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硬的石层中被开辟出了巨大的半圆形洞穴,平整的底部至少数千平米。而半球的下半部分,又开辟了数百间近乎等距的石室,石室、石室之间的照明珠、石室前缓缓向下延伸的,可供两人并行的山道,构成了一个巨大而又璀璨的螺旋。

    这个璀璨的螺旋,加上伫立在球面中央的立柱上镶嵌的婴儿拳头大小的照明珠,上千颗低级法器,将整个洞穴照得透亮。

    甚至能让人看见,这个半球形巨大洞穴的顶端,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棵巨大树木的浮雕。

    然而,面对如此奇观,水馨却并没有半点感动。相反的,此刻在她僵硬的面部表情之下,是此起彼伏、连绵不绝的吐槽之词--

    有这么强的力量你们找个仙山建个琼楼玉宇不行,非要在地底下费工夫!?

    就算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世家里随时准备逆天的伪废材,好歹也让我找个小山村玩一把耕田种地、自强不息啊!

    把我扔到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来,难道是让我转行做吸血鬼吗!?

    ……

    ……

    “不敢跳下去?”

    水馨尚且在那儿腹诽个没完,旁边忽然传来一声调侃。水馨转头看了看,只见一个看着也就是十四五的少年,从她右边的那个石室走了出来。

    和她,还有洞穴底部站着的那十几个少年少女一样,都是一色的黑衣黑靴,一身纯黑。这衬得少年的皮肤异常白皙。

    只是,却到底不是那种普遍的、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

    除此之外……他的五官俊朗,双目有神,虽还带着点儿婴儿肥,气质却并不像普通的少年那样青涩。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酒窝,看来颇为讨喜--好歹将他笑容里的调侃意味化去不少。

    水馨不认得他。

    而且,她飞快的意识到,倘若是原本的那个“水馨”,托那个神秘“组织”的福,甚至都不该见过异性。更别说近距离的接触了!

    一个没接触过异性的女孩子,此时该如何反应?

    第一次想到这个问题的水馨瞬间僵硬了,只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那少年的眉脚于是飞快的跳了跳,倒有些尴尬的轻咳一声,收起了那两个小酒窝,“总之,你最好跳下去。如果你不想被人看扁的话,木组新人。”

    一边说,这少年一边伸了个懒腰,便再没有任何前奏的走到了山道的边缘,向前迈步。

    目测有三层楼高的距离,却仿佛连一个楼梯的高度都算不上,这少年闲庭信步一般的迈出了步子去,一步之后,他就稳稳的站在了洞穴大厅的地面上!

    然后,这少年回头仰望,再次扬眉一笑,酒窝浅浅。

    水馨再次僵硬。

    其实吧,她也不是不知道,哪怕是前世的她,在做好了准备的情况下,也是能往下跳一跳的。

    三层楼高而已嘛!

    毕竟她前世也不算普通人了——尽管大概只有身体素质不算。

    这辈子更不用说,虽然她没能找到什么仪器来测试一下,却只凭自己前一天晚上的活动,就能有个直观的感觉了--她接收的这具身体,虽然外表看来没有什么肌肉,也并不壮硕,但事实上,简直像是基因突变了一样--

    速度、韧性、耐力、平衡,或者还包括力量,这些东西都比她是异能者的时候还要优秀得多!所以,理论上来说的话……

    何况最重要的不是理论上行不行,而是情势是否容许她软弱!

    现在她的处境,要水馨想来,那是疑窦重重、黑暗中还弥漫着迷雾,但身份和将要面临的处境倒是清晰明了,由不得她选择。

    那她现在的处境是怎样?

    水馨前一天晚上已经总结过了——

    年龄:不知生辰,大约十四。

    所在地:名为“浮月界”的世界某个不知名的偏僻地下世界,据说唯有组织长老镇守的一个传送阵可通向地表。

    曾接受的教育:琴棋书画诗酒茶皆通一二,专精舞蹈,顺带曾有一种叫“养生功”的内功在身(现在没了),信仰一个叫做“树神”的神明。

    曾经的身份:凡人一个,某神秘组织“水组训练生”。

    现在的身份:八品兵魂的剑修苗子,神秘组织数百年来唯一一个被成功改造出修仙资质的凡人,组织的“木组训练生”。

    水组训练生的未来:扬州瘦马妥妥的。

    木组训练生的未来:“为了世界的和平,挥洒鲜血和生命与外世界入侵的妖魔作战吧少女!”

