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态度对得起你的长相么!?

    水馨恶狠狠的想着,再次举起了剑。那或者只是下意识的抱怨,因为她根本就无暇分神。

    光看长相的话,林枫言完全走的就是花样美少年的路线,轮廓精致无比。而他的气质,也避免了雌雄难辨的尴尬。放在水馨的前世,出于异性相吸的道理,对这种类型也还是挺有好感的。

    但现在么……

    理所当然,不是受虐狂的水馨对一个短时间内,用剑尖在自己身上戳了五个血洞的人能有什么好感?哪怕他长得再好看都一样!

    也哪怕,她知道他算是手下留情——

    五个伤口全在左半身,却又都伤口不深、远离心脏,没伤到大动脉,也不影响执剑的右手……

    水馨依然理所当然的牙痒痒的!

    但这样的被虐,水馨也绝非没有收获。

    正如叶平舒所说,身体比脑袋更容易接受教训!

    连续受伤,林枫言又完全不给她休息、思考、领悟的机会,于是,如果不是有绝顶的头脑,根本就不可能总结出什么经验教训来。

    而兵魂显然没有增强她的逻辑思维能力,哪怕是在战斗的间隙里,水馨也根本无暇多想。甚至她很快就发现,当她想要思考对策的时候,还只会因为分神而导致反应速度下降!

    所以,她明智的放空了脑袋,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林枫言的身上,完全不再多想什么。

    然后,兵魂带来的悟性,或者说强大的身体本能开始发挥作用。

    战斗意识和身体反应之间的间隔变得越来越短,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灵活、越来越听指挥。当然不可能一下子悟出成章的剑法,仅仅是被动应对,但第四次交手,她成功的撩开了林枫言的一剑;第五次交手,她成功的躲开了三剑。

    虽说最后依然以受伤收场……

    “你们两个暂停一下。”

    就在林枫言第六次有条不紊的举起了剑的时候——从第二次起,他就已经不再开口提醒了——教官走到他们身边,喊了一声。

    林枫言看他一眼,没做任何反应的又收起了剑。

    水馨苦中作乐的想——也不知道他一天能说几句话?这才叫做真·面瘫吧?

    但这个少年身上的气质凛然,即使是面瘫,也不会给人木然、呆板、无神之类的感觉。水馨连续被戳了几剑,连要求休息都不敢,除了纯心逼迫自己之外,也就是因为对手的气场了。

    “倒是没有想到。”教官的目光在水馨左半边的身体上打了个转,若有所思,“这么快就能看出强化特质来了。生命力强化,倒不愧是八品兵魂的特质。”

    水馨有点发懵,也低头看了一下。这一看,她就有些小小的惊叹——耶?好得比前世还快也!这是要往不死小强进一步进化的意思吗?

    前生的时候,内敛型精神力的特质就善于疗伤。前生觉醒两年,对此已经习惯。

    加上经过了树神赐福时那种直入骨髓、发自灵魂的痛苦之后,她对疼痛的忍耐力似乎有了相当提高,以至于之前都没太顾得上这些伤口。在发现止血很快之后,就没太关注了。

    但是,距离被戳出第一个血洞……估摸着顶天也才过了五分钟左右。这第一个伤口却是已经痊愈了。新长出来的肌肤看来毫无违和感。

    最后被戳出来的那一个血洞,也有了明显的愈合迹象!

    由于完全没放心思在上面,所以可以说,这种愈合速度,比前世的她还要快上不少。

    这是……

    “生命力强化?”

    “不错。兵魂是什么?是神魂的本源!能用神魂本源修炼,剑修的条件得天独厚,却也最为无奈——所有的修仙资质里,兵魂最不可控!而且,这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神魂本源,所以就算是品级完全相同的兵魂,也会有独有的特质,所有兵魂的修炼最终都要走上只属于自己的路。而在身体的强化上,更是从一开始就会由不同的兵魂导向不同的强化方向,越是高品的兵魂,在强化时就会出现越是特殊的偏重。”

    教官显然也是很能长篇大论的,不过他的语气还是很平淡,简直就像是在念报告。

    他指了指水馨身上的伤口,“很明显,你的强化偏重方向是生命力。”

    不是自愈力而是生命力?

    水馨稍稍疑惑了半晌,还是很快就明白过来——“强壮”和“健康”就不是一码事,“生命力强”和“自愈力强”当然也不是一码事。而且对于淬体期的剑修来说,大概自愈力是有其极限的。

    “……所以伤好得快?”

