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我肯定已经走到了潮流的顶端!

    这当然是因为,她身上的那身“黑色制服”已经变成了深受后现代新人类喜爱的洞洞装。

    尽管这衣服的材质也不同寻常,有一定的自我修复能力,可是无奈,被戳破的次数太多太快,根本来不及自我修复。

    就连林枫言,在注意到水馨的左半身已经有了走光的倾向之后,都改变了攻击方向。

    看来,哪怕是单纯的少年,也是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做的。

    于是,在大约来回了二三十次以后,林枫言“定点训练”的剑尖不客气的转向了水馨左臂和腰腹的位置。再之后,转到了下三路……

    “这个林枫言,下手也太狠了吧?”木妍在确认了水馨的情况以后,飞快走过来,一脸骇然。

    这一次,她的身边不只跟着木昀了。

    前一天晚上,跟着木妍来围观了的另一个小姑娘竹箐和之前才认识的木薰也跟了过来,另外几个水馨不认得的女孩子也是,占了木组女孩子的大半——包括她在内,总共也只有十五个而已。

    她们几乎瞬间将水馨围住,一个个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木组的女孩们并不娇贵,她们身上,少的也有两三个伤口,多的十几个伤口的都有。可她们依然对着水馨惊叹,可见水馨的情况惨到了什么程度。

    “可是,那是因为林枫言进组织以前……”娇小玲珑的竹菁小声的说。偏她又不肯说完,转而惊叹道,“水馨你也很厉害呢。之前都没想到,居然这样……如果是我,肯定和教官要求换人了。”

    旁边的不少姑娘们都点头。

    不过罪魁祸首已经去了浴室,大概就算是听到谴责,也会无动于衷吧。倒是这些女孩子,此时看水馨的眼神,已经和善不少,甚至有几个的脸上都带了几分佩服之色。就连之前那个鄙视、挑刺的木昀,在水馨的洞洞装面前都沉默了。

    这些神情太明显,以至于水馨在心中哀叹——这未免纯良得过头了啊!不是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吗?江湖在哪里啊?

    木妍也担心道,“水馨,要求换人没关系的。只要你认真练习就行了。”

    “……我一点基础都没有。”水馨不知道是不是该解释的说,“是林枫言的话,我应该能尽快提升。”

    木昀听见,这才冷哼了一声,“有这样的自知之明是好事。”

    木薰则朝水馨点了点头,“看来你还是知道要为了树神的恩赐努力的。”

    水馨的脸差点儿就扭曲了。

    虽说早就知道,大家都是在洗脑教育下长大的,前身就有“为树神奉献一切”的信念。可到底年纪还小,又单纯。信念没有经过考验,哪称得上真正的坚定虔诚?

    原身不就在树神赐福的恐怖痛苦里放弃了?

    如今的她可没什么信仰。而且像是木妍木昀竹箐这几个,也不怎么把树神挂在嘴上。

    可这个木薰的神情,她也是熟悉的。

    这分明是狂信徒的态度!

    亏得她早就决定了要做个三无少女,好歹没太露出情绪来,居然还克制住自己,点了点头!

    ——果然有压力才能发挥潜能啊!

    这一天接下来的事情,倒是无可叙记。

    大概因为组织一点儿也没有丰富木组训练生生活的想法?

    女性浴室也只是让水馨进一步见识了这个世界阵法的完善——一个生水阵,两个涤尘阵,都是低级阵法,靠下品灵石驱动,不过已经足以满足洗浴的需要。

    这些东西,应该也出自传言中的“道修”或者“玄修”之手。

    水馨身上数十个伤口,有的已经愈合,有的还没有。所以自然没有进入刻画了生水阵和涤尘阵的浴池,只是拿着浴室里属于姑娘们的唯一一样日常生活用品——一块布巾——沾水擦了擦身子,结果还被木昀嘲笑了。

    其实,涤尘阵已经足以完成清洁工作。只要走进去就行了。当然,在伤口没愈合的情况下,涤尘阵会让人额外损失一点血液。

    可作为一个换血期的剑修,只要辟谷丹跟得上,失点血似乎也没什么坏处。

    水馨依然没有反驳木昀,可想想前身都能“享受”的柳枝青盐、棉褥盆碗、华服钗环……等等之类的东西,还真是倍觉心酸!

