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组是按照幼儿的面相和骨骼,来挑选美人胚子。但是,这样的挑法当然并不很确切。水组的训练生长大了,难免有长得平凡一点的,或者没有以才艺讨好人的天赋的,就都会被转到土组去。

    原本的水馨就记得好几个类似的例子。

    不过,那也是十岁以前的事情了。等长到十一二岁,五官渐开,似乎组织就能保证姑娘们不再长歪。再等到十四五岁,才艺基础都打得好了(或者没能形成本命魂牌或者没能赶上树神赐福),就会被带离那个黑雾弥漫的小岛,去进行进一步的训练。

    但土组的训练地在哪里,没人知道。

    当时的水馨就听说过,岛的另一边是木组的训练地,可自然是从来没去过。后来这点得到了木妍的证实。

    现在再看,或者,土组的训练地,本来就在这里,在地下?

    要是这样的话,水馨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己的“幸运”感到庆幸了。不过,她自己也很清楚,若土组真的就在这里训练,只怕如今的自己还比不上他们呢。

    在这个浮月界,修士之于世俗武者,并不像水馨前世看过的某些小说里那样高不可攀。

    剑修的第一个大境界淬体,是世俗武者也能依靠内功修炼完成的。在不靠丹药支撑的情况下,凡人中天姿横溢之辈,走完这个过程的时间,只怕比不少剑修都更短。只不过他们对身体的强化,没有兵魂那么细致罢了。

    既然剑修的第一境界淬体境并不比道修玄修的练气境要差,世俗武者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更别说,在第一道境,斗境也多半是停留在凡三境的——而凡三境之所以被称为凡三境,不就是因为凡人也能掌握?

    具体的说,道修、玄修之流,第一个道境是练气境,在这个阶段,固然道修能以真气引动灵气护体,世俗武者的内力却不至于那般没用,连真气法术也无法穿破。

    非得到道修玄修进入筑基期,真气转化为灵液,灵液引动罡气,才能彻底将凡俗的刀剑,隔于体外。

    是以,简单来说,至少低阶的修士,绝没有轻视世俗武者的资格。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浮月界,连修仙资质也并不是绝对!

    水馨固然是数百年来唯一一个被人工改造出兵魂来的凡人,但按照木妍所说,至少兵魂、玲珑心、慧骨这些旁门的修仙资质,都可能由凡人后天自行凝练!

    而就算是灵络这样没听说过能后天自行凝练的资质,也是有可能改善的。

    不过,那些东西距离水馨来说,还都颇为遥远。

    教官的训示,她还没有忘记。至少在短时间内,她不打算太扎眼的去和那些世俗武者接触。何况看起来,那些来来回回的世俗武者,就算是偶尔投来一瞥,似乎也对他们并无兴趣。

    这样的气氛……

    水馨面色不动,心里却是立刻懂了——这儿的气氛,肯定没有木组那么单纯!简直有种象牙塔走进社会的感觉啊……

    但到底怎么个“社会”,水馨当然也没法立刻感觉到。毕竟这一次的训练,连毕业实习都还算不上!

    木组其他的训练生们也许也察觉到了一点儿气氛差异,但大部分家伙都太单纯,压根儿就对这种气氛的不同没有半点想法,只等着教官的下一步命令。

    但几乎是最后一个人刚走出通道,教官就站在原地不动了。过了一会儿,就有两个身上看着没有武器,外表大概二十左右,脸色更是显得十分苍白的青年走了过来。

    “成教官?”其中一个年轻人用有些疑惑的语气确认道。

    教官点了点头,指着水馨他们道,“他们就是你们的接班人了,今天是第一次实战训练。等下记得照顾一下。”

    那年轻人将训练生们扫视了一圈,“据说这一届有六个上品,其中还有一个八品一个九品?”

