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还有心思东想西想的水馨立刻就紧张起来。她的目光,瞬间就被广场另一端的动静吸引。可惜,那儿只是传来呐喊声和厮杀声,遥远得简直像是深渊抑或地狱。

    她无从分辨细节。

    倒是在“城墙”之上,那些挎着武器的武士们,还能看清他们的动作。

    这会儿没有妖魔冲上城墙,但想来也不是特别安稳。那些武士一个个张弓搭箭,时不时的就贴着城墙往下射箭。

    这样的动作,又让水馨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那些弓的强度,但好歹不是弩弓吧?如果能被弓箭杀死,那么,要杀妖魔,应该确实不是很困难的事?而且这么看的话,那些人也挺游刃有余的?

    想到这儿,水馨总算是松了口气,静静的看着那些守兵的动作,等待起来。

    然而,随着战斗的喧嚣声继续,水馨的心底,却有一种模模糊糊的东西泛起。

    那是一种感觉?

    总之,那是比看到、听到、嗅到、触摸到……比起这些要更为深层的感应。

    感应渐渐明晰,连来源也渐渐清楚。仿佛是源自于身体深处,又仿佛从别处传来……

    到底前生曾经有过类似的经验,水馨灵光一闪,瞬间了悟——

    那是源自于灵魂的感应!

    兵魂对煞气的感应!

    虽然之前她知道的是“大贯通之前无法感应到兵魂”,但也许是因为有过类似的经历?水馨无比肯定,自己到底感应到了什么。

    灵魂之于身体,其存在从来特殊。

    紧密相连却又始终独立,明明已经可以仔细的感应,却依然会觉得模糊。

    水馨清楚,她现在的状态,和前生作为异能者“魂裂”的阶段有点儿类似,却又并不完全相同。

    并不能内视,却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身体的任何一个细微处,仿佛站在领地中央,巡视领土的君主。

    于是……她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的领土……她的身体,出现了异常的骚动。

    一种奇特的力量忽然从她身体的百会穴蔓延而出,然后瞬间弥漫到四肢百骸!

    然后……

    不只是感应了。

    她分明察觉到,自己和之前感应到的煞气,产生了另外的联系。或者说……在相互吸引?

    那种奇特的力量似乎在拉扯着远方的煞气,可在同时,远方的煞气也在对她的身体造成影响……呼唤着,呼唤着她去战斗!

    虽说水馨之前就已经认了,必须要和妖魔作战。但是,她之前从来没产生过积极、渴望的心理。

    现在……她简直难以置信!

    按照她前生所学,灵魂才是情感的主体。而大脑的只是根据身体的经历、见闻和灵魂传递的情感,形成一定的反应机制。哪怕有时候感觉上产生了情感,那事实上也只是非常表面的、浅层的……仅仅是反应机制制造的激素引发的生理反应罢了。

    内敛型异能者最大的好处,就是达到魂裂阶段之后,只要小心点,就能清楚的分辨那些情感是发自灵魂的——现在就是这样!

    可是……

    为什么她会发自灵魂的,想要去战斗?

    既然有前生的记忆和情感,如果灵魂还是同样的,那前生她不喜欢乃至于害怕战斗的心态,侥幸逃避的心理,都会带过来才对。但现在……那些东西简直就像是不存在似的!

    水馨在这一刻,简直无比希望自己前生是个普通人。

    要是那样的话……无知绝对也是幸福的一种!

    现在,她知道某些东西,那些东西就让她感觉异常惶恐。莫名的惶恐!

    幸而,在煞气的影响下,水馨还是很快就把这些情绪给压了回去。在这个时候,她也明白了那份《魂炼诀》应该怎么运转,略想了想,立刻就按照法决引导起煞气来。

    剑修的修炼法决,本来就是在战斗中运转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尽管没达到大贯通,无法转化煞气为剑元,但用煞气来淬炼身体,也是最佳选择。

    水馨不嫌自己的实力高。

    而且……这《魂炼诀》还没运转多久,城墙上就出现了三个不是人类的东西!

