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馨因教官的话迷惑,差点儿就忘了之前的事。但其他不疑惑的训练生们可没忘记。教官走后,“呼啦”一声,几乎所有的女性训练生都围到了水馨的身边。只是一部分矜持些,围在外面。而木妍和木昀两个,出于不同的原因,却在这圈圈的最里面。

    木妍是为安慰而来,抢在别人面前开了口,“不用担心。我们一开始只用对付低级妖魔的。那些妖魔可不会比林枫言厉害。你和林枫言训练了那么久都没退缩,对妖魔就更不用担心了。”

    但是,还不等这安慰起到效果,木昀已经不怀好意的接口道,“那能一样吗?林枫言又不会吃了她,但是妖魔会。”

    这话让水馨的五官微微扭曲。

    ——虽然木昀你说的是实话,但你不知道这话是有歧义的吗!?

    不过,以修士和普通人为食的妖魔,却又和她前生知道的的妖、吸血鬼重合了。虽说那些东西一般不吃普通人,但那也是别有缘故。那些缘故,让他们捕猎普通人的效率降得太低。

    因为水馨分了神,没有立刻回答,木昀的脸色变得更为不屑。

    木妍却很无奈,“我想水馨只是还没有习惯。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战斗的事情不是吗?只有虔诚才能形成本命魂牌啊!何况她本来还是凡人呢。而只要有虔诚,就肯定能度过这一关。”

    这句话显然得到了木薰的赞同,“我也相信,虔诚的信仰,能让你像克服对伤痛的恐惧一样,克服对妖魔的恐惧。”

    冷冰冰的话,但确实是一种表态,木昀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姑娘的敌意本来也就仅限于言语的刻薄。

    不过水馨知道,如果自己明天的表现不能尽如人意,那么,一切都会改变。训练生们目前的态度,只是因为她在训练中的良好表现。

    可话说回来,如果她真的在明天表现糟糕,那么首先要面对的可不是训练生们的歧视,而是小命能不能保住的问题!

    所以她没有反驳,只是对木薰和木妍点头道,“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相信能做到。”

    木薰也是个单纯的女孩子,于是她点了点头,满意了。

    这也是水馨这段时间的沉默寡言起到了效果,木薰并不强求她在每句话里都带上“树神”两字。

    而这样的一番表态,也让其他的少年少女散了开来。

    ——木妍说得也没有错,不是吗?

    再说,接下来的只能说是另一种实战训练,按照他们接受的教育,不过是适应期。并不用太担心队友太无能。

    只是,木昀在走之前,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了句,“好吧,希望你的实力不要太拖后腿。”

    这次水馨又没吭声。

    虽然时间很短,但高强度的训练,让“伪面瘫”、“伪三无”的修炼,进度可比她的剑术进度要快多了。而且她依然在心里腹诽呢——

    如果你也和我一样从训练开始就没有赢过一次,我才不信你会有什么信心!

    当然,就算对林枫言再怨念,水馨也很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不是林枫言的逼迫,她肯定没法在短短十几天时间里,就完全掌控和以前完全不同的躯体,适应这个身体的强度!

    虽说代价是,曾经的颜控之心受到了极大打击。

    水馨可不觉得自己是受虐狂!

    ——这一天,我们第一次离开了训练用的地下大厅。通过最宽敞的通道,走向了黑暗的未知。

    好吧这只是文青。

    但这组织放到地球上绝对是神豪水准。平时都没人往来的通道里干嘛也放那么多照明珠啊?如果想通过通道逃跑很容易心虚的好不?

    水馨很快就转了腹诽的方向。

    因为遍地照明珠的存在,所以不管是怎样的未来,客观的说,木组的训练生们,如今正走在一条光明大道上。

    水馨觉得这保不定是一种讽刺,不过,她还是很快甩开了这些对眼前无用的伤春悲秋的念头,往左右看了看。也许还并不明显,但兵魂的品级,确实还是在木组的训练生中间划开了等级。

    现在走在她边上的,就是林枫言和叶平舒。林枫言不说,叶平舒无疑是七品兵魂中最强的那一个。

    同时,木组训练生们尽管并不是士兵,也从没接受过军训,平日里教官召集的时候,更是从来没有列成过整齐的方阵——当然现在也没有——但是,在通道中长期行军,尽管没任何人嘱咐,包括她自己在内,所有人都不知不觉的调整了步伐,很快就和教官的步伐达成了一致,以减少通道内的“噪音”。

    现在整个队伍没有半点其他杂音。

    但水馨想想,教官并没有限制他们说话。

    而她就算是已经树立起了三无的形象,有些事情也不能不在意。

    “叶平舒。”水馨小声开口。

    尽管这不协调的音符很小,却不妨碍这里的所有人听见。

    叶平舒转过头来,露出奇怪之色。

    水馨打好了腹稿,平稳的问,“下面一直都有妖魔攻击吗?”

