”,但又有所差别。

    但总之,即使不说吸收煞气,水馨知道,想要在这一战里活下来,这种状态是必须的。遵循最纯粹的那种战斗本能,而不仅仅是自保本能!

    “放手一战吧。”教官的声音简直像是战争的号角,“记住,你们没有后退的资格!”

    水馨几乎和另外几个上品兵魂一起,同时挥剑迎上!

    在事前,水馨从没想过,自己能有这样的状态。

    事后再想,她也一样有些不可思议,但或者又能淡然处之了。

    但总之,这会儿她什么多余的事情都没想。

    不拼命,就是死。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懦弱之人也可能被激出血性,何况有兵魂天生?

    从被包围的前一刻起,在水馨的心里和眼里,甚至包括整个身体的所有感官的感应范围,就只剩下了三样东西——妖魔那锋利的爪、尖锐的牙,和那隐隐透露的圆珠!

    努力不被前两者伤到要害,努力将剑尖送进后者的身上。

    其他的东西,都只是要躲开或者可以利用的障碍物。用身体的五感,最细微的毛孔去感应,去规避。

    所谓的战斗,或者不过如此而已!

    什么剑法,什么招式……便是没有在前半个月被打击,此时也忘得一干二净。

    但在同时,也有什么东西涌进了身体,自动被转化,加快了伤口的愈合,仿佛力量也在提升。至少,没有因为苦战而觉得疲劳。她似乎本能的知道,该怎么出剑才是最好的,只要不顾虑受伤,就能进行最有效的杀伤。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杀了多少妖魔。只能肯定最开始杀掉的妖魔已经彻底消失掉了。

    是的,只要“核”破碎,这儿的妖魔和地球上的妖魔一样,身体就会那么消散在天地间。

    她自然不会消失。

    只是在她的身上,也多出了无数的伤口——

    生命力强化是有效的能力,最初的伤口,也已经都愈合了。

    但现在,右肩上依然有数道极深的爪痕,左肩胛骨已经断掉,腰侧、大腿、后背都留下了深深的血槽,还有额头……这些伤口加上一堆乱七八糟的小伤口显然不是短时间能痊愈的。

    水馨已经觉得,自己有好几次都要快要痛得握不住剑了。

    如果不是兵魂天生带着的悍勇,如果不是求生的**强烈……

    可就算是这样,伤势会削减战斗力,她依然怀疑自己能战斗的时间!

    再次一剑刺穿了某只妖魔身上的圆珠,因伤而战斗力下降的水馨再次被妖魔的临死反击划伤了脸颊——这还是她及时避开了要害的结果。

    她觉得妖魔可能少了一点,但是不敢肯定。

    就在这时,她的眼角余光瞥见,有一个略显纤细的妖魔身影掠过。那似乎是一个和正常成年人差不多大小的身影,远比其他的妖魔要小。她几乎觉得自己战斗太久,眼睛出错。可依然无暇多想,将刺中了的妖魔甩向另外一个,她几乎在同时抽剑转身,连人带剑,撞进了身后一只妖魔的怀中。

    她身后的伤口,几乎都是这么来的。

    可就在她撞上去的那一瞬间,她目前还算矮小的身形,能让那只妖魔原本攻击他的臂膀与利爪,成为她的壁障!

    如果说,踏上这个广场的时候,她的姿态和眼神还残留着前生的忍耐、退缩,到了此时此刻,她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彻底蜕变,表情和眼神,都只剩下了冷静和凌厉。

    几乎是本能的,在短短的时间里,她已经弄清楚了妖魔普遍的速度、力量,和“在受到威胁时,妖魔会本能的反击同类”这样的事实,有效的利用了起来!

    在刺死这只妖魔之后,她间不容缓的从妖魔的腋下穿过,在转身拔剑的同时,再次将尸体甩向了边上的妖魔。

    可这一次,情况没有如她的预计那般发展。

    残存的尸体虽然可以成为大型暗器,这次却没能挡住任何东西,一个纤细的人影,几乎直接在这妖魔的身上撞了一个大洞,在吃掉了那破损的妖魔之核的同时,撞向了水馨。

    它的身上没有那显眼的圆珠露出,速度比其他妖魔要快了至少一倍,力量更不用说。而原本比其他妖魔更纤细短小的臂膀,也在这一时刻骤然伸长,一只爪子抓向了水馨的头颅,一只爪子刺向了她的心脏!

    根据其他妖魔之前展现的实力,力求以最小的动作幅度达成最大战果的水馨,对这一切没有任何预料。而那妖魔的速度,又实在是太快。

    她想要加速到足以避开,哪怕是在空地上也没可能。而向左右闪避,也来不及!

    要死了吗?

    之前不敢去想的这个念头,到底还是浮上了水馨的脑海,她明确的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一点,几乎令她绝望放弃。但眼看那可以伸缩的爪子已经在眨眼之间递到了身前,她还是尽自己最开的可能,做出了规避。

    ——至少,避开要害!

    虽说定然会受和之前全然不同的重伤……重伤之后该怎么办,她也半点没考虑。

    只是生命的本能,让她为了多活哪怕一秒,而自动做出了努力!

    努力并非没有用处。

    纤细妖魔的右爪,几乎扫掉了她的半只耳朵,贴着她的脖子抓到了她的左肩上,将她的左肩胛骨抓得更为破碎。

    而它的右爪,直直的捅进了她的胸腔。造成了大出血,但到底没有直接摧毁心脏或者心脉。

    更重要的是,这两只爪子,都没能进一步造成破坏。

    一柄长剑几乎是从天边出现,将妖魔的左爪砍断。

    而另一根……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绿色长鞭,更是将那纤细妖魔紧紧的缚住,强大的力量,瞬间将这超出低级妖魔的东西,绞成了数段!

    没有预料到的援军,救了她一命。

    水馨第一时间就忍着痛将身上的两支爪子取拔了出来,正要再战,却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本认为位于后方,将攻击自己的妖魔,也已经被杀死!

    一时间,她似乎就那么失去了对手!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