    这会儿她身上那么多血洞洞,可连伤药都没人给她一份……

    从浴室里出来,水馨数了数自己剩下的辟谷丹,就跟着其他木组训练生一起上起了“文化课”。

    这堂课内,每个人都领到了一本《炼魂诀》的剑修修炼功法。

    但就和之前教官所说,这东西对他们来说暂时没有用处。

    兵魂修士真正的自主修炼,由“感应兵魂”起。

    换血洗髓之后,全身经络、骨骼一应贯通,脏腑恍若一体,自成循环。这时候他们才可能感应到兵魂在体内玄而又玄的存在状态,借兵魂控制意识,自行引导煞气修炼。

    也从这个时候起,灵气等能量对剑修来说最多有疗伤的作用,再无法辅助修炼了。煞气则可以留存体内,照修行功法转化。

    如剑修,就是转化剑元,最终在识海内铸就“锻剑台”,引入本命之剑,进入引剑期。

    现在的木组训练生们,就叶平舒一个天生的七品兵魂达到了大贯通层,但还没彻底达成身体与意识的协调,就别说感应兵魂了——这是《炼魂诀》的第一步!

    但反过来说,兵魂的好处其实也挺大的。

    它是修行五道里唯一会自主修炼的修仙资质!

    只要有兵魂,又碰上了煞气,兵魂就会自动引煞气入体,淬炼身体。

    且兵魂淬体,哪怕是低品兵魂,也必然细致入微,是任何其他的锻体功法都比不上的。这也造就了兵魂修士远远强于其他修士的体魄。

    而且现在,至少对空有资质尚无实力的水馨来说,这让她至少不用为修行功法发愁。换成其他资质,她要迎头赶上的东西,可就不只是战斗经验了……

    也于是,水馨在课堂上颇为悠闲,甚至颇有余裕的怀疑——

    之所以还要上这么一堂课,纯粹是因为木组之前的文化教育太差,这《炼魂诀》里有好些生僻的字,很多木组训练生都压根儿不认得,就更别说理解了!

    而且她注意到,除了她之外,还有两个人一个问题都没问——一个是叶平舒,当然他是他父母养大的,估摸着早脱离文盲的境界了;另一个是林枫言……也许他进组织之前已经启蒙了,不过水馨还是觉得,这面瘫孩子一定是在等别人替他问!

    ——不管怎么说,这两人的气质为何会与其他单纯的训练生不同,水馨也算是有了答案。

    这堂课又上了一个时辰。

    然后,一天训练下来的疲劳,让训练生们也无暇他顾,各回各屋。而且这次,大家都老老实实的沿着螺旋山道走了回去。

    ——水馨总算明白那山道有什么作用了。

    回到属于自己的那间石室,水馨把门一关,在石门的下凹处按上了唯一的一颗下品灵石,立时,淡淡的光华从灵石中溢出,沿着石门和山壁上的纹路流淌,很快就连成了一个颇有些复杂的纹路。

    随即光华消失,石室的门看来也就和山壁连成了一体。

    无人时只能虚掩大门的石室立刻就成了小小的隔离空间。

    石室顶部的八角宫灯自顾自的闪烁着乳白的灯光,成为了石室内唯一的光源。

    水馨看着隔绝阵起效,松了一口气,重重的倒到了冷硬的石床上——反正受伤的位置全在前面!

    这会儿想想,水馨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大概是因为训练中分神只会受更多伤的缘故?还是之前的树神赐福实在是太痛?

    前身都可能痛死了。

    总之,她现在对这些伤口都麻木了。何况比起训练时,这会儿都已经好得差不多。

    生命力强化,到底不是说着玩儿的。

    要是能就这么睡过去就好了啊!

    水馨感慨一声,到底还是重新坐了起来。而她的手中,始终握着领到的剑。

    按照组织的教育,这会儿她应该在睡觉之前进行“晚祷”,就好像前生里佛教基督教的晚课。但水馨当然不会有这个心思。而且那个晚祷的祷词,还让她心中颇为疑虑呢。

    加上引入她前生所知的某些理论知识,有些疑虑之处反而颇好解释,思量前后,她还是将这些事放到了一边。

    现在,实力更重要!

    尽管这会儿想想,水馨还是哭笑不得——天知道,从前生到前身,林欣和水馨,可都没有过仗剑江湖之类的念头。

    女孩子嘛,对于浴血狼狈的战斗的模样总是有些不喜欢的,至少她是这样。

    她看电影电视,也知道异能者的命运,但偶尔想起战斗的事情来,就是那时候她生得不够漂亮,也照样想着自己能打得漂亮。

    轻盈、敏捷,要是能远远的杀敌致胜就更好了。

    如武器,刀枪剑戟都打眼得很,琴啊箫啊的多好?至不济,暗器啊花草啊也行的。

    可惜,梦想美好,现实残酷。

    现在她没得选择,那就必须得让自己喜欢上剑修这个职业不可。

    学会近身搏杀,学会一往无前!

    这也是水馨知道的,自己目前唯一的优势——她不但没有训练经验,也没有了少年单纯的坚定,杂念太多。但她感受到的危机感和压力,应该远远超过其他木组训练生!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