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看她现在就在日则三省吾身?

    对于疑点重重的组织,水馨相信,面瘫三无政策是最正确的,不需要改变,问题只是要加深功力、尽力锻炼。

    尽管木组训练生们看来大半单纯,而那叫叶平舒的家伙,如果不单纯,也已经看出不对来了。

    但水馨只要想想,如果她热心交际,和木组训练生们都打好了关系,然后哪天和其他训练生们一起上战场的时候,忽然顺口冒出一句“加油”来……

    怎么办?

    指望单纯的木组训练生们就和诸多修仙小说里的同门们一样在主角光环下高声附和吗?

    相对的,在提升实力这方面,落后了那么多,再怎么费心努力都不为过!仅仅依靠白天木组统一的训练,绝对不行!

    想到这儿,水馨抖擞精神,先站起来,将长剑拔出,又盘坐好,把颇为沉重的剑和剑鞘分别摆在了腿上。

    不管到底有没有魂引,先将之当做有魂引、当做她知道的魂引来处理。

    如果真是有魂引的……好吧,这算是她一遭穿越,遇上的第一个福利!

    魂引。

    这个词在如今的浮月界代表什么,水馨一时惊吓忘了问。

    石室里的滤光宫灯、山道和大厅里绵延的照明珠、石室中的隔绝阵……这些低级法器和阵法的存在,无一不显示这个修仙世界已经进入了工业流水化的程度,水馨也想到了这个。照这么说的话,批量的魂引似乎也不算什么……

    可当然不是!

    魂引和流水线,本来就应该是悖离的东西才对。

    所以水馨才惊吓啊!

    倘若她前世的师友来了,也肯定要惊吓并且对她理解万分的。

    ——如果这个“魂引”确实是和地球一样的玩意的话。

    看到前世金贵的、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一穿越就变成了流水线量产的存在,不惊讶才叫奇怪!

    那么,魂引到底是什么?

    按照水馨上辈子的认知,也就是“器魂之引”。

    在地球的暗世界,隐规则解封,不论妖魔鬼怪还是异能者,实力都一步步的往上古气象恢复。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还没有彻底暴露人前罢了。在日益拔高水平的战斗中,如枪械等物,反而一步步的无法跟上异能者的实力。

    枪械的口径是固定的,射程总有个限度。复杂的机械太容易出各种小故障……

    总之,拥有器魂的冷兵器就慢慢成了异能者们的心头好。因为只要有器魂,就能突破“器”的限制,有了无限增长的可能性!

    但器魂并不是只有好处。

    在地球的暗世界,最开始的器魂兵器全部是古时传承下来的,一个个娇气得很,只有它们选主子的,一个不合,反噬起来毫不手软。成长方向更是不受控制。器魂越强,问题就越严重。

    于是异能者们中的研究人员研究了一段时间,得出结论,器魂还是只有魂引就好了。

    空白一片,不挑主人,能成长什么模样,只看主人的心性作为。

    可魂引兵器不好做!

    比完整的器魂兵器困难多了。

    根据地球暗世界的研究,想要让兵器拥有器魂,至少有两个前提条件——

    第一,从原料的锻造到器具的成型,必须完全手工(这也是枪械逐渐被放弃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二,锻造者必须明白,自己到底在制造什么。或者换句话说,不但要付出劳力,还必须要付出心血。

    只有满足了这两个条件,才有可能让武器诞生器魂。

    在水馨穿越之前,地球暗世界制造器魂兵器倒是已经有了相当的成功率。但“火候”始终是最难把握的问题。

    基本上只要成功,那就已经是器魂了,而不仅仅是魂引——还是会自己挑主人的那种!

    简而言之就是,在地球的暗世界,魂引兵器的研制还没有突破性进展。就算是器魂兵器,都不算常见。专门在金百合岛上建了一座“封灵殿”,只有为异能者联合会建立了一定的功勋,才有指望进去被挑选。

    在刚走出金百合岛异能者学院的林欣心里,那儿不算圣地也差不了太多了。

    现在呢?

