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宫灯里的照明珠和外面的并无不同,但和山洞这种东西格格不入的宫灯,本身却也是一件量产的法器。自动判断时间,过滤不同的色彩。

    当光芒转为蓝色,便是起床准备时间。

    暖橘色,却还是休息时间。

    可这会儿,这间石室的主人,林水馨已经没有躺在石床上了。而是在石床前相对平坦的地方,摆出了一个似乎有点儿古怪的姿势——

    两腿平行开立下蹲,含胸拔背,双手虚抱,呼吸绵长,身体微微起伏。

    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半点也称不上美观。但水馨却是相当认真,一直维持着这样的动作,一直到眼前的光亮慢慢转为蓝色,这才长出一口气,缓缓站起。

    她脸上,满是郁闷之色。

    ——依然距离她设想中的面瘫,有着相当距离!

    倒不是对之前不美观的行为有什么不满,“扎马步”或者说“站桩”,作为打基础的功夫,水馨早就知道它的作用了。

    对现在的水馨来说,她学习的更为复杂的“动桩”,也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对全身上下的筋肉骨骼都进行细节上的锻炼,调节气血、稳固下盘、锻炼平衡,并整合意识与身体的联系。

    但问题是……

    水馨一脸黑线,依然腹诽——为什么穿越一下,连前生学的武学道理都开始出问题了?要是连“另一个世界的知识优势”都没了,还能不能愉快的穿越了啊!?

    这也实在是不能怪她。

    本来,在站桩的过程中,可以通过调节呼吸节奏的方式来运行气血,和外界环境达成协调共振。

    至少在地球,“灵气”的来源,便来自于这种协调共振。

    如果周围有健康的植物,这种协调共振的效果会十分好。甚至根据研究,世界上九成以上的灵气,由植物产出。

    但是现在,水馨分明能肯定,已经将自己的身体状态调到了与外界达成协调的程度,却完全没有任何“共振”!

    不要说产生灵气了,反而惹来了一种胸闷气短的感觉!

    当然,要说这过去的知识没起到效果,那也是不对的。除了站桩的基础效果还在之外,她的前生,对这种感觉其实也并不陌生。

    在环境污染严重、植物严重不健康的地方修炼,也会有类似的感触,甚至更糟糕。

    如果照此推论的话……

    “好吧,好像原主在改造前生活的那个黑雾弥漫的岛屿上,似乎也顶多就见过那么几株小草?而且木妍也确实是说过,这里没有灵气。保不定两个世界连灵气都是一样的概念?”

    ——怎么可能!

    水馨郁闷的安慰着自己,心里却也知道,日后是必须要放弃“内功”,去和“外功”较劲了。前晚上对站桩效果的期许,已经去了一半。

    而等到她自我安慰完,八角宫灯也就彻底变成了蓝色。

    水馨摇摇头,将目光转移到了石床上,把昨晚上换下来的衣服摊开来看了看。

    ——很好,要修复完成,怎么也得四五天吧?

    而她今天这身衣服的下场,也同样不容乐观!

    别说站桩的效果远不如期待值,就算是比期待值要高,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水馨觉得自己都肯定会一身伤的结束一天。

    想到这点,水馨苦中作乐的笑了笑,又忙收敛表情,装成面瘫。这才取下那颗灵石走了出去。然后,相当自然的跳下。

    ——原来,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已。

    这一次,她出来的时间距离训练时间已经很近了——对时间的掌握,这一点她没有特意去训练。就和空间辨识能力一样,自然而然的出现了,用好就行。

    经过了一天的时间,她也就对早晚、日夜有了明晰的感觉。哪怕在她的记忆里,还没见过这个世界的太阳。当然,书上有写过“日月”。

    等水馨的目光在地下大厅环视一圈,思维瞬间从那暂且遥不可及的日月上抽离开来。今天的地下大厅,和之前有了一点差别——那个据说是补给处的地方,在一张石桌的后面,站了一个黑斗篷。

    或者说,一个灵仆?

    但没人理会他……或者它。

    木妍看到她,轻快的走过来,“做了早课吗?”

    水馨当她问站桩,点了点头。

    木妍也没深究,“昨天大家都累。现在时间虽然不够了,但我还是给你说下其他人的名字吧?”

