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当叶平舒问的是“你训练完了么?”

    于是她很自然地点了点头。

    叶平舒倒也没有追究,不过,他的话或者比追究祈祷的问题还要犀利尖锐,“你不会不知道,你以前学的那些东西,都可以打发时间用吧?”

    水馨的修炼功夫不到家,她的脸色僵了僵。

    “为什么不说?”叶平舒继续问道。

    水馨不知道怎么说——难道能说我两辈子的记忆有点混淆了,怕露馅吗?

    而且,那虽然是原因之一,但另一个重要原因却是,有一种奇怪的本能,促使她闭口。而那奇怪的本能,又和叶平舒当时看她的眼神不无关系。

    幸而,也不用水馨分辩了。

    因为叶平舒转眼就说道,“当然,其实我也是学过的——下棋,还有一些别的游戏。”

    水馨瞠目。

    叶平舒“哈”的一声,笑了起来,转头看向那个空旷的地下大厅,忽然转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话题,“树神赐福,五年一次。但要说能提升修仙资质的赐福,却是十年一次。你知道十年前那批木组训练生,在五年苦战,离开地下的时候,还剩下了多少人吗?”

    水馨的心里猛地一跳——她当然意识得到,叶平舒和她说这些话,本来就是十分不同寻常的。这些事情,只怕其他的训练生们也不知道。

    他们……压根儿就还没有“伤亡”的概念!

    “得到赐福的一百零三人,没有得到赐福的八十七人,这是那一期木组训练生的总数。但当他们最终完成换防,走出地下,只剩下了二十一人。”

    叶平舒自顾自的说着,似乎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来的数字,有多么惊人。

    水馨对比了一下,却觉得全身发寒。

    “我父母的那个时候倒要好得多。”叶平舒继续道,“那时候他们统共二百一十三人,五年后走出地下的,有四十二个。”

    ——好到哪里去!

    水馨几乎在心底咆哮了。

    当然,五分之一差点和九分之一差点,听起来前者肯定好得多。

    ——可话说回来,叶平舒干嘛要说这个?

    水馨也有点疑惑。不过,叶平舒显然不打算解释,他轻巧的从山道边跳起,再次看着水馨,笑道,“你本来是凡人,‘本命魂牌’这种东西,应该是没有听过的。你不好奇吗?”

    水馨一僵,之前的惊讶也好,疑惑也罢,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

    可叶平舒的思维跳转看来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说了这么一句以后,他抬头望了望山洞顶部,道,“时间不早了,晚安。”

    挥了挥手,他直接走回了和水馨相连的,他自己的石室,关上了门。留下水馨在外面僵硬了好一会儿。

    木组的训练生们,绝大部分都单纯得令人惊讶。可水馨觉得,自己的“表演”,应该也还是大体过关的。但叶平舒这些话,分明是在告诉她——

    其实她的智商和情商都一点也不过关!!

    是啊,本命魂牌这种一听就不大对劲的东西,她居然完全没有反应,这难道不奇怪吗?

    水馨懊恼得几乎以头撞墙。

    不过……

    水馨皱起眉头看了叶平舒的石室一眼——倘若她不见得过关的情商和剑修本能没有出大问题的话,叶平舒之前那些话,似乎更像是好意提醒,或者,还有几分调侃?

    反正她没察觉到恶意。

    而再据说,恶意,本就是煞气的来源之一。哪怕还感应不到兵魂,剑修对旁人关于自己的情绪,应该都十分敏感。

    如果没有恶意的话……为什么?

    ——因为主角光环?

    水馨想也不想的否决了这个可能。

    然后,她再次问了自己一次,那个最令她疑惑的问题——这是一个连灵魂也可以改造的修仙世界。如果她是穿越而来,取代了原主的灵魂,对灵魂改造的“人”,难道真的会一无所知?而其他的修仙者,难道就会看不出来?

    而按照她前世的知识,穿越,也绝对不该是什么泛滥的,念叨一声“穿越大神”就能完结的事。

    水馨知道,这些事她暂时还追究不来,但也不是全无猜想。

    叶平舒的表现,让她隐隐觉得——他的态度,和那个有没有关系?

    当然,那是最好的可能。可如果是最坏的可能,她又有什么力量反抗呢?

    水馨叹息一声,决定不去考虑这些暂时算得上是“远虑”的东西,将思绪又拉回了之前的对话——

    从五分之一到九分之一的生还率,是不是在说那妖魔的战场,正变得越来越严酷?数百年的时间,组织的经验应该是在逐渐丰富的,可伤亡率却变高了……

    而且,得是好的时候才五分之一。

    这个生还率实在是太过可怕!

