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惊雷箭飞出去,撞入羚马古车,将八王子的背心击穿。

    箭头炸开,化为一个拳头大小的雷球,一道道闪电从雷球中释放出来,在八王子的背上留下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

    “唰!”

    一道矮胖的黑影,冲进车驾,只是刀光一闪,便将八王子的人头割下来,装进一个兽皮袋子里面。

    他的嘴里出一声阴笑,背着袋子,冲出羚马古车。

    刹那之后,便消失在朦胧的夜色中。

    云儿察觉到异响,立即控制羚马古车停下来,唤道:“八王子殿下,刚才生了什么事?八王子殿下!”

    她小心翼翼的将车帘撩开,只见一具无头死尸坐在里面,车中全是鲜血,简直恐怖至极。

    云儿出一声尖叫,吓晕了过去。

    ……

    一高一矮两道黑影,疾穿梭在王城中,没过多久,来到护城河河边。

    寒青萝背负着双手,高挑的身材,在月色下,拉出长长的倒影。

    她站在河边的柳树下,眸光盯着河中的一轮明月,淡淡的道:“任务完成了?”

    “回禀寒姑娘,任务比我们想象中要容易得多,一击得手,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那一个高瘦的黑衣人说道。醉心章&节小.說就在嘿烟格

    另一个矮胖的黑衣人笑道:“什么少年天才,简直不堪一击,完全就是一个笑话。”

    寒青萝轻轻的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人都是黄极境大圆满的修为,而且又是职业杀手,要杀他,的确不是难事。人头带来了吧?”

    “带来了!”

    高瘦黑衣人将兽皮袋子取出来,放在地上,将袋子打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从袋子中显露出来。

    寒青萝向着袋子中的人头看去,脸色微微一变,冷声道:“你们确定自己杀的人是九王子?”

    高瘦黑衣人和矮胖黑衣人向着袋子中的人头看去,心头一惊,才现自己杀错了人。

    他们立即跪在地上,浑身颤抖,道:“寒姑娘,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一定将九王子的人头斩下,送到你的面前。”

    “你们没有机会了!”

    寒青萝摇了摇头,道:“你们没有杀死九王子,却杀死了八王子。犯下这么大的错误,就连我都要受到严重的责罚,你们以为你们还有活命的机会?”

    “寒姑娘饶命!”

    “寒姑娘饶命!”

    忽然,高瘦黑衣人和矮胖黑衣人同时闪电般的跃起,以最快的度出手,向着寒青萝攻击过去。

    没办法,任务失败,反而误杀了八王子,犯下这么大的错误,他们两人肯定会被寒青萝处死。

    既然是死,为何不放手一搏?

    只要杀死了寒青萝,他们便立即逃出王城。今后,天高地远,只要他们躲起来,就算王后娘娘的势力再如何庞大,也未必找得到他们。

    寒青萝也只是黄极境大圆满的修为,他们两人联手,又是出其不意,未必就没有机会将她杀死。

    寒青萝讥诮的一笑,五指化为爪形,指甲变得无比锋利。

    “噗!”

    她的手爪,击穿高瘦黑衣人的胸膛,将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挖出来。

    高瘦黑衣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脏被寒青萝捏碎,只感觉心口一痛,便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随后,寒青萝又是快一掌劈出去,手掌被一层寒冰真气包裹。

    “哗!”

    手掌挥过,比刀刃还要锋利,直接将那一个矮胖黑衣人的头颅斩飞出去。

    同样都是黄极境大圆满的修为,寒青萝却比他们强大太多。就算七、八个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联手,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她专修杀人技,一旦出手,一击必见血。

    “八王子被杀死,必定会在王城造成巨大的震动,已经没有机会再去刺杀九王子。我必须立即赶回王宫,将消息禀告王后娘娘,提前做好应对的策略。”

    寒青萝将两具尸体扔进护城河,擦干手掌的鲜血,便化为一道青色的影子,立即返回王宫。

    ……

    张若尘与佐恩一起交流,了解到很多关于铭纹的知识。

    同时,佐恩也讲了很多关于炼器的学问,让张若尘对炼器也生出了几分兴趣。

    单香菱继续留下铭纹公会学习炼器,张若尘则先一步离开。

    走出铭纹公会,张若尘向着四周看了看,微微皱起眉头,道:“云儿姐姐去哪了?她不会先一步回王宫了吧?不应该啊!”

