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开又扯出来的新东西之外,叶平舒还是说得挺清楚的。

    对于这种机制,水馨并不觉得陌生。而其他的训练生……看来对此还真不在意!虽然不像是没听明白的样子,但水馨觉得,这些人只怕也并没有尝过丹药、灵石不足之类的苦楚,又将与妖魔的战斗视作天经地义,是以听过就算。

    水馨可没法这么简单的看待!

    妖魔的致命弱点是“核”,这一点就让她挺在意的了。

    ——地球的暗世界,妖怪和原生魔,还有吸血鬼,他们共通的、唯一的致命弱点,可也就是“核”啊!这又是一个见鬼的共通点!

    当然啦,在地球上,妖魔鬼怪和异能者都是生活在地球上的,属于地球的暗面。可不是从另外的空间入侵的。

    水馨不由得有些走神了。毕竟在她前生最后的两年时间里,可都在学习如何对抗妖魔鬼怪……好吧,她那时候更关心的是如何隐瞒身份。

    可在她旁边,其他的木组训练生们固然不在乎功勋的问题,却在乎别的问题。

    木昀想了一想,就有些不高兴,“什么我们不关心,是因为她吧?”

    她一指水馨。

    水馨忙回神。

    叶平舒却不以为意,居然坦然承认,“第一她和我一样是‘后来加入’的。第二,总共就六个高品兵魂,她只要不死,以后肯定是我队友。帮帮忙是应该的吧?”

    木昀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第三她长得漂亮,是吧?”

    木妍叹了口气。

    本来还好的。可为什么呢?水馨不过是说她要姓林,木昀的警惕心就起来了……这两年,木妍觉得自己是越来越闹不明白木昀啊、竹菁啊,还有别的几个女孩子的想法了。

    幸好……

    木妍往边上看看,水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的表情是明显的困惑。显然她对木昀的说法不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好吧。”叶平舒完全不怕木昀的冷言冷语,再次笑得眉眼弯弯,酒窝都深了几分,“看着顺眼心情也会好啊。何况还是要长期看着的。”

    水馨总算反应过来了。

    现在想想,虽然她已经没法通过记忆记起自己的具体容貌了--原身留下的记忆并不足以凭空在脑海里构建一个丰满的三维影像--但也还是能肯定一点的,“水馨”应该是个美人胚子。

    或者不如说,水组里面,除非才艺卓异的,那必然都是美人胚子。她这个年龄的,多半都慢慢长开了。

    只是在水组,大家的差距不大,一起训练的机会又不多,也就少有这方面的比较。

    而她的前生,实在是相貌平平。既不曾因美貌而遭人觊觎,也不曾因丑陋或缺陷被人讥嘲。她偶尔也会对那些大美女产生那么一丁半点的羡慕,但整体来说,胸无大志的她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挺满意的。

    加上如今环境特殊,她又确认了身上没什么瑕疵,在木昀提醒前,她就没在意过“长什么样”。

    但现在看来,欣赏美丽的东西,评估同性与异性的外表,这大概也是一种本能?

    虽说她并不认为,这个叶平舒有那么简单。

    但叶平舒说到那个地步,就是木昀也不好再说。何况她喜欢的又不是叶平舒。干脆再次冷笑一声,转身走人。

    木妍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再次道,“去休息吧。另外,等下实战训练的时候,记得……只要不要发慌就行了。跟着感觉走。兵魂的等级,一般来说也就说明了对战斗的悟性。你既然是八品兵魂,肯定是不会差的。”

    实战训练,跟着……感觉走?

    水馨几乎目瞪口呆。

    木妍有些欲言又止,“至于叶平舒刚才说的……”

    “学林枫言,难道不是最好的办法吗?”叶平舒挑眉。

    “学林枫言?”木融纠结着,但依然有些好奇的接口。

    “当初不还是你向我我介绍的?”叶平舒继续笑,“林枫言也是六岁才到组织的吧?亲眼见到父母被残杀,实战练习简直拼命。但那时候他的兵魂只有三品,现在却是唯一的九品,已经完全不同了。”

    顿了顿,他的笑意完全收敛了,换做了意味深长的语气,“林水馨,你的战斗本能,已经仅在林枫言之下。然后,身体比脑袋更容易吸取教训。”

    水馨这次听懂了,但她很想垂死挣扎。

    ——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说果然没有什么现成的剑法可以学吗!?