    简单的说,有那么一个神奇的,将凡人和修士一样培养的组织,顺带还干些将凡人改造成修士的研究。同时还非常有责任心的在修仙界的某个偏僻角落消无声息的做着默默守护世界的大事。

    具体到水馨身上,那就是一个本来被当做扬州瘦马来培养的姑娘在一次“树神赐福”里香消玉殒,顶替上来的这个刚清醒过来就被告知,已经被换了职业。

    姑且不说这一切有多么的不合理,目前水馨面临的最大问题其实是——

    丫的你们就不觉得琴棋书画和仗剑天涯这两者之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么!?

    水馨再是疯狂腹诽,也不能不暂时性的认命。

    按照前一天接受的知识普及,修士五道,兵魂主战。

    但凡是兵魂这种修仙资质的修士,清一色的都走剑修之路。而剑修的战斗力,无疑是修士五道中最强的那种。这也是妖魔防线以剑修为主的重要原因之一。而水馨呢?不管她的资质怎么来的,在兵魂九品中,八品已经是接近顶尖的那种资质。

    问题是,她现在空有资质,没有半点实力!

    组织似乎还对她这个数百年来侥幸成功的唯一一例幸运儿没有半点兴趣,直接就把她扔进了木组。

    想要从一个封闭的地下世界逃出去,至少在短时间内这是一件没有任何可行性的事情——除非她打算尝试一下自己是不是有主角光环,这主角光环又是否足够无敌。

    那么,对一个一个月内就将开赴前线但没接受过任何战斗训练的人来说,只有两大要务。

    第一,提升实力。

    第二,至少别被其他的木组训练生排挤!

    而水馨就算是社会经验再不足,也知道一个真理,想要不被一个团体排挤,那么,至少别一早就表现得特立独行,更不能表现得怯懦无能!

    ——可是,到底有心理障碍的好不好!

    看着三层楼高的距离,水馨默默的在心底噎了一口口水,到底没能立刻跳下去。

    而在她犹豫的时候,离得远一些的地方,又有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从他们的石室中走了出来,走到山道边缘,也是毫不犹豫的就跳了下去!

    只是这两个远没有之前的少年那么潇洒,落地的时候,都近乎半跪于地,才缓解了地面的冲击。站起来后,又不免踢了踢腿,蹬了蹬脚,借此恢复。

    不过,他们却是嘻嘻哈哈的,看来很高兴、很满意。

    同一时间,她左边的石室也有人出来了。水馨忍不住回头望去。

    这一次,出来的却是个长相十分精致,精致到可以说是美丽的少年。只不过,他长得美貌,表情却异常冰冷。配上他和其他木组少年少女一般无二的苍白皮肤,倒真是几乎就和水馨记忆里的吸血鬼对号入座了。

    ——好奇怪,明明下面的那些一个个都生机勃勃、高高兴兴的,还以为“木组”教育出来的都那么没心没肺。怎么还有这么个奇葩?

    奇葩和她比邻而居,但比右边的那个还要不友善。

    他冰冷的瞥她一眼,确定她没有挡路之后,也直接从她身边跨了出去。和他精美的外表不符的是,他就是平常的迈步,也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冰冷锋锐。是以,跳落三层楼的步子固然也和下了个楼梯差不多,却也一样没有右边那个潇洒。

    然后……虽然这少年没说话,但是,大概是因为她面生,又许久没动静,原本无聊散落在下面大厅里的少年们纷纷抬起头来看她了。

    ——不能拖了!

    水馨暗暗咬牙,强迫自己瞪大了眼,跨出了螺旋山道。

    鉴于原本的内功已经在树神赐福中消失,而原主没接受过类似训练,水馨就当自己真是跳楼了。没做出任何缓冲姿态。

    于是,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这短短的下落中,她的身体姿态,出现了微妙的改变。这微妙的改变,让她在落地之后,只感到了轻微的反震--比她预料的要轻得多!

    水馨心中诧异。

    倒是这么一诧异,身姿立刻往平日的常态调整,顿觉战立不稳,向前踉跄了一步半,这才彻底稳住。

    “意识和身体反应配不上啊。”之前那个“右邻”的酒窝少年本来就没有走远,水馨恰好踉跄到了他的身前,他丝毫不退,还闲闲的评论了一句,“这对剑修可是大忌。不赶快解决这个问题,就别想进入震骨期了。”

    *************

    新开仙侠文,保证设定人物剧情都是准备充足,求**~

    ...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