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就在下一刻,又一个清澈大方的女声加入,“叶平舒,你别吓唬新人。你说的问题,是目前包括你在内,所有木组训练生都面临的问题。何况水馨以前还只是凡人。”

    没错啊!

    若不是为了保密,在理清了处境之后,水馨就已经定下了“至少面瘫,最好三无”的行动方针,这时候简直要用感激的眼神迎接这个少女了。

    至于为什么水馨要定下那样的行动方针,其实也挺好理解。

    ——环境上的骤变正是改变性格的最好时机!穿越而来,和过往的性格差别太大,而且远不是被洗脑的训练生应有的单纯。要是真有那种“目光一闪”、“闪过一丝xx之情”的细微表情都能看得出的神人怎么办?表演其他性格,奥斯卡影帝影后也没次次完美过关的!只有光环无敌的主角才有那样的待遇啊!

    面无表情就是最安全的表情。

    沉默是金就是最安全的说话策略!

    水馨觉得自己很是小心谨慎,定下如此方针之后就下定决心贯彻执行。可惜的是这和她原本的性格差距略远,三无少女的目标就和她现在从零开始的剑术一样还有待修炼。

    这会儿,忽然插口相助的少女就觉得水馨看过来的目光简直茫然无助,让她顿时心生怜悯,长姐情怀瞬间膨胀——话说树神赐福后,木组的女孩子真是少了太多!

    “树神赐福不但提升了我们的兵魂品级,也提升了我们的淬体层次。”少女义正言辞,“感应不到兵魂,只凭借表层意识来控制忽然变强的身体,当然会出现脱节的情况。”

    这个道理其实水馨是懂得的。

    前世的她懂。

    虽然术语有那么点儿不一样。

    ——但一个修仙世界的修士说什么“表层意识”!!

    面瘫无口的策略,最先造就的是丰富的腹诽。

    幸而水馨的腹诽别人听不见,新来的少女木妍依然笑得大方和善,“水馨你不用担心,只要多训练,这个问题很快就会解决。”

    她是一个长着娃娃脸却颇有邻家大姐风范的女孩子。穿着清一色的黑色短打,扎着所有女训练生清一色的**花辫。不施脂粉,不饰钗环。

    水馨认真想想,还是问出了口,“震骨是什么?”

    沉默是金,也不能把疑问全吞肚子里吧。水馨觉得自己有必要对设定进行微调。

    酒窝少年叶平舒也往边上一指,慢半拍的开了口,“虽然我无意否决你木妍,但我得说,那个问题他已经解决了。”

    话题瞬间歪掉。

    本来得到了木组教官指派,为水馨这个新人进行解说的木妍瞬间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瞪大了眼,“什么!?”

    眼光顺着叶平舒一扫,脸上又彻底僵硬了,“好吧,既然是他的话。”

    水馨:“……”

    ——果然对面瘫无口来说,强大的存在感是必须的辅料么?

    她忍不住好奇的跟着叶平舒的指头望了过去,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之前跳下来的左邻正独自靠在一根立柱上,并不和人说话,似乎在闭目养神。

    顺带为水馨立了一个三无的标杆。

    容貌精致,但没有半点美少年的青涩。清冷的气质仿佛已经足以勾勒一个强大的气场,即使是落寞的站在那里,也没人能忽视。

    “……那个是?”

    “林枫言,唯一的九品兵魂。”木妍说,似乎没有资质上的不平,“对了,你不是说你要姓林?那他也是现在木组里唯一一个和你同一姓氏的。”

    水馨忍不住一瞪眼。

    她扫扫这个训练大厅里剩下的其他木组训练生,忽然就有点明白,前一天晚上她刚知道规则,说自己要姓“林”的时候——训练生的姓氏要随着组别——为什么跟着木妍来围观她的那两个木组少女会是那种警惕的眼神了。

    鹤立鸡群啊这个少年!

    单就气质而言,似乎眼前的叶平舒还能和他一样,算是有了某种成熟的、让人无法忽略的东西。但光论长相,哪怕叶平舒也算是少年俊美,这林枫言的美貌,依然是独树一帜!

    哪怕以水馨见过各种ps美男的眼光,都觉得这长相惊艳得很。对木组的训练生们来说……封闭的生活环境和洗脑式的教导能消灭萌动的少女情怀么?

    等下!

    水馨忽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他解决了什么?”