    难怪组织教导要团结一致。若是连团结一致都是这个伤亡率……

    水馨越发觉得时间紧迫。

    可在同时,看着这个空荡荡的地下大厅,水馨忽然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叶平舒之前的心情——那些从小就被组织洗脑的训练生们,是不是就这么单纯的死去,会更为幸福?

    哪怕从没见过色彩斑斓的世界,一生都处于黑暗中……

    不懂,没有期待,也就没有遗憾。

    可是……到底意难平?

    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水馨也过上了极为单调的生活。训练、训练,还是训练。训练中受伤,也基本习惯了。

    晚上,训练生们终于忍耐不住晚上只有祈祷的生活,开始三三两两的走出石室,凑在大厅里聊天。只是他们确实是太单纯,哪怕是聊天,内容多半也围绕着剑法。

    训练生们的剑法,其实程度也是很诡异的。

    没有经历过真正战场的他们,甚至连熟练的剑法套路也还没有——意即没有“成章”,但以最基础的剑术动作而论,却少说也都到了“成术”的境地。完全能够最大限度的活用。

    所以,“剑意”也成了他们确实得考虑的问题。

    而这种混乱的情况,难免让水馨再次腹诽几次——基础境界这么马虎真的没问题吗?按小说套路,这完全不像是能产生主角的节奏啊!

    但水馨对自己的剑意是有想法的,而且,想到那恐怖的死亡率,也就极少参与到讨论中去。至于这些训练生们偶尔说起的妖魔,还有对外面的世界的单纯而又幼稚的畅想,水馨都不忍心听下去。

    于是她甚至和林枫言一样,少出石室。

    这么一来,加上她在训练中的拼命,倒是很快就被其他木组训练生视作了林枫言一流的人物,少与她交流了。唯有木妍,还在尽力帮她融入木组。

    虽然水馨并不想和这些人太熟,却也到底因为木妍的热情,好歹将木组训练生认了个遍。

    以她如今的记忆能力,至少是不可能弄混人了。

    水馨一天一天的数着日子,虽她已经比木组的绝大部分人都要更努力,但没有现成的剑法可学,也从没能在林枫言的剑下取得一场胜利,真正练剑的日子扳着手指就能数过来……

    这些事实,都让她没有半点信心,去面对那个恐怖的伤亡率。

    而她会百分百的努力,和叶平舒的“恐吓”,也不无关系。因为只要空闲下来,那糟糕透顶的未来,就会不经意的浮上心头。

    但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水馨开始练剑的第十六天,教官在叫停了实战训练之后,第一次没有转身就走,反而将所有人召集到了自己的面前。

    几乎所有训练生都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然后,大部分训练生,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果然,教官一无既往的简洁道,“明天,去妖魔战线,让你们接触一下低级妖魔。”

    此话一出,水馨瞬间觉得,周围战意升腾!

    战意,是煞气最主要的来源。兵魂借助煞气——包括自己产生的煞气——修炼,对此自然是再清楚不过。此时水馨还感应不到兵魂,但对战意,却有一种玄妙但又清晰的感应。

    也因此,水馨没法不在心里苦笑。

    战意这种东西,不是演戏能演出来的。就算是表情和眼神能到位,可剑修对战意根本就不靠眼睛那种靠不住的东西来辨认。

    周围的训练生,包括那真正冷口冷面的林枫言在内,战意近乎直冲洞顶,她这儿战意全无,能不引人注意么?

    果然,没过多久,训练生们就都察觉到了这个不和谐因素,目光纷纷转了过来。

    甚至连教官也看了她一眼。

    但教官没计较,反而在训练生们的第一波热情过去之后,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在去杀妖魔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叮嘱你们——你们要记住,作为赐福过的训练生,你们是组织面对妖魔最重要的战力!但现在,你们还没有成长起来。你们要牢记树神恩典,不要为别的事情耽误你们的时间!等到去了那边,你们就听从组织特使和我的指挥,不管是你们曾经的同期、土组训练生,还是那些世俗武者,不要和他们太接近!”

    水馨一怔。

    教官的这番话,她分明听出了别样的意味。而且她也听不出,教官对“树神”,有尊崇信仰之意。

    不过,对其他的大部分木组训练生来说,教官的话却是真理,自然是纷纷应诺。

    就是水馨,在怔了怔之后,也跟着其他训练生一起应了一声。但她的心中疑惑不减——组织对他们的态度,是不是太过奇怪?哪怕是当做炮灰吧,也一样奇怪!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