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似乎完全没想到木组里还有个才知道了一点点东西的新人,等包括水馨在内的九十八个训练生都聚集到了自己面前后,就简单开口,“现在,你们改了训练场。但你们应该也知道了,最多一个月的适应期。训练内容基本没变,上午基础训练,下午对战训练,晚上你们会学一套煞气锻炼法,不过你们也该明白,在感应到兵魂之前,那种锻炼法几乎没有任何用处……叶平舒,你能感应到兵魂了吗?”

    最后,教官倒是点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显然这叫叶平舒的少年,如今的淬体境界超出旁人。

    叶平舒撇撇嘴,神情不怎么恭敬的答道,“我的大贯通境界也是被强行提升的,教官。”

    教官也就不再多问,颔首道,“好了,各自找地方基础练习!”

    这时候他才喊了水馨,“水组转来的那个,你连基础也没有。但我要说的是,你的准备时间,不会比其他人更长!出来和我学基础,但你也只有一个上午的时间来掌握这些!”

    这样对待一个天才……

    如果确实是天才的话……

    水馨再次觉得在这个组织,整个剑修群体都处境堪忧。但这大概确实是比穿越的事情暴露要好?水馨对此也还真是忐忑的。

    一个连修仙资质都能改造的世界,甚至可能是一个连灵魂都能直接改造的世界……

    一个身体里的芯子换了,难道会无人能够认出?

    幸好,就算是能认出来,应该也是修行灵气的道修和玄修吧。

    水馨按下忐忑,面瘫着走出了队列。

    教官甚至似乎没有管她什么表情,随意的看了她两眼,果然就开始教导起来。

    但是,惊讶接踵而来!

    教官向水馨演示的东西,与其说是基础剑术,还不如说是基础剑术动作。

    劈、砍、崩、撩、格、截、刺、搅、挂、压……一下又一下,在更换动作前必然收势,完全没有贯连的现象,就别说“剑法”了。

    虽然这些基础动作,教官显然也是做了千次万次,熟极而流,即使是简单的动作,看来竟也有几分协调的美感。但是……

    --就练这种东西真的没关系吗?就算是没有“剑法树”这种东西,让人一步步的点技能点,可最多一个月就要上战场了好不好!

    水馨实在是没能忍住,再次在心底疯狂吐槽起来。

    可惜,这不能改变教官的做法。教官演示了一遍、解说了一下各个动作的要点之后,就指着她,让她自己练习了。

    而且,水馨的眼角余光注意到,即使是一早就在木组的其他训练生,此刻也一样是在做这样枯燥、单调的剑术动作训练!

    出剑,收剑;出剑,收剑;出剑……如此循环反复。

    她也不是不知道基础训练的重要性,但联想到木组将要面临的东西,却还是莫名的心中一沉。且以她身为穿越女的心思,如果不能选择兵器,自然是希望,能练习实用的剑法。

    ——不过好吧,至少,“水馨”是个彻彻底底的新人,不是吗?

    水馨当然知道基础训练的重要。何况,就算免不了走捷径的心思,在所有训练生都老老实实打基础的情况下,她也没那个特立独行的勇气。

    腹诽过后,水馨也就挑了个位置,认认真真的练习起来。

    并没有人多关注她。

    劈、砍、崩、撩、格、截、刺、搅、挂、压……

    似乎这具身体本来就适合练剑,不过是短短的练习,她也就练得有模有样。何况教官也没来纠正她的姿势,似乎只要她愿意,什么角度,什么姿势都可以。

    只是没过多久,她就开始觉得手上的剑越来越重,右臂开始酸软疲劳,极限感一阵一阵的涌来,身上也开始冒汗。

    可是,她依然能感觉到,周围的训练生,没有一个停手休息。

    最基础的东西,一干至少训练了好几年的少年少女都不敢懈怠,难道她能这么做?

    除了咬牙坚持,她也别无选择!

    也亏得她到底也不是忍不得苦的人,久而久之,极限感过去,竟也慢慢觉得适应起来。想来到底是如今的身体强度不比前世的关系。

    再然后,她慢慢的也就没有多想了。只是跟着身体的感觉,一式一式的训练。

    等到教官喊停的时候,她都有点儿茫然。

    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腹诽——这见鬼的地底下全靠这些一成不变的照明珠照明,你用什么分辨上下午的!?