    刚穿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好么,直接一把魂引兵器发到手上了!

    虽说还感应不到,但水馨相信,组织应该没必要拿这种事来骗一群被洗了脑的、与世隔绝的炮灰。

    于是水馨决定照着魂引兵器来培养——这方面的理论知识她倒是应有尽有。

    而其中最首要的一条就是,剑不离手、体悟自身剑道。就是“护理兵器”这一条,都要摆在后面。

    剑鞘对长剑有分隔之意,那么在体悟的时候就要分开来。哪怕现在感应不到兵魂,没法子进行下一步,这些功课依然不可避免。

    但是当然,也正因为感应不到兵魂,体悟自身剑道这一点还不用费太多的精神。

    何况现在她还在调整心态的阶段,得从“基层”做起。

    这个基层,肯定得是——加练!

    那么,加练什么?

    这石室也不过是二十平米左右,想要进行什么动静太大、破坏力也大的练习,肯定不行——水馨试过了,石壁十分坚硬,至少不是现在的她能破坏的。但隔绝阵不过是低级法阵,却是有破坏的可能!

    那么……

    书到用时方恨少啊!不管水馨怎么回忆,水馨都能肯定,前生她花费心思不多的武技,在她的心里没留下多少印象。而留下了印象的那些,全都要靠内力支撑。

    但这或者也不是什么不幸。

    水馨眯起了眼睛——偶然还是必然?

    上辈子,她虽然实力不高,却是比较少见的内敛型异能者,已经达到了“铭魂”的程度。身死魂离后,要说完全保留记忆也不是不可能。但她现在对前世的记忆,其实并不完整。

    再梳理一遍,她甚至连三岁不到的时候父母离婚,他们吵架的话都能记起来,可死前两年才学过的那些武技反而有点记忆模糊!

    ——那么,组织完全不让木组训练生练习剑法,只要人自己领悟,是不是也另有深意?

    哦……路拳道这东西居然还记得……

    可那有什么用?

    当初只是一个人独居,无聊又害怕才去学的。也没什么用的机会。等到异能觉醒之后,这路拳道可是被学院的老师批判得体无完肤!

    怎么说的来的?

    “动不动就高踢低跳的花拳绣腿能有什么威力!”

    “能那么商业化,那么普及,本来就是实战无力的证明吧!”

    “暗世界里,所有武技的存在意义,都只是为了杀敌!这种无视重心只为表演好看的技巧,只会让你在战斗里输给等级还不如你的妖魔。忘掉,彻底忘掉!”

    ——可她现在还偏偏记得!

    当然,印象更深刻的肯定是老师的批判。

    现在想想,似乎里面就包含了“现在应该怎么做的部分”啊!

    只是,虽然想到了关节处,水馨却不由愁眉苦脸起来。

    ——果然,基础,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基础!

    回想起白天的实战训练,水馨当时只能凭着本能行动,现在却可以总结经验。

    将战斗托付给身体的战斗本能……但在面对更强大的对手的时候,所谓的战斗本能也仅仅是生存本能而已,可不是什么猎杀本能!

    想要以伤换伤,还是要自己思考、观察。

    而且,就算仅仅是闪躲……当她意识放空的情况下,生存本能确实会起作用。可现在一回想,她就立刻发现了,自己为此做出了很多不必要的、多余的规避!

    这不是本能出了问题,也不只是意识和反应脱节的原因。更多的还是因为基础不够!

    基础不够,下盘不稳,所以很多时候,明明只要闪开一厘米就好,身体的惯性却无法阻止的闪躲更多。平衡、韧性,或者说“敏捷”无法发挥到极致。而若是还想着反击,情况就会更糟!

    所以说……

    水馨支住了自己的下巴,再次无奈叹息——所以说,好不容易上半辈子基础毕业了,这辈子又要重新来过么?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