    “对。”

    “行。”年轻人干脆的应了,“我会让前面的人注意漏些低级妖魔过来。不过不要抱太大指望。这次的妖魔潮我们有点摸不准。”

    “摸不准?”这次教官也皱眉了。看来那年轻人说了什么他事先不知道的消息。

    “摸不准。”年轻人叹了口气,“我在这里待了五年,侦查就干了四年半,经验也算丰富。但最近几次妖魔潮都比我们的预估要强一点。现在我们在考虑重新评估低级妖魔的行为方式了,明明它们应该不懂思考,但或者是本能得到了教训……如果这次又更强,你想得到,我们就不会有这个精力放水……又或者漏过来的可能更多些。”

    话虽这么说,这个年轻人的语气还是颇为自信的。

    自信得简直那番“可能帮不到你们”的言论就像是敷衍了事——要林水馨来说,就和地球上那句“吸烟有害健康”差不多。

    也于是,不管是才被训练生们知道了姓氏的教官,还是训练生们,都没升起多少警惕心。

    这两个年轻人没有多和自己的后辈训练生交流的意思,几乎是例行公事的说完了那些话,他们点点头就离开了。

    反而是教官转了头,“你们听见了吧?实战训练基本都是如此。林枫言、林水馨、叶平舒、木融、木熏、杨添,出列。”

    被毫不犹豫的叫了名字的林水馨只能郁闷的“出列”,一边还在心底腹诽——

    就知道,能力战斗力什么的才不重要呢。就看兵魂品级的!这和地球上只看学历资历不看能力有什么差别啊!?

    但她这段时间真是面瘫修炼有成,就算直接站在教官面前,教官也没看出她的心理活动丰富来。

    教官继续理所当然道,“既然你们拥有高品的兵魂,就必然要面对更高的期待。哪怕这是你们第一次上战场。只要有妖魔漏过来,你们就必须要每人杀掉几只。知道了吗?

    水馨之前已经料到了这个可能。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感慨的兴趣了。当下和其他人一起应诺。

    让水馨稍微觉得安慰的是,在和她一起应诺的人当中,只有杨添和木薰两个正常的严肃正经。而其他人……

    林枫言似乎只是自顾自的战意沸腾,木融也是自顾自的高兴期待,而叶平舒则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

    教官也没在意,很快就指示起剩下的训练生来。

    按照教官的意思,剩下的训练生们几个几个的组成了队伍。虽然他们之中,不少人现在的个人实力至少不比水馨差。

    水馨简直想要眼不见为净!

    她也真的把目光重新转向了广场。然后她略有些疑惑,“……不是说木组这一期还有人先来了前线?”

    ——怎么一个类似的同龄人都没有!?

    这次水馨就没问叶平舒了,而是问的木融。

    她发现,木融也在那里左张又望。另外四个倒是没一个在意这些的。

    木融挠挠头,“真是诶,一个都没看见。叶平舒……”

    叶平舒无奈的看他眼,“你当我什么都知道么?不过,他们可能在下面吧。”

    “下面?”木融好奇。

    叶平舒无语的看他,但还是长篇大论的指点着说,“你看这里的地势也知道了吧?真的要被妖魔冲上来了,你觉得通道这边有多少防御力量?所以,应该是不能让妖魔冲上来的。主防线应该在下面才对。没弄错的话这里的地势已经很高了,你觉得我们能从那边跳下去吗?所以咯,其他的训练生,还有土组里实力不大够的,应该都在下面吧。训练,要出战的时候也能直接出去……我想下面有个地下城之类的地方。但也可能只是一条通道。”

    木融这才恍然大悟,又有点不满,“那我们也该下去才对吧?”

    叶平舒没理他了。

    水馨也没再说话。

    她觉得,那些事不是叶平舒之前就知道的,而是判断出来的。而且……哪怕是她听这么一说也明白了啊!

    下面和上面,哪边更危险?

    问都不要问好不好!

    把他们放在上面,这是因为他们才只是训练。组织没把他们当彻底的炮灰!至少现在没有。

    ——啊,难道应该为此谢谢组织吗?

    水馨这么想着,面瘫的表情差点儿破功。

    但她的修炼成果终究还是保住了。因为就在这时,广场的另一端开始出现十分嘈杂的声音,就像是从深渊之下,有什么东西开始沸腾!

    而在广场上,原本散落在各个地方的那些武者,纷纷聚集。

    甚至不少人是直接从石室、商铺之类的地方跳出来的。

    虽然不少石室比较高,可从石室里出来的那些人却一个个行动无碍。甚至还有那么几个,直接从石室冲到广场边缘,就那么跳了下去!

    水馨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但总之,她确实觉得那些人的行动,似乎有那么点儿仓促。

    教官却是完全见怪不怪的模样,道,“妖魔潮开始了。”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