    不详的预感果然成真。

    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过去,教官重新将养精蓄锐的训练生们喊了起来。环顾了一圈后,他非常清楚的道,“兵魂的特殊,你们从小听到大——兵魂的品级,决定悟性的高低!而剑,是天才的兵器!得到赐福之前,除了叶平舒,你们最高的也只有兵魂四品。但现在,一个九品,一个八品,四个七品,其他人全部达到六品!基础训练时看不出什么,现在,你们就在实战训练里,好好体会一下这种变化,尽快掌握属于你们自己的剑法——顺带说一句,你们以往的同期,如今都已经在战场上学习合适的剑法,等你们重见之时,不妨看看哪边更先领悟剑意!”

    九十八个训练生,至少有九十个哗然应是。

    而剩下没吭声的那几个里,却唯有一个水馨,觉得眼前一片黑暗,难得的在肚子里爆了粗口——

    oo你个xx的,居然真的什么剑法都不教?难道兵魂的悟性已经强大到足以胜过前人千百年的积累了?虽然我以前看小说的时候是总吐槽今不如古,一天到晚只会为前人遗物争抢,但也不用这么报应我吧??

    可惜,教官显然没听见水馨的腹诽。

    他已经非常自若的点兵点将了——一对对训练生被喊了名字,捉对练习。

    等到水馨彻底反应过来,已经只剩下十个人了。

    十个人,捉对练习,就意味着不会有轮空。

    水馨不得不注意到,撇开叶平舒,剩下至少有四个人的目光都钉在她的身上--包括那个美少年林枫言,也包括之前才知道名字的木融,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一少年一少女。

    少年长相端正但略老成,少女则有着经典的柳眉杏目,精致柔美。

    两人的神情却都很严肃。

    尤其是那不认识的少女,看来可比现在的水馨还要更接近于“无口无面”。

    然后……那绝不是什么爱慕、欣赏之类的眼神。

    只差就明白的在眼睛里写明了“我不会轮到她吧?”这样的质疑。哪怕水馨自认自己不擅长观颜察色,对这种太过明显的情绪也没法误解!

    --啊,我为什么没觉得自尊心受挫?

    水馨质疑起来。

    不过她也明白了,加上这四个,大概他们六人,就是那六个上品兵魂了——木妍说过的,七品到九品被称为上品。

    果然,很快就只剩了他们六个。

    且不说这六人自个儿是什么想法,教官却完全没有停顿,“木薰,木融。”

    长相柔美但表情严肃的女孩子和阳光少年木融出列。木融显然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

    “叶平舒,杨添。”

    叶平舒这才转头看了水馨一眼,微微一笑。

    有点儿少年老成的国字脸少年--现在知道他叫杨添了--则走到叶平舒的面前,握剑抱拳,以同样稍显老成的声音道,“请!”

    于是……

    水馨看了看仅剩的林枫言,再次有些心虚。

    林枫言这会儿却没看他了。

    “她水平太差。”没半点掩饰自己孤傲性情的林枫言似乎也很不满这样的决定,终于第一次开了口,对教官抗议。声音和表情一起掉着冰渣子。

    教官无视,“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林枫言。你以为之前的几年,你练出了什么?现在的你,也只是废物而已!不过,九品兵魂确实让你有了脱颖而出的可能。那你就记住,从长远来看,她才是最有可能跟上你脚步的人。”

    顿了顿,教官冷酷的笑了,“不过,现在的她和你,哪怕都是废物,也是有差距的废物。你不满意,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所以,只要不下死手导致伤残,你可以放手锻炼她,将她兵魂品级代表的潜力逼出来!

    水馨顿时不心虚了,她心里发寒。

    教官应该说和叶平舒的建议是一致的。

    可是……她能反对吗?

    水馨到底一声不吭的看着林枫言站到了她面前,自己也拔出了剑。

    可是,她甚至不知道该摆什么姿势。

    倒不是她有意隐藏,而是真没学过剑法。

    前生的她可还不能收取兵器,根本就不可能在身上带显眼的兵器。何况她原本一直觉得剑不适合自己……

    她只能凭着本能双手握剑,竖在胸前。心中十分的忐忑不安,连之前最喜欢的腹诽都忘了个干干净净。

    可惜,无知完全不能给她带来好运。

    林枫言的剑都没有握在手上,但教官一声“开始”的话音一落,在水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就是寒光一闪,电光火石!

    水馨瞪大了眼。

    她清楚的看见了剑的轨迹,并且直觉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闪躲。可这一剑来得实在太快,而她的实战经验又实在不足。身体的反应速度,根本就跟不上下意识的判断!

    她的身体,向右做出了规避。但这样的速度,却似乎和乌龟一样蹒跚。相比之下,那柄才到林枫言手上半天的长剑却真如电光一般,如影随形。

    剑尖划过,依然直刺,这第一剑,就刺中了她的左肩。

    鲜血飞溅!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