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他的任务也只是适当引导而已。既然训练生已经走在了正确的路上,他没有必要“多管闲事”!看了半晌,教官神色不变的注意到林枫言一点点的提升剑速,转身离开。

    能如此精妙的控制自己的力量,足以说明林枫言和其他人不同——

    哪怕是在昨天,他也基本掌控了自己的身体。虽然一样是九品兵魂的作用,却也和他的不懈苦修有关。

    他的仇恨和他被提升最多的兵魂品级有没有关系,教官不知道。但他知道,林水馨可应该没有那么强烈的力量渴求才对。

    她的进步,就该只是高品兵魂带来的悟性了。想到这点,转身离开的教官心中难免苦涩,也总算是明白了那些组织长老难言的恶意,和难言的期待!

    其实光看表面的话,其实未必会得出教官的结论——

    水馨似乎忘记了“一往无前”的剑道真意,在林枫言快而凌厉的剑势下,她似乎只能疲于奔命的闪躲和格挡,尽管经常性出现闪避失败而被刺伤的状况,却并不再和前一天一样,趁着这样的机会强行反攻。

    当然,她也还是会反击的。

    只是她反击的模样,似乎比前一天还要笨拙,剑招之间的连贯性也显得更为生硬。哪怕她的眼神,比前一天要明亮得多。

    明明最多刺伤她五次,林枫言就会给她喘息一下的机会,但在她实力似乎陡降的情况下,他们的每一次交锋,都很快结束。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她已经吞了两颗万能辟谷丹来加速伤势的愈合。

    因为她已经被林枫言的剑尖戳了五十七次!

    而等到实战训练结束之后,她的情况,看来比前一天还要触目惊心得多。尽管水馨没再吝啬丹药,而林枫言到了后面已经专挑水馨衣服破损的地方下手,顺带练习控制力。但她的情况还是更糟糕。

    而教官实战训练一结束就走了,这一天开始,晚上也没有任何安排。所以,水馨这个情况,莫说是女性的训练生们,就是那些少年,也实在是侧目不已。

    不少人都向林枫言投去了不可置信的目光。

    倒是林枫言自己若无其事,径自去了浴室。

    “这也太……”将水馨打量一番,木妍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真的不要换人吗,水馨?”竹箐也忍不住小心翼翼的说,旧话重提。

    水馨还没吭声,跟在林枫言后面走进浴室的木融忽然跑回来,惊诧道,“林水馨你厉害啊!我特意看了下,林枫言的伤也不轻唉!他可已经到洗髓期了,而且他和叶平舒可是我们当中唯二两个摸到了剑意边缘的人!”

    “真的?”

    “真的!?”

    少年们一阵哗然,不少人就往浴室里跑,倒是看得水馨一阵目瞪口呆。

    叶平舒却是个例外,他平静悠闲的走到了女孩子们的附近,对木融道,“我说过的吧?八品兵魂啊。所以进步很快。”

    木融扫了水馨两眼,道,“也伤得够惨。”

    “因为她注意到身法的作用了吧?而且,昨天还完全依靠身体本能的,但今天已经开始追求入微的控制了。”说到这里,叶平舒看了杨添一眼,抱歉道,“我分神了。”

    作为他的实战训练对象,国字脸少年杨添不但长了张少年老成的脸,人看来也挺老成,他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宽容的道,“你现在的水平确实高我们不少。”

    “我是先天的七品兵魂啊。而且这次树神赐福,只有我是光提升了淬体层次。”

    “入微的控制?”木融却是上下扫视着水馨,若有所悟。

    “这个你们没学过?”叶平舒扬了扬眉,“修行境界是‘道境’,但修行境界不等于实战能力。所以,还有‘斗境’来标志实战能力。淬体、引剑这些是道境的境界,斗境则是统一分成六个境界的……”

    木妍有些抱歉的向水馨笑了笑,“是这样。这个我还没仔细说。斗境的六境——章、技、术、意、法、道。前三境是‘凡三境’,后三境是‘仙三境’。教官之前说的剑意,就是意境。不过,我也不明白什么是‘入微’。”

    大概是因为旁边有许多训练生也听着叶平舒说话的缘故,木妍并没有详细解释。

    叶平舒却没管这么多,“熟而成章,巧而成技,活而成术,灵而成意,悟而成法,祭而成道。这就是斗六境。不过,斗境也需要道境来支撑。比如说,仙一境的意境也分好几层。世俗武者最高只能碰触到意境第一层,但无法真正达到。而浮月界这样的下界,比如说我们剑修,在突破剑胎境达到剑魂境之前,也无法达到意境的最后一层——身化剑域。后面的‘法’和‘道’,就更别说了。