    “不错。”教官平静的说,“生命力强化,就是说你的伤能好得比其他人快,能承受的伤势比其他人重。只要不被杀、不受不可挽回的伤害,多半寿元也会比其他修士要长。这算是相当强大而且稀少的强化方向,只有上品兵魂才有可能出现。另外,生命力强化,就代表和同级剑修相比,你的意志、力量、速度、韧性这些地方不会有突出的优势……你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吧?作为剑修,找到自己的强化方向、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强化优势,是必须要学会的东西。”

    果然!

    水馨在心底哀嚎起来——这果然是要往不死小强进化的意思吗?这是要我以伤换伤吗?教官你只是看不惯我之前躲来躲去的模样吧!?

    但是……

    水馨无法掩饰的愁眉苦脸,有点儿不知所措——就算是打算那么做,又如何把基础训练的成果融合到实战中?完全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教育好不好!光凭战斗本能,得被戳多少个洞才够啊?

    幸好,教官也没无情到那种地步。看到水馨的表情,他点点头,接着说了下去,“看来你已经明白了。那么,也该告诉你了,剑法的根本,剑道的真意。”

    水馨立马提起了精神。

    虽然不敢太抱指望,但这样的教导能有一点作用也是好的!

    只是……

    剑法的根本,剑道的真意?

    前世也没人教这种东西……

    “你们的剑术,都该自己领悟。但我们也不能看着你们走太多弯路,甚至走上歧途。”教官如此说道。

    说着,他也拔出了腰间佩戴的长剑。

    教官的佩剑倒是有所不同。略短些,也略宽略厚。剑首护手也更为精致复杂。但水馨很快就没注意这个了。

    “兵魂主战,其实适合所有武修,并非只能成为剑修。但为什么兵魂的拥有者几乎都是剑修?因为剑,最能体现兵魂的本源。这种本源,又只体现在一个动作上--”

    教官举起了手中的剑。哪怕他的身前没有对手,当他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却似乎依然把所有的精神都凝注在了剑尖上,这让他整个人都变成了一柄凌厉无匹的剑!

    水馨瞪大了眼。

    在同时,她也想起来,林枫言的剑也有类似的凌厉感,但那种凌厉感给人的感觉……更单纯?更淡薄?她说不清。

    非要比较的话……

    教官的剑,带着沉重的压迫感,而林枫言的剑,带着难言的穿透感。

    水馨没能多做比较,压迫感沉重的剑,已经在教官的手中缓缓刺出。

    “想要变强,剑修唯一的路,就是不断战斗,撕破一切敌人、障碍。剑,只有剑,剑魂和兵魂是最一致的!不是砸,不是砍,不是扫,不是削,只是将力量凝聚一点,不断向前!”

    “所以才能一剑破万法,一剑荡天下!”

    气势十足的言语,配上凌厉而流畅的剑法,让水馨不由得为之震撼。震撼得几乎失去了思考。

    就纯粹的剑术而言,哪怕是她也能看得出来……或者是教官本来就要她看出来,在教官的手里,手中长剑的所有招式,都是为了下一次的刺击在做准备!

    而在同时,教官的剑法中,还蕴含了某些难言的东西。那是一种气势,但或者切实的增强了剑法的威力。

    按照教官的说法……

    或者是所谓的“剑意”?

    可惜,教官没有演练太久。他很快就收起了剑,语气骤然转为平淡,“当然,那种境界,别说距离你们很遥远,距离我也相当遥远。但是,往现实一点说,也是一样。”

    教官指指站在水馨前方的林枫言。

    “假设这是一只妖魔,他们的‘核’必然位于额头、胸口、脖子中的一处,多半是在胸口。”

    被教官这么比喻了,林枫言依然平静,站立的姿态也依然挺拔,一动不动,没有半点闪躲。

    水馨却有点发寒。

    “我问你,”教官冷酷的说,“想要以最省力的动作,最快的速度将他杀死,哪个动作最简单?”

    ……

    “刺。”

    水馨的实战经验确实悲剧,但她也能轻而易举的得到这个结论。

    和劈、砍相比,刺击的动作幅度相对最小,自然也就最省力。而且,到达目的地的距离也是最短,在敌人身体内遇到的阻力,也多半最小!

    也许不会有劈、砍这一类攻击造成的大出血效果或者说视觉效果,但只要能精准刺中要害,无疑更为致命!

    “没错,这答案很简单,不是吗?基础剑术的动作有那么多,但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下一次的致命刺击!现在,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

    这一次,教官把话说得更明白了,水馨相当做没理解都不可能。

    ——好吧,别无选择不是吗?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