    下面……叶平舒瞥了一眼地面。当然,这通道以并不明显的角度一路向下倾斜。他们已经走了小半个时辰,这个角度几乎一直没有改变。如果接下来也不会改变的话,他们的目的地,肯定是比之前的大厅要深得多的地底。

    “我听说没那么简单。”叶平舒说,“虽然下面随时都有妖魔,但只有聚集到一定数量,它们才会集结起来攻击防线。也就是‘妖魔潮’。一般它们都在深渊里藏着,需要组织派人侦查甚至扫荡。现在组织已经有足够的经验,判断妖魔潮什么时候发生,大概有多少妖魔,还有它们的等级。我们现在应该只是要在防线后面练手而已。”

    他说得颇为详细。

    水馨的心里安定了一点。

    换防还没有开始,但是,防线、扫荡还有经验,这几个词对她来说也足够重要……

    当然,之前有条不紊的训练也本来就说明了问题。

    在对妖魔的战争里,虽然伤亡惨烈,但组织可以说并未落入下风,而这战争,似乎已经延续了相当长的时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或者意味着稳定。至少没到倾覆的程度。

    这是好事。

    但是很快,水馨又发现,叶平舒的解说并不只是对她有益。看来,其他的木组训练生们对他们即将面临的战斗的细节也一样一无所知。

    ——还真是,之前连细节都不去考虑的吗?

    水馨又在心底叹气了。

    但注意到了其他训练生在“与妖魔作战”这件事上的理所当然,她也就不敢再多问,继续回归了单调的“行军”。又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这才到了目的地。

    水馨自然早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也有“年月”、“日夜”、“时”、“刻”的观念,对于季节的概念却比较模糊。至于为什么会模糊,一个自小生长在满是黑雾的岛屿上,如今又深入不见天日的地下的她却是不明白的。

    这会儿她也想不到去追究这个问题,能大致弄清楚时间就够了。

    当她走出通道,她就和其他的木组训练生们一样,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

    因为岛屿上黑雾笼罩,训练又多的关系,训练生们的活动范围自小就小。

    到了地下,大家都被那巨大的训练大厅给震撼过。但若是和眼前的一切相比,训练大厅那壮阔的螺旋又显得不算什么了——

    走出通道,展露在眼前的,是一个和训练大厅相比,还要大上将近一倍的巨大广场。

    这个广场呈长椭圆形。

    或者打个比方,如果将通道比作叶柄,那么,这广场就像是一片长倒了的树叶,尖端连在了柄上,而另一端却较为浑圆。

    而之所以说是广场,不说大厅,是因为这儿的穹顶也比之前的训练大厅要高太多。虽然凹凸不平,却没多少弧度。

    在穹顶照明珠的帮助下,训练生们能清楚的看见,这穹顶向“叶片顶端”之外还延伸了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至少在彻底没入黑暗之前,看不出向下的弧线。

    在广场之上,显然也比训练大厅要热闹得多。

    “叶片两端”,靠近通道的一半石壁上,有着许多和训练大厅里类似的石室,然而大小不一,并不规整。且也没有那种螺旋通道,除了照明珠外,只有一些大小不一的小小突起。

    而且,也没有其他通道和广场相连了。

    但同样是靠近石壁的这半边,还有着好些大小不一的“店铺”。眼力很好的木组训练生们,甚至能看到其中摆放的书籍、衣物、瓷瓶等物。

    当然,水馨怀疑,可能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是“店铺”。

    也没有几个人将目光长久的流连在那些店铺上。

    广场的边缘,有着水馨记忆中古城墙的类似构造,那是许多箭垛、女墙一般的东西。不少人在后面走来走去,大部分穿着类似的制式服装,背着弓箭,腰间挎着不同武器——当然还是以剑居多。木组训练生们的注意力,就基本都放在他们身上。

    水馨也很快就一样了。

    她已经确认,在这个妖魔战线上,至少也有上千人。而照叶平舒所说,兵魂剑修只怕只占极小部分。

    那么剩下的……

    她不知该作何感想的注意到,那些背着弓箭的人里,不乏看来三四十岁的武者(以她之前的眼光来看的话)。

    ——果然,教官之前的那些话不是多余。除了组织自己在土组培养的武者之外,还有组织从外面……不知怎么弄来的武者吧?

    和修仙资质相比,习武资质,肯定要普遍太多。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