    “入微不是斗境的任何一境,不过,就和震骨一样,入微是意境的前提条件之一。简单的说,也就是最细致的控制。现在所有人都在这么努力吧。”

    水馨本来就不吭声,这会儿更是顾不得腹诽什么,努力的记着。

    “下界”这个词令她稍微在意,但现在斗六境更重要。

    不过,其他人可就不一样了。

    叶平舒说的大部分东西,他们都是知道的。更何况,从小就被教导“一切从实战中学习”,淬体境界的提升也不由自主,训练生中的大部分人,其实都对理论境界这一类的东西不感兴趣。

    比如说木融。

    他其实也就是感慨一下而已。然后知道水馨这个木组新人有很多东西不知道,才由得叶平舒说完了。叶平舒的话音一落,木融就拉了他一下,“先不要说这个了。我问你,今天晚上组织没安排了,时间一下子就多起来。我们能做什么?”

    叶平舒的笑脸明显的僵硬了。

    过了一会儿,他才无奈的看着木融,“我以前每天晚上都要念书。”

    “啊!”

    木融很失望。

    木妍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地把目光再次转向水馨。就算是水馨不大会观颜察色,也分明察觉到,木妍这会儿看她的眼神,已经和之前全然不同。

    这次,是期待和询问。

    果然,木妍很快就开口了,“水馨你觉得晚上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吗?”

    随着木妍开口,其他木组训练生们也纷纷把目光转到了水馨身上。而叶平舒的目光,显然又别有不同。

    ——难道我有这个本事,在被这么集火攻击的时候还保持无口吗?

    水馨心里暗暗叫苦。

    ——我倒是知道很多娱乐休闲的办法,可就算是教官走了,我能像那些光环罩体的主角一样弄出棋牌之类的东西等着别人爱慕钦佩吗!?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水馨”这具身体的原主学习的那些文人雅趣,也显然不适合这些字都不见得认得全的木组训练生。于是水馨顶着压力开口道,“以前,晚上也要训练。”

    这当然也是事实。

    只不过,她那时候的训练,也一样是娱乐方式罢了。

    可这个事实,木组训练生们当然不会知道。

    木妍叹了口气,木融一脸失望。但这次木薰抢先开口了,“时间多了,那把祈祷时间增长就行了。”说完,木薰就当先往浴室走了过去。

    木融没反驳她,但等她走了,还是不免失望嘀咕道,“也不用这样吧……”

    可是,既然没人能提出有用建议,“晚上找点事做”的想法自然而然也就不了了之。水馨跟着女训练生们在浴室清洁了一下,尝试着走到了那所谓的补给处前面。

    近处看倒是能肯定了。

    黑色的斗篷帽子下是不同寻常的漆黑,感觉倒像是什么都没有。而且,明明她都站到这据说是灵仆的东西面前了,却依然感觉不到,对方是不是在自己的身上投注了视线。

    好吧,该做的事还得做。

    水馨心里嘀咕着,尽可能的平静道,“我的衣服和辟谷丹不够。”

    黑斗篷干脆的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了一个小包裹,和两个瓷瓶。于是水馨反而囧了——果然听得懂简单的人话。可是这么干脆,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有训练生好奇的看着,接下来,水馨只好拿了自己的补给,也返回石室。

    这个晚上,水馨按照自己的预定练习“柔术”——这倒是前世学来的,瑜伽的升级版,让身体素质远胜普通人的异能者们练习柔韧与平衡的。由各种极限动作构成。

    但是除了需要有呼吸配合之外,倒用不着多么专心致志。

    更重要的是,和站桩相比,这种柔术对如今的她来说,作用还要小上不少。

    于是……在把自己摆成各种古怪姿势的同时,水馨难免的有些走神。只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走神到了哪里!不过是终究有些“到底意难平”的感觉。

    或者,还稍微有点好奇?

    等到柔术做完了,水馨摸了摸自己身上——连汗都没出!不过,确实也该锻炼到了一些。她也就没再多做打理,取下灵石走了出去。

    外面的景象,一如之前,没有任何改变。就和她刚醒来那天晚上开门时看到的东西一样。

    地下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倒是山道上孤零零的坐着叶平舒。他双脚放在外面,似乎在思考什么。等水馨彻底走出门,叶平舒似乎惊醒过来,回头笑得莫名,“祈祷完了?”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