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剑修,可木组的一群训练生们黑衣黑靴,无人佩剑。之前木妍将她的份例交给水馨,甚至都包括发带这种东西,却也没有剑。

    但这会儿,这个问题不需要问了。

    听见那异常的声响,就是身负职责的木妍都完全忘了那些事,何况是别人。

    但她还是没忍住问了句,“木妍,你们以前没有剑?”

    木妍笑道,“那怎么可能,只是以前的剑没有魂引而已。现在我们经过了树神赐福,兵魂品级提升,这次要领的剑,可就是有魂引的剑了。”

    她人虽然大方沉稳,这会儿却也是遮掩不住的欢喜。虽也答了水馨的话,却难得的有几分敷衍。

    她甚至没注意到,听到“魂引”这两个字,让本来立志要做个面瘫脸的水馨脸上出现了明显的惊诧之色!

    “全都有魂引?”水馨连声音都变调了——九十八个训练生啊!

    这一刻,她完全忘了自己的三无目标,更忘了,原本的水馨,应该压根儿就没听过“魂引”这个词!

    站得不远的叶平舒立刻就把目光扫向了她,左眉挑起,表情也有些莫测。

    但木妍没有注意。

    而水馨到底也不愧是做过心理建设的,很快就把表情又给恢复了回去。只是,有时候她真忍不住腹诽——有时候真的觉得,她要是个平常的穿越女就好了。无知是福啊!

    偏她穿越之前那叫一个不上不下,是一个刚走出庇护所的异能者,生活在暗世界的实力正在节节攀高的时代。实战能力几乎没有(定位是后勤),理论知识却知道不少。

    搞得一朝穿越,看这个眼熟,看那个疑惑,被这个纳闷,被那个惊吓……

    这个“魂引”尤其厉害。

    偏偏这诺大的洞穴连片苔藓都没有,连前世的“植物沟通”超感知还在不在都没法知道……

    才一天她就觉得,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这会儿哪怕已经得到了一点心理铺垫,等水馨看见两个黑斗篷推了一个大型的剑架出来,剑架上插了九十八柄几乎一模一样的剑之后,眼珠子还是发直!

    ——量产的!流水线!居然还有魂引!丫丫的谁来告诉她这是个什么见鬼的修仙界!?

    而能让她眼睛发直的事儿,显然还不止一件。

    水馨被木妍拉着,排进了领剑的大队伍,她的视线好不容易从剑架上移开,转到那后来的三个人身上,就又是一愣。

    其中那个和他们一样一身黑的中年人倒没有太大的异常。他应该就是木组的教官,五官平凡,只是皮肤很好——可这放在木组当然不算任何优点——表情严肃,看不出什么情绪。但又不是面瘫,似乎只是深沉。

    唯一让水馨在意的地方只是——教官是个寸头!

    放在她的前生当然不稀奇,但放在一个类似于华夏古代的修仙界,就略有些稀奇了。他们这些小剑修,压根儿就还没有御剑千里的本事,全靠近身肉搏的。即使如此,木组训练生们也一个个都留着长发,且有类似于“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损伤”这一类的言论……

    但这也不过是让人多一点疑虑而已。

    那两个黑斗篷可就不止是一点点异常了。

    穿着连帽的黑斗篷,帽子几乎遮住了整张脸,低下头去,完全看不到脸。

    这本来没什么,但在水馨的感应里,却是非常奇怪!不但听不见他们的心跳,甚至还没法感应到生机。如果说里面藏着的是个骷髅,她也不会吃惊!

    那两个黑斗篷,简直像是被空气撑起来的。

    水馨心中又惊又疑。

    她掂量了好一会儿,想着这种感应大概属于兵魂的本能。其他人?大概也会有。看看站在她前面的木妍,就想拉她问问。但这时候,她身后的人忽然开口了。

    “那是灵仆。”

    水馨一愣,愕然回望。

    之前和她差不多站在一块儿的叶平舒正站在她后面。

    “树神枝叶显化的灵仆。”叶平舒似乎挺好心的解释,“只会听很简单的命令。”

    叶平舒说着,指了指某个底层石室——没有石门,但有柜台一般的石桌挡在了石室门口,“那是补给处,木妍给你介绍过吧?辟谷丹、衣服这些东西不够了都去那里领。到时候也是会有灵仆主持。但有时候出意外,树神也会赐予灵仆实力和智慧。最高可以提升到金丹期左右。那时候就是灵使了。”

    树神枝叶显化?

