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知道一个事实——他们居住的石室,那个简单的隔绝阵,在只有晚上启动的情况下,一颗下品晶石能支撑十五天左右。

    也就是说,杀掉四个左右最低级的妖魔,才够她居住的石室的隔绝阵启动一天!

    水馨沉默了会儿,腹诽转了方向——

    到底得有多少只低级妖魔来让人杀,才能支撑所有训练生和世俗武者的日常所需啊!

    但她到底也没能仔细计算下去。

    或者是看到那三个妖魔飞快被杀了的缘故,很快的,就又有二十几只妖魔先后蹿上了城墙!用现实向水馨证明,低级妖魔果然数量很多。

    而且这一次,甚至很难说是不是守军的刻意纵容了。

    因为从远方的黑暗中,也飞来了一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城上守军已经没了之前的悠闲,弓箭纷纷对准了空中。

    “之前出列的六人各自作战。”教官却很是冷静,“剩下的人按组迎敌。”

    他并没有说,被点名的六人,每个人应该挡下多少妖魔。因为这不是需要说明的事——尽力而为就可以了。

    但教官的心里,确实还是在掂量——

    妖魔是一种煞气极重的生物,核心之中蕴含着大量的煞气。在核心被刺破的那一刻,大量的煞气外溢,但唯有将核心刺破的剑修,才最容易将这些煞气吸收。

    哪怕这些木组训练生现在还不能运用《魂炼诀》,兵魂依然会本能的对煞气产生牵引的力量,这种靠本能吸取的煞气虽然不比正式修炼《魂炼诀》以后的效果,却依然会对他们有极大好处。

    而不同品级的兵魂之间,不但对战斗的悟性不同,对煞气的吸收效率也是有差别的。

    否则,修仙资质何必还要分个品级?

    那么,这些训练生能做到哪一步?高品兵魂又能发挥多少优势?

    教官知道,这还是要得出结论来的。

    毕竟接下来的五年,这些训练生才是组织这个地下战场最重要的力量。他们的作用,武者根本无法取代。

    不过,在评估之前,教官倒是先摇了摇头。

    他之前就注意到了,在最开始那三只妖魔过来的时候,大部分训练生的注意力,就都集中在林水馨身上。他们似乎是觉得,只要林水馨能杀死妖魔,他们就都没问题。

    所以现在,虽说按照他的命令分组行动了,各组之间却基本没什么默契,所有训练生都有几分轻忽。

    林水馨轻松斩杀一头妖魔,倒是让大部分的训练生都掉以轻心起来。

    ——这些家伙,到底还是没真正明白过来啊,兵魂品级能带来的优势!

    但无所谓。

    只是现在的训练生实战,也会让他们明白这些的。

    二十几头妖魔而已,当然后面又冲上来了一些,但教官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出手。顶多就是会有几个训练生受伤而已,还不见得会有平时训练受的伤重。

    果然,没过一分钟,有些轻敌的训练生中就有人受伤了。

    甚至包括林枫言。

    这家伙素来喜欢“自虐”,一个人就拦下了四头妖魔,可后面又有妖魔冲上来了……天知道,他从来就没锻炼过混战……

    等等?

    教官本来闲适的注视着一切,但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

    他也能感应到煞气的存在,但感应其实不如剑修。所以这一批的妖魔都快要被杀完了才发现,这片地方残留的煞气,远不如他的预想!这只代表一件事……

    上品兵魂里,有人在自主的,而不是凭借本能在吸取煞气。

    以他们现在的等级来说,肯定不只一个人这么做了!

    教官愕然,然后再次在心底感慨万分——

    旁门的顶尖修仙资质,果然比单灵络什么的要更可怕!

    这样的旁门顶尖修仙资质,又有多少年没见着了?不只是兵魂……

    可兵魂又尤其可怕。

    这么战斗下去的话,他们的成长速度会相当惊人!

    更何况……

    被林枫言压迫出来的林水馨似乎已经不再在乎轻伤,甚至,自主采用了以伤换伤的办法在牵制妖魔。林枫言就更别说了。显然,这都是在自主追求尽快的提升!

    注意到妖魔的进攻告一段落,教官甚至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好了,看来这次的妖魔潮不算太厉害……”教官正要做出总结发言,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深渊之中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

    那声音尖利至极,如利剑般穿透了黑暗,也传进了所有训练生的耳中。随之而来的,是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他们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教官自然是明白的,他的脸色彻底变了。

    “血兽来袭!”