    水馨再次点头。

    不出她所料,时间不够,木妍就只是和她略略介绍了一下木组的其他训练生,却没有带她去一一结识。

    很快训练就再次开始。

    基础训练没有任何差别。

    休息时间,则人人都要养精蓄锐。

    实战训练,林枫言也没再开口换人——和他相比,水馨觉得自己的“三无”真是太不彻底!看这人,似乎两天下来,也就听他说了那么两句话……

    不过,这样的“自我反省”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已,在林枫言由着她休息的时候——其实也就是吞阶段性万能药辟谷丹的时候。

    其他时间,水馨可没时间发扬这种自省的美德。

    身体固然比大脑更容易接受教训,但如果不用大脑思考,最终能成长起来的,也不过是一只只会保命的野兽罢了。

    明白了自己的缺陷,并且有了弥补的方向,水馨的表现,和前一日相比就完全不同。看起来,她似乎变得更加笨拙,又恢复了前一天最开始时的受伤频率。但是,林枫言的表现,却比前一日更为认真。

    水馨分明能察觉到,他的剑速,比前一日还要快了几分!

    不过……

    教官在训练场上有些无聊的走来走去,偶尔看着训练生们的表现。

    组织找来的木组训练生,都是低品兵魂,论悟性比之凡人的天才也不过相差仿佛。且从小不让他们进行系统的剑法练习。

    如今刚提升了兵魂品级不久甚至还被强行提升了淬体层次的这些家伙,剑术自然是疏漏无数。

    在教官眼里,没有半点可观之处。

    他顶多也就是大略记住他们的境界提升罢了。甚至连这一点其实也没有多少必要性。

    说是教官,可他的职责,仅仅是监督和简单的常识说明。哪怕只是半个月之后,也就可以把大部分的事情,交给他们的前辈了。而等到换防完毕,他也就能跟着仅剩的那几个前期,一并离开。

    然而……

    偶尔的一瞥,却让他停住了脚步。

    那是林水馨以左肩被刺穿为代价,在林枫言的右手上留下了一道血槽。

    林水馨以伤换伤,这并不奇怪。昨天他提点之后,她就这么做了。可是……

    教官站在一边,看了片刻,心中很是叹了口气。

    他想起了组织长老团的要求——不要多做教导,尽可能的让她自我成长。旁门的顶尖资质本来就极为少见,何况还是数百年来第一次凭空被改造出来的?一定要仔细观察。

    他自己也一样是好奇的。

    于是,事先得到的信息加上仔细的观察,他本以为,自己对林水馨这个训练生的情况已是了若指掌。

    他还非常清楚的记得,她前一天的表现——

    作为从来没接触过战斗的前水组训练生,一开始,林水馨对“战斗”的意义没有任何认知。哪怕在基础训练里很快就学会了基础剑术动作,一旦进入实战训练环节,她却是一度只能狼狈躲避,甚至连举剑格挡的意识都几乎没有。

    此后,他进行了最最基础的讲解,她也就慢慢的学会了反击,然后,她做了一件貌似很聪明的事——她将整个战斗完全托付给了身体的本能!

    他并没有提醒她,这么做其实是有弊端的。

    所谓的身体本能,让人规避危险、远离伤害。算得上是战斗天赋的一种体现。所以,兵魂在这方面理所当然的强大。

    可是啊,这种本能的作用也仅止于自保。

    将战斗完全托付给身体本能,固然能很快凭着八品兵魂的资质学会闪躲和格挡,却不能倚仗这个学会进攻!

    所以那个时候她固然也学会了以伤换伤,转折却是生硬无比。

    更重要的是,林水馨的另一个大问题是意识与身体的不协调——头脑对身体的理解和把握都不够,身体也不能以最快速度对意识的反应做出精确回馈。

    这个问题在所有通过了赐福的木组训练生身上都有,只是在她的身上尤为严重。

    毕竟她没有基础。

    要尽快的完成意识和身体的协调,也一样是林水馨的当务之急。

    若是将战斗完全托付给身体的本能,对意识的锻炼就极为有限。这会在相当程度上影响意识对身体的掌控,甚至造成两者之间的进一步割裂!

    同时,没有意识的掌控,光凭避免伤害的本能,她又必然会在战斗中多出很多无用、超过的闪避,失去许多可以反击的机会……

    不过,虽然没有提醒她这些,他也不是起了什么坏心。

    对于这等高资质的剑修,组织的心思一向复杂。可既然要用他们的力量,倒还不至于纯心让他们的修炼走上歧途。

    在“不懂战斗”和“意识身体”这两个大问题之间,林水馨总要找一个问题优先解决。前者还牵扯到对战斗的适应问题,也确实是更重要些。所以虽有弊端,但她的选择并不算错。

    只不过,若是一直都只知道倚仗身体本能,那就是大问题了。

    所以,在教官的计划里,他准备过个两三天,等她适应了实战训练之后,再来提点一次。

    ——他估摸着,以八品兵魂的资质悟性,用这种全力开发身体本能的法子,应该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成章”的。

    然而,林水馨此时的表现,却是彻底毁掉他原本的想法,打乱了他原本的打算!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