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决定猎杀青火鹿之前,张若尘便仔细的计算过。

    以他现在的修为,的确与青火鹿有很大的实力悬殊。而且,他还不能使用真武宝器,因为闪魂剑和沉渊古剑都放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

    一旦使用,就会将时空晶石暴露。

    若是换做别的任何一头一阶上等蛮兽,张若尘都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

    可是,青火鹿却不同,青火鹿的优势在于度,攻击力和防御力都远远不如别的一阶上等蛮兽。

    而张若尘的优势在于,他拥有堪比天极境大圆满武者的精神力和丰富的实战经验,可以先一步预判青火鹿的攻击方位,做出最灵活的应变方式。

    所以,青火鹿的恐怖度,未必就一定能够碾压张若尘。

    “吼!”

    张若尘就像挑衅一般,主动对着青火鹿出一声大吼。

    “哗!”

    青火鹿被激怒,身上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明亮,化为一道青色的残影,瞬间就冲到张若尘的身前,猛然撞了过去。

    在青火鹿冲过来的前一刻,张若尘便双腿蹬地,借助弹力,冲起七米多高。

    “飞龙在天!”

    滂湃的真气在十一条经脉中快运转,张若尘的体内像是出低亢的龙吟,全身肌肉和骨骼的力量都调动起来,猛然一掌打了下去。潶し言し格醉心章节已上传

    可是,青火鹿的度实在太快,张若尘这一掌并没有将它击中,而是打在了地面上。

    “哗!”

    一道青色的影子闪过,出现在张若尘的身前,头顶的青色鹿角,撞击向张若尘的胸口。

    张若尘再次拍出一掌,与青火鹿硬拼了一击。

    “嘭!”

    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从掌心传来,张若尘的右臂立即失去知觉。

    张若尘快后退,向着自己的右臂看去,只见右手的手掌被青火鹿身上的火焰烧伤,就连衣袖都被烧成灰烬,露出手腕和臂膀。

    真气在经脉中运转,原本麻木的手臂,逐渐恢复知觉。

    “吱吱!”

    青火鹿再次攻击上去,刹那之间,便出现在张若尘的身前。

    就在这时,站在远处的九郡主一连射出两支惊雷箭,皆是射向青火鹿的两只眼睛。

    “嘭!”

    “嘭!”

    青火鹿的反应度极快,用头上坚硬的鹿角,将两支惊雷箭打飞出去。

    “蛮兽驰地!”

    张若尘看准了机会,猛冲上去,借助身体的冲击力,再次打出一掌,爆出十六牛的力量,击在青火鹿的头顶。

    青火鹿的嘴里出一声悲鸣,头顶裂出一道血缝,受了不轻的伤势,反应变得迟钝。

    “噗嗤!”

    趁此机会,九郡主开弓射箭,将最后一支惊雷箭射出去,准确无误的击穿青火鹿的左眼。

    “嘭!”

    惊雷箭的箭头炸开,青火鹿的左边头颅被炸烂,眼球化为一团血雾。

    张若尘一个翻滚,到达那一头剑齿赤虎的尸体面前,将剑齿赤虎嘴里的一根半尺长的利齿扳断。

    受了重伤的青火鹿,身上的青色火焰也跟着熄灭,转身就逃。

    张若尘抓起剑齿赤虎的一根利齿,就像是提着一柄短刃,猛然一脚蹬在树干上,借助树干的弹力,飞跃了起来。

    “噗嗤!”

    锋利的虎齿,直插进青火鹿的眉心,将青火鹿的头颅插穿。

    “嘭!”

    青火鹿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倒在地上,变得奄奄一息。

    张若尘将虎齿抽出,插进青火鹿的腹部,彻底结束了它的性命。

    九郡主立即赶过来,看着地上青火鹿的尸体,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生的事,“九弟……你杀死了一头一阶上等的蛮兽。”

    张若尘向她盯了一眼,站起身来,用布条将灼伤的手掌简单的包扎,道:“不是我,而是我们。”

    九郡主自然知道,自己并没有帮上什么忙,若不是张若尘一掌打在青火鹿的头顶,使青火鹿的度变得迟钝,她射出的惊雷箭,根本不可能射中青火鹿的眼睛。

    当然,她的心头依旧十分开心,毕竟自己参与了猎杀那一头一阶上等蛮兽,而且,还成功了。

    九郡主兴奋至极,立即向张若尘扑了过去,将张若尘抱住。

    “九弟,我们简直就是最佳战斗伙伴,配合太默契了!”