    张若尘并没多想,毕竟是在武市,治安稳定,应该不会出事,估计是有急事先一步离开了。

    随后,他便前往丹市,打算是购买一些高品级的丹药,帮助自己修炼。

    再次来到清玄阁。

    他刚刚走进大门,墨翰林便立即迎出来,满脸堆笑,道:“九王子殿下,又要购买丹药?老板娘已经吩咐过,只要是九王子殿下购买丹药,全部算半价。”

    “老板娘竟然如此慷慨?”张若尘微微讶然。

    墨翰林眯着眼睛笑道:“老板娘可不是对谁都如此慷慨,也只有九王子殿下,才有这样的待遇。”

    张若尘问道:“三清真气丹多少钱一枚?”

    三清真气丹是二品丹药,与聚气丹的药效相同,但是,药力却要强大十倍以上。而且,服用五清真气丹修炼出来的真气,比服用聚气丹修炼出来的真气,更加纯净。

    “五千枚银币,一枚。”墨翰林伸出五根手指,对着张若尘摇了摇。

    好贵!

    这种级别的丹药,就算是那些大家族的顶尖天才,也不可能每天服用,估计半年才能给他们一枚。

    炼器师和炼丹师都太赚钱了!

    张若尘道:“我要购买十枚。”

    “十枚三清真气丹。”墨翰林记下之后,又道:“九王子,还需要购买别的什么丹药?”

    “再给我一百枚二品血丹。”张若尘道。

    上一次购买的血丹,已经服完,必须重新购买。

    以张若尘现在的武道修为,已经可以消化二品血丹的血气。

    一般的黄极境大圆满武者,也只是服用一品血丹。但是,张若尘却不在乎多花钱,只要修为能够快提升,花再多钱都值得。

    二品血丹的价格虽然比一品血丹要贵很多,可是对身体的好处也要多得多。

    一品血丹的血气,只能为武者提供一天的能量。可是二品血丹,却能为武者提供三天的能量。

    “二品血丹,三十枚银币一枚。一共一百枚!”墨翰林又记了下来。

    张若尘继续在柜台上寻找,忽然,看到一种帮助武者淬炼身体的三品丹药,天象赤火丹。

    张若尘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提升自己的体质,肉身越强,对将来的修炼的帮助就越大。

    将修炼当成是修建一栋建筑,那么最重要的就是地基,地基越牢固,建筑才能修建得越高。

    黄极境的修炼,就是淬炼肉身,开辟经脉,为武者将来的修炼之路打基础。

    “天象赤火丹,多少钱一枚?”张若尘问道。

    墨翰林的眼睛一亮,道:“天象赤火丹是三品丹药,使用天象的骨髓、血液炼制而成,而且,还加入了赤火莲子,价格十分昂贵。八万枚银币一枚。”

    就算再贵,张若尘也要买。

    张若尘问道:“清玄阁一共有多少枚?”

    “一共七枚!”墨翰林道。

    “好!全卖了!”张若尘道。

    随后,张若尘又购买了二十份洗髓液和一瓶疗伤丹药。

    墨翰林托着算盘,噼里啪啦的算了半天,道:“十枚三清真气丹,五万枚银币。

    一百枚二品血丹,三千银币。

    七枚天象赤火丹,五十六万枚银币。

    二十份洗髓液,四千枚银币。

    十枚圣涅丹,两万枚银币。

    一共加起来就是……六十三万七千枚银币,算成半价,就是三十一万八千五百枚银币。”

    就算张若尘早有心理准备,也被惊了一跳,竟然花费了三十多万枚银币。七枚天象赤火丹的价格太昂贵,幸好算成半价,还在张若尘的接受范围之内。

    “若是将七枚天象赤火丹全部炼化,我的体质肯定能够达到上一世的水平。”张若尘的心头暗道。

    将三十一万八千五百枚银币付给清玄阁之后,张若尘的资产便只剩八十万枚银币,而且,全部都存在武市钱庄。

    张若尘刚刚离开清玄阁,就看见一队穿着铠甲的军士骑着战驹,从大街中央急冲过去,卷起一大片烟尘。

    旁边一个武者,望着急冲过去的军士,低声叹道:“也不知谁那么大的胆子,居然杀死了八王子,现在全城戒严,就连武市的进出口都被封闭了!”

    “八王子被人杀死了?”

    张若尘明明记得,在铭纹公会还见过八王子,怎么才没多久,他就被人杀死了?

    “轰隆隆!”

    一个队军士冲过来,整齐的跪倒在张若尘的面前。其中,最前面的是一个老太监,恭恭敬敬的道:“九王子殿下,大王召你立即回宫!”

    ……

    今天星期一,冲击榜单!希望大家多打赏,多投推荐票,多多收藏,多多书评。现在人气榜第一,希望能够保持住!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