    不管教官是凭什么确认时间的,唯一能让水馨感觉到中午时间到了的,是肚子里的饥肠辘辘。可这个地下世界里,显然没有餐厅这种东西。补给处目前也没有开张。就连那两个灵仆,都在推走了剑架之后,再没有出现了。

    所有的训练生在稍事休息了一下以后,都做了同样的事--自然而然的从黑色制服腰带上的内袋里捞出了一个瓶子,然后倒药丸进嘴!

    那可真是熟极而流……

    水馨却真心不大能适应。

    不说前生了,这身子的“前身”,既然是被当做扬州瘦马一流来训练的,厨艺自然必不可少,品尝美味,也是训练项目的一种。

    不求精通,但好歹要达到能唬唬外人的程度。

    辟谷丹什么的,还带点儿苦味,一口吞下去,苦味都能在喉咙那里留恋半晌,水馨哪能乐意吃啊?

    但水馨小小的环顾一圈,不得不表示,就算是有山珍海味摆在自己面前,也是不敢吃的。

    ——这里是在拍电视剧吗?连个最简陋的厕所都没有是要闹哪样?而且照理说,比起食物,人类不是更需要水吗?这辟谷丹又不是夹心酒巧克力,整个都是固体,怎么补充水分的?

    心里叹了口气,水馨还是拿出一颗辟谷丹,也吞了下去。

    这会儿,木妍也又走到了她的身边,“有一个时辰的休息呢。到一边坐着去的好。你还是第一天训练,就要和我们一样,就更要恢复体力了。”

    旁边跟着木妍的木昀继续嗤笑着嘲讽,“得了吧,休息好了又怎么样?现在她打得过谁?”

    木妍皱眉,“木昀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训练的目的,又不是为了打败其他人。”

    木昀瞪圆了眼,一时噎住,皱眉过了半晌才道,“但是那个,要是和她分到一起的话,谁都会被拖慢进度的吧?”

    一个少年站在木昀身后,听见这话,立刻露出了便秘一般的表情。

    叶平舒也又凑过来,笑道,“告诉你一件事,林水馨。对我们剑修来说,丹药不能用来提升修为,但至少能用来疗伤。辟谷丹是种挺万能的丹药,至少在淬体这个阶段,用来加快皮肉伤的愈合,还是挺有用的。”

    站在木昀背后的少年闻言就“哈哈”笑起来。

    这少年长得十分阳光,就算脸上一样是不见天日的苍白,也依然显得英气勃勃。以至于一看见他,水馨就毫不犹豫的将一度贴在叶平舒身上的“阳光少年”四字扯下来,贴到了他的身上。

    可他这么一笑,顿时将水馨因为以貌取人得来的好感全部抹消掉了。

    居然还是叶平舒仗义执言,“木融你笑什么?难道你实战训练就不会受伤?”

    那少年的笑容僵在脸上。

    “现在大家都控制不好,比以前更难留手。”叶平舒实事求是的说,“而且现在不拼命,以后就麻烦了。等到培训期一过,一上战场,就算是辟谷丹,也得要功勋来换了。”

    “功勋?”水馨立马忘了对自己的“无口”要求,脱口问道。

    幸运或者不幸的是,这显然不是她一个人的疑惑。

    木妍、木昀、乃至于那个水馨刚认识的木融都异口同声,“功勋?”

    甚至,水馨还察觉到,那些已经跑到一边坐下休息的训练生们,都有不少人把目光转了过来。

    “你们果然不知道。”叶平舒很成人化的叹了口气,“我也才来一年多,还以为以前也许教过。但看来没有。”

    “一年多?”水馨忍不住再问。

    不是从小被洗脑的吗?

    “他的父母都是以往的木组剑修。”木妍解说道,“所以他一出生就是七品兵魂,只是兵魂等级无法再提升。而且由父母抚养,之后才到木组来的。”

    木昀有些不满的看了叶平舒一眼,接口道,“所以他知道得比我们多得多,就是神神秘秘的。”

    叶平舒不以为意,“有什么好说的,教官迟早会说。我看你们也不关心啊——简单来说,训练的时候,一切东西都是组织供应的。但上了战场也就意味着应该开始回报树神了。从那时候开始,不管是丹药、灵石,或者别的什么东西,都要用功勋来换。到时候组织会发一个功勋牌,是和我们的本命魂牌有联系的,也是法器。”

    听到“本命魂牌”四字,水馨的心中狠狠一跳。

    但她到底不是那等天真直率的人,又正在后悔之前多言的时候,忍住了没有开口问——显然,这东西其他木组训练生是知道的。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