    终于,一个声音终于还是夹杂在刺耳的嘶喊中传上了广场,但这也许只是为训练生们做出了解释。旁人并不需要——

    因为在那声尖叫声响起的同时,周围的石壁上,某些封闭的石室之中,已经又蹿出来了数十人!

    血兽?

    尽管有了注解,水馨却有些茫然不解——这是什么等级的妖魔?不是说妖魔的划分,是低级、一阶、二阶之类的吗?

    一阶就等于淬体有成的妖魔,然后跟着修士的道境来。

    血兽是什么?

    水馨疑惑的去看教官,不过转头的过程中,倒是先看见了叶平舒。

    叶平舒本来很闲适的。毕竟他不急着提升境界。所以没像他们那样极限挑战。但现在,叶平舒的表情……哪怕是水馨也能看得出来,是震惊中夹杂着恐慌的表情!

    水馨还来不及细究,教官已经稳下神,再次开口了,恢复了冷漠而带着几分命令的声调,“所有人做好准备……”

    教官的语气,到底略显急促,“没打算让你们那么早接触血兽,现在应该也不会。但有一个先决条件你们要清楚,和妖魔作战,不管怎么等级的妖魔,都不要怕受伤。但若是和血兽作战,受伤就可能被种下血种,被转化成血兽,哪怕组织也不可能让这样的人活下去!现在,所有人退到通道口,你们就是最后的防线,不能让妖魔冲进组织!”

    水馨顿时听懂了。

    教官至少有两个意思——

    第一,他们应该不至于对上血兽,但对上血兽就要万分小心。

    第二,血兽来袭,妖魔潮的强度就远远超出了原本的预料,要是再有妖魔出现,数量只怕就不受控制了!

    这么一想,水馨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刚才只要量力而为就可以,杀了一只妖魔之后,她也是信心大增。但要是出现无数的妖魔……

    但是……

    水馨看看通道口。

    那儿虽然足以让十余人并行,却也依然可以称得上是险隘!

    水馨镇定了一下,就要往通道口退过去。

    但她很快就诧异的发现——居然过不去!

    身后的那些训练生们,虽然已经按组分好了,但终究还是都在通道外的。而且将通道口堵了个严严实实。现在大部队不动,除非她穿插过去。

    可他们为什么不动?

    水馨愣了下,这才去看其他训练生的表情。却见他们一个个茫然无措,完全没了平日里的机灵和激昂。

    她不由得莫名其妙——

    就算这是第一次实战,就算信仰不是真正虔诚吧,目前也没看见太多妖魔啊!至于么?

    教官注意到这一幕,却是瞬间明白过来。

    兵魂的修炼者,所谓的武修,靠灵魂,乃至于靠身体的所有毛孔来感知外界的氛围,这其实比所谓的神识等物要敏感太多,对兵魂的理解越深,身体锻炼得越彻底,就能感知到越细微的变化。这是武修强于实战的基础,可在等级尚低、心志不坚的时候,却会起到反效果——

    容易被弥漫的负面情绪影响,动摇心神!

    这些训练生,年纪到底太小,见过的世面也还太少。莫说坚定,其实连成熟都算不上。

    最开始的战斗,守军和他们一样,是“早有预料”的。虽然煞气也重,厮杀惨烈,但“有把握”和“没把握”是两码事。

    此时血兽来袭,蔓延的紧张气氛,自然而然就影响到了这些训练生。那么,要让他们摆脱这种影响的话……

    在教官开口前,上品兵魂之一的木薰已经有些焦躁的喊起来了,“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点行动!”

    木薰这一声喊,喊醒了一部分人。

    但到底是一群没经历过这种阵仗的少年少女,“军心”已乱,一时间哪里是能收拾好的?

    教官看了几个没怎么受影响的上品兵魂一眼,心中再次叹息——这到底是兵魂品级的作用,还是虔诚信仰的作用?

    但局势不妙,教官也没法多想,声音如炸雷般在空中响起,将远方的杀伐之声完全盖过,轰进了所有人的心底——

    “守护树神!”

    被这么一声喊后,自小受到的教育几乎是瞬间起到了作用。能凝聚本命魂牌的,怎么着也有相应的虔诚。少年少女们几乎都反射性的应和了一声,斗志重新昂扬起来!

    按照之前分好的小组,井然有序的往通道口跑去。

    这下,反而轮到水馨小楞了一下。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