    三个不是人类的东西,当然是守军按照之前的打算,有意放上来的。冲上城墙的时间几乎完全一致。而且,虽然有守军在它们附近,但这几个东西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就直接朝广场的另一边,训练生们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水馨分明察觉到,身后的训练生们一阵骚动。看来他们也不能立刻将书本上的知识应用到实践里。

    但这码事,她倒是完全不觉得奇怪。

    因为城墙上的守军,显然都是世俗武者。而传说中的妖魔,虽然以人类为食,但比起普通人类,它们无疑更青睐修士。

    ——这也和地球上的妖魔、吸血鬼一流是一样一样的。

    “香甜美味在前,谁还管那些不怎么开胃还费劲的点心啊!?”——当初学长们是这么评价的。

    但那时候,雏鸟期的她压根儿就不用去面对妖魔。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林枫言,林水馨,叶平舒。”

    既然只有三个妖魔,不出所有人预料的,教官喊了这三个名字。

    水馨也只能执剑出列,看着那妖魔朝自己冲来。

    一人半高的高壮躯体,暴起的、纠结在一起的筋肉。覆盖在脖颈等处的鳞片。

    血红的眼睛。

    粗壮的手臂。

    锋利的爪牙。

    这样的人形生物,就是这个世界的“妖魔”,最低级的那一种。无疑,这和水馨在地球认识到的妖魔并不是一回事。

    地球上,妖不是这样,魔也不是这样,吸血鬼更不是这样,甚至,最为低级的精怪类,都没有这样的。

    可比起课本上的那些妖魔鬼怪,这儿的妖魔,无疑拥有更为渗人的外表。

    和地球上低级的妖魔鬼怪唯一的相同点是——常人心口的位置,一个暗沉的黑色圆珠,在那儿冒出了一个头。

    那是妖魔的“核”。

    毁掉这个核,妖魔就死了。

    只是,那粗壮的手臂和锋利的爪子,还有妖魔身上别的什么武器,看来简直让那颗“核”显得遥不可及……

    然而,这样的类似于害怕的念头,仅仅是在水馨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当她看住了位于中间的那头妖魔,那头妖魔也嘶吼着,兴奋的瞪圆了血红的眼睛朝她奔过来的时候,她诡异的并没有任何害怕的念头。

    她能察觉到,这妖魔在往外释放大量的煞气。

    可这煞气,却只是就那么散佚出去,并没有任何有效的应用。妖魔能倚仗的,也仅仅是他看似强壮的身体罢了。

    只是身体的话……

    妖魔在距离她还有三四米的时候,忽地一跃而起,手臂骤然伸长,如蛇一般朝水馨的头顶抓下,气势惊人。

    然而……

    太慢了!

    水馨本能的这么觉得,举剑一格。她没有去想到底该怎么刺破那颗核,但她知道自己应该能挡住这样的攻击。尽管从外表上看,她矮小瘦弱。

    可是,当剑锋和妖魔的爪子碰在了一起,水馨却是更为诧异的发现,妖魔那看似皮粗肉厚的外皮,竟似乎比林枫言那小子的皮肤还要柔软脆弱!

    来不及多想,水馨几乎是立刻改挑为撩,将妖魔的两只手臂挥开,身随剑走,就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剑刺进了那黑色的圆珠!

    一股煞气从圆珠中涌出,通过剑尖,因水馨的兵魂接引,涌进了她的身体,自然而然顺着魂炼诀的运转散入全身。

    尚未衰竭的怒吼声变成了惨嚎,妖魔几乎瞬间失去了力量,往地上摔落。

    水馨却眨眨眼睛,几乎目瞪口呆——

    说好的苦战呢?

    说好的艰苦初战,以弱胜强一路攀升呢?

    好吧,看来她的进步超出她的预想,妖魔也比预想得更弱……或者言而总之,她终归没热血主角命?

    水馨略有些发呆,林枫言和叶平舒两个现在都比她强,自然不会更慢。而他们两人的反应又各有不同。

    叶平舒一脸淡然无所谓。

    林枫言却有些不满的看着尸体,似乎觉得实在太弱。

    相比之下,教官还是更接近叶平舒的。对这样的结果半点也不觉得出乎预料,“这不过是第一次实战训练而已。你们的对手才会弱得可怜。这么比较一下,你们就会明白了——等你们有了功勋牌,记录你们的斩杀情况,一颗这种妖魔的核,也就是一个功勋点。五十个功勋点才能换一颗下品灵石而已……当然,如果是短时间内的数量叠加,代表大战,按照叠加速度,那时候会有额外的功勋加成。”

    ——五、五十个!

    水馨的腹诽戛然而止!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