    听很简单的命令?

    所以说,这个组织教导所有训练生都要去信仰的树神,地位也够奇怪的。既没有敬称,只被称作“树神”,枝叶显化出来的灵仆还要听从他人命令。

    这叶平舒提起树神,语气更是称不上虔诚。

    说到底——树神的地位,就一个宗教神明而言,真的不高!

    但这事水馨心中有那么几分计较,得到了灵仆的解释,也就对这个古怪放开了。现在更令她介意的是……

    水馨有些僵硬的控制自己不要回头看,因为她已经注意到,兵魂似乎对别人注视自己的视线所包含的情绪异常敏感。但她还是咬牙。

    ——这个叫叶平舒的家伙,给她的感觉真是和其他单纯的木组训练生迥异!

    之前就有些感觉了,这会更是。她分明觉得,这道注视着她的视线含着许多的好奇。

    “谢谢。”水馨答得也有些僵硬。

    后面的人应得愉快,“不客气,以后都是队友么。”

    水馨在心底干笑两声,没再搭话。木组训练生们很随意的排着队,也快轮到她了。

    很快,水馨就再次确认了一次——尽管木妍说她是“数百年来唯一成功的一例”,且还是直接从无资质被改造成了天才资质,但组织并不把这个百年一例放在心上。

    教官随手拔了一把剑给她,目光冷漠,似乎完全不觉得她有什么不同。

    甚至水馨觉得,就是整个木组,不管有多少高品兵魂,在组织的眼里,都不算什么。

    一干年纪不过十三四的少年,经过树神赐福,也依然是淬体层。再训练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去和妖魔死战。五年之后,才能得到资格离开地下去为组织做别的事——这能是什么地位?

    不过,对目前的她来说,被忽略应该算是好事。

    实力才是当务之急。

    水馨见领了剑的训练生们,连着木妍在内,都在兴致勃勃的打量自己的剑,似乎领到的全都是独一无二的珍品,不由得在心下暗笑了片刻,也打量起手中的武器来。

    ——要说“财侣法地”一向是修行类小说的四大注水要素,独修一剑的剑修在这方面真是一点优势没有!但若这剑真有魂引,倒也不至于就这么一直朴素下去,真是有可能变得独一无二的。

    当然,最大的前提条件是,主人能活下去。

    总之,手上的这柄剑,剑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制成,黑沉沉的,看着相当光滑。剑首和护手样式都简单异常,剑柄上缠绕着木质纤维一般的丝线,看来是防止打滑。剑鞘上也有绑绳,水馨揣摩着剑长,就知道这是考虑到了木组训练生现在的平均身高,让他们背在背后用的。

    水馨正打量着,耳边却传来讨论声。

    “……也就是比训练剑重了点啊。魂引,完全感觉不到嘛。”

    “当然感觉不到!现在连兵魂都感应不到,何况是微弱的魂引!”

    “而且是重了很多而不是重了一点。”

    重了很多?

    水馨拿着属于自己的那柄剑,却只觉得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分量。不由微微挑眉,伸手一拔。只听极轻的一声响,剑就出了鞘,可在同时,水馨的右手果然猛地一沉。若非事先有了准备,只怕都能半掉下去!

    然而,虽然出乎预料的沉重,这剑看来却是平平无奇。

    以剑脊为中心,双锋对称,剑身薄透,如一汪秋水,双锋反射寒光——这样的外表,也就是剑身能比得上水馨前生所见。

    ——很难想象这么一柄剑里会有魂引啊!

    水馨忍不住的这么想。

    只是,不等她进一步的打量,也不等木妍重新记起自己的职责,教官就已经分发完了所有剑,依然用淡漠的语气开口了,“训练开始。所有人到我面前来。”

    音量似乎不大,却传遍了整个大厅。而这大厅又不知道经过了什么处理,虽然是半圆形,却并没有回声。

    看得出,木组的训练生们还是很习惯听从命令的。

    此话一出,交好的训练生们的私语顿时全部消失,目前还基本一样的长剑几乎同时归鞘。

    幸而,水馨左右望望,发现训练生们到底不至于像军队那样军规严密。虽然一喊就到,却也没有严整排队的意思,她就跟在木妍身后混了过去。

    心底还叹了口气

    ——从这会儿开始,她得打心底的去做好一个剑修才行!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