    “身体和意识的不协调。”前夜的围观者之一,眉峰凌厉的漂亮少女木昀走了过来,很难说是钦佩还是怎样,“我敢说,昨天晚上教官让我们休息以后,他一定关在石室里苦练。”

    这么说着,木昀还轻蔑的瞥了水馨一眼。

    水馨莫名奇妙——为什么还是要连带着鄙视她?

    “我觉得叶平舒你能注意到这个也够厉害的。”木妍转移话题,“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多说这个好了——刚才水馨你还问了‘震骨’吧?”

    水馨真心感激!她还以为那话被彻底无视了呢。

    何况这确实是挺重要的。

    穿越到了一个修仙世界,甭说眼前的境况多糟,弄清楚这修仙界的力量体系都是顶顶要紧的事。关于这方面,虽然木组训练生一样是被自幼洗脑的家伙,但肯定知道得比水馨多。之前木妍也大致介绍过了。

    这个世界有五种相对常见并且有系统修炼方式的修仙资质——

    灵络、玲珑心、慧骨、天目、兵魂。

    是为修行五道。

    其中前三种都倚靠灵气修行,天目未知,而兵魂用以修行的是煞气。组织以剑修为主力的一大原因就是,这一处由“树神”镇守的空间裂缝,也不只是因为树神还是因为妖魔,方圆数千里都是没有灵气的!

    修行五道的修行都分为七个大境界,而具体到兵魂上,即是——

    淬体、引剑、剑心、剑胎、剑魂、合剑、大成。

    而每个境界,又分为若干个层次。如第一境界淬体,就分成——

    “炼筋、壮骨、强脏腑;换血、洗髓、大贯通”六层。

    中间并没有叶平舒提到的“震骨”!

    水馨估摸着这事儿总得问清楚。

    谁知,提到这个,木妍还没来得及解释,叶平舒就又在边上笑了一声,“我们的新人还真是对修炼的事情挺好奇的。”

    水馨心头一紧——这话怎么听着别有意味?

    但木妍显然全无所觉,反而蹙眉思考起来,似乎在考虑怎么说。

    木昀前一天也听过木妍的解说,大体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会儿想想水馨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直说要姓林,又是一阵不爽,接口道,“这有什么好说的?大贯通之前,剑修感应不到兵魂。连修仙资质都感应不到,当然也不能像其他修仙资质那样自己修炼。这个你不都知道了?所谓的震骨,是换血进入洗髓的过度阶段,不算层次,大概只能算是一种现象吧。”

    木昀虽然语气不善,但嘴皮子倒是挺利索,把事情说得颇为清楚。

    修仙修仙,要能感应到自己身体能修仙的那一部分,才好主动修炼。偏兵魂却是五道中最难感应的那一种,所以剑修也就是少数第一境只能靠本能,完全没法自主的修士!

    也于是,剑修第一境按照身体的淬炼程度来分级。震骨只是一个层次到另一个层次之间的过渡现象,这才不会单独列出。

    对此水馨早就腹诽过了——

    连修炼都不由自主,让人还怎么注水,怎么表达升级的辛苦和喜悦啊?又让人怎么体会越级挑战装逼打脸的乐趣啊?言情小说吧这是!

    可不管怎么说,这对目前的她来说是件大好事。因为这种“不由自主”,加上木组的教育,木组的竞争氛围很不强烈。就算木昀的语气不那么好,但总不至于像小说里的脑残配角一样脑残的踩人不是。

    另一边,木妍听见木昀说得这样清楚,却也是松了口气。

    她压根就没考虑以水馨的理解能力是不是能理解清楚,很快就再次转开了话题,“昨天晚上大家都休息了,只有我、木昀和竹箐你见过。只能和你介绍一下这训练场的情况。现在人都到得差不多了,我给你介绍下其他人吧?”

    训练厅里的人确实是已经挺多了。

    水馨觉得自己的前生没有能力,前身也没有,可现在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或者该说是“空间辨识能力”?

    明明她没有刻意去记那让人眼花的螺旋山道和那数百间从外面看一模一样的石室,可她却能轻易的记得自己石室的位置。

    明明她没有去刻意关注木组训练生们,可每一个训练生跳下来,她就自然而然的能记住他们的位置,还有心跳。

    更别说对其他人视线的敏感程度的上涨了。

    现在,她就能感觉到,训练厅的心跳声已经增加到了九十八个(包括她自己),恰好已经达到了木妍介绍的数量!

    只是,水馨还没来得及点头赞同,这训练大厅连接着的第二大的通道中,就传来了摩擦声、碰撞声,还有脚步声。

    木妍立刻就忘了之前的话,惊喜道,“剑来了!”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