    她的一双柔软的玉臂,紧紧的勾住张若尘的脖子,胸前的一对充满弹性的酥峰顺势压了上去,差一点将张若尘扑倒在地上。

    张若尘抬起一只手臂,按住九郡主香肩,与她保持一定距离,淡淡的道:“我们该回去了!”

    九郡主看到张若尘如此冷漠的样子,便跺了跺脚,皱着眉头,道:“我可是你姐,又不会吃掉你,用不用总是一副很嫌弃的样子?”

    张若尘走出虎啸坡,翻身骑到羚马的背上,向着九郡主盯了一眼,道:“走了!”

    九郡主翻了翻白眼,将手搭在张若尘的掌心,落到张若尘的身后,伸出一双玉臂,抱住了张若尘的腰,将精致美丽的脸蛋靠在张若尘的背上,调侃道:“九王子殿下,快带着你美丽的姐姐离开这个充满杀戮的地方吧!”

    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驾着羚马,立即冲出密林,向着王族武场的方向奔去。

    ……

    四十三位参加狩猎的年轻武者,已经有二十六位返回王族武场,只剩十七位还没有回来。

    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的武者,要么就是不小心死在蛮兽的嘴里,要么就是还没有猎杀到蛮兽。

    “闽儿,这一次狩猎收获如何?”五王子的生母霍妃娘娘问道。

    五王子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道:“回禀娘亲,你放心便是了,这一次王山狩猎,绝对没有比我的成绩更好!”

    “如此,便是最好不过。”霍妃娘娘点头微笑。

    林奉先也向林泞姗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道:“姗儿,你是第一次参加王山狩猎,应该遇到了很多困难吧?”

    林泞姗摇了摇头,也十分自信,道:“王山狩猎比我想象中更加轻松,没有任何困难,我有信心,在这一轮的考核中,绝对能够进入前十。”

    林泞姗向着王山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到张若尘依旧没有回来,便更加得意了几分,心头暗道,“看来他还没有猎杀到蛮兽。毕竟才修武三个月,服用天材地宝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将力量提升起来,可是却无法提升一个人的战斗经验。”

    此刻,林妃也紧张起来,望眼欲穿的盯着王山的方向。

    随后,参加狩猎的少年武者,66续续的回来。

    这个时候回来的少年武者的脸上,大多都没有喜色,愁眉苦脸的样子,很显然,他们在王山中并没有猎杀到蛮兽。

    “九王子和九郡主怎么还没有回来?可千万别出意外了。”

    众人都开始担心起来,毕竟往年的王山狩猎,也有少年武者被蛮兽杀死。

    云武郡王微微的皱眉,就要立即派人进入王山去寻找九王子和九郡主。

    忽然,人群中响起一个声音,“回来了!九王子和九郡主一起回来了!”

    林妃,林泞姗,别的那些王子和郡主,纷纷将目光盯向王山的方向,只见九王子和九郡主共乘一骑,从远处飞驰而来。

    回到王族武场,张若尘和九郡主从羚马的背上跃下,向云武郡王走去。

    “拜见大王!”张若尘道。

    “拜见父王!”九郡主道。

    云武郡主朗声一笑,道:“九儿,你怎么和熙儿共乘一骑?”

    九郡主抢先说道:“父王,我和九弟在王山中遭到了铁皮蛮牛的攻击,我的坐骑受了重伤,所以,才只能和九弟共骑一头羚马。”

    云武郡王的目光盯向张若尘,道:“九儿,是这样吗?”

    “是的。”张若尘道。

    云武郡王点了点头,盯着张若尘受伤的右臂,道:“九儿,你毕竟是第一次参加王山狩猎,第一次与蛮兽战斗,而且,你在三个月之前才开启神武印记,就算没有狩猎到蛮兽,也不要太灰心。”

    “我明白!”

    张若尘也不解释,只是淡淡的说道。

    九郡主的嘴唇本来是动了动,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六王子和五王子看到张若尘受伤的样子,心中便十分开心。

    林泞姗的嘴角也微微一翘,上一轮的力量考核,张若尘的确出尽了风头,可是真正要和蛮兽厮杀,他还是差得太远啊!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