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尘骑着羚马,背着铁线弓,一骑绝尘的冲进王山。   .

    王山,本来就是王族的狩猎场,山势奇高,分布着瀑布,山崖,深谷,密林。山中的蛮兽,几乎全部都是一阶蛮兽,只有为数不多的二阶蛮兽。

    四十三位年轻武者,进入王山,就像是一把沙撒进大海,没过多久,所有人都消失在丛林之中。

    “哗!”

    一道白色的影子,从半人高的荆草丛中闪过,瞬间便穿过六十米远的空地,冲进远处的密林。

    那一道白色影子的度简直快得惊人,若是没有修炼武道的人,根本看不清它的样子。

    张若尘自然看得清楚,那是一只长得很像兔子的蛮兽。

    鬼影兔,一阶蛮兽,度极快,牙齿和爪子极其锋利,但是,防御力很弱。

    力量相当于黄极境初期的武者,度相当于黄极境小极位的武者。

    “只是一只鬼影兔而已,不值得浪费一只惊雷箭。”张若尘本来已经将铁线弓拉成半月形,随后,摇了摇头,没有将箭射出去。

    射杀的蛮兽的等级越高,成绩就越好。

    在一阶蛮兽中,鬼影兔,只能算是下等蛮兽。为一只一阶下等的蛮兽,浪费一只惊雷箭,张若尘觉得不值得。

    “咻!”擺渡壹下:嘿言格

    另一个方向,一道破风声响起。

    一支惊雷箭,出闪电一样的光华,准确无误的射在那一只鬼影兔的头顶。

    “噗!”

    鬼影兔的头颅被惊雷箭击穿,镶嵌在箭头中的一粒雷电灵晶立即炸开,化为一团拳头大小的电球。电球裂开,化为一道道电流。

    鬼影兔立即死亡,倒在树下。

    六王子骑着羚马冲了过去,并不下马,腰部一弯,身体向地面倾斜,五指抓住插在鬼影兔头顶的惊雷箭,将鬼影兔提了起来。

    “九弟,第一次参加王山狩猎,怎么?连蛮兽都不敢杀?做为一个男人,应该要有胆量才行。”六王子提着鬼影兔,脸上挂着讥诮的笑意。

    在他看来,张若尘或许真的是修武的天才,可是毕竟第一次参加狩猎,胆子小,也很正常。

    比武和杀生,完全是两码事。

    岁末考核设立“王山狩猎”的环节,不仅仅只是考验武者的实力,更是在考验武者的胆量。

    若是连蛮兽都不敢杀,就算武道修为再高,又有什么用?

    六王子,十八岁,修为达到小极位巅峰。

    张若尘道:“我只是不想浪费一只惊雷箭而已!”

    六王子的眼睛一缩,冷笑一声道:“你若是这么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王山中的蛮兽数量十分有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用五只惊雷箭猎杀到五只蛮兽。”

    说完这话,六王子便策马而去,消失在林中。

    “王山占据的地域,并不算大,蛮兽的数量绝对不多。看来,我必须加紧才行。”

    张若尘骑着羚马,向着另一个方向冲去。

    半个时辰的时间,张若尘一共遇到了三只鬼影兔,但是,他都没有射出惊雷箭,而是继续寻找别的蛮兽。

    “哞!”

    一声震耳欲聋的牛鸣声,从张若尘的左侧方向传来。

    张若尘的心头一喜,立即寻声赶过去,很快就在一处溪涧看到了三头身躯巨大的蛮牛。

    蛮牛,一阶下等的蛮兽,力量堪比黄极境后期的武者,防御力堪比黄极境小极位的武道。

    一牛之力,指的就是一头蛮牛的力量。

    但是,已经有人比张若尘先一步到达溪涧,此时,她就站在三头蛮牛的对面。

    九郡主张羽熙穿着皇雀袍,坐在羚马的背上,乌黑色的长一直垂到腰部,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容,向着张若看了一眼,道:“九弟,你来迟一步,这三头蛮牛归我了!”

    “哞!”

    三头蛮牛,双眼通红,铁蹄在地面上蹬着,与石头碰撞在一起,溅起一粒粒火花。

    “轰隆隆!”

    三头蛮牛同时向九郡主冲过去。

    九郡主同时抓出三只惊雷箭,搭在弓弦上,将铁线弓拉成满月形状。

    “唰!”

    三支经雷箭同时飞出去,射在三头蛮牛的眉心,刺入牛皮七寸深。

    电光从箭头中爆射出来,三头蛮牛立即死亡,重重的倒在溪涧中,溅起大片水花。

    九郡主收进铁线弓,向着站在远处的张若尘看了一眼,明眸皓齿的一笑,道:“姐姐的三分归元箭法'可是人级下品的武技,已经完全融会贯通。九弟,你觉得怎么样?”

    张若尘的目光盯着九郡主身后的水面,眼睛一缩,嘴里出一声爆喝:“小心!”

    九郡主也察觉到危险,转过身一看,只见那溪涧的水中,竟然冲出一头比蛮牛的身躯大两倍的巨型蛮兽。

    它的身上长着金属一般的牛皮,头顶上长着两只锋利的牛角,猛然向着九郡主撞过去。

    “轰”然一声!

    九郡主身下的羚马出一声悲嘶,骨骼被撞断,身上被牛角刺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窟窿,重重的倒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九郡主也反应不过来,与羚马一起摔倒在地上。

    九郡主的心头骇然,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立即就要站起身来。

    忽然,她的头顶上方出现一个巨大的暗影,那一头巨大的蛮兽,张开一双铁蹄,一脚向她踩了下去。

    若是被这一头蛮兽踩中,身体还不被踩碎?

    “嘭!”

    一支惊雷箭从远处飞来,撞击在那一头蛮兽的脖子上,将那一头蛮兽的身体撞击得微微偏移了一点。

    它的一双铁蹄与九郡主擦肩而过,落到九郡主旁边的地面上,在地面上,踩出两个半尺深的大坑。

    “不愧是一阶中等蛮兽!铁皮蛮牛,它的防御力也太强了,惊雷箭居然无法射穿它的皮!”

    不仅仅只是铁皮蛮牛的防御力强,同时也是因为张若尘和它相距太远,惊雷箭的冲击力被消减了。

    张若尘从羚马的背上站立起来,双腿一蹬,身体弹射而起,向着溪涧的方向冲去。

    铁皮蛮牛的力量,相当于黄极境中极位的武者,防御力堪比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在一阶中等的蛮兽中也属于相当厉害的一种。

    “哞!”

    铁皮蛮牛被张若尘刚才的那一箭给激怒,再次抬起铁蹄,向着身旁的九郡主踩了下去。

    “唰!”

    张若尘腾在四米高的半空,抽出一只惊雷箭,开弓,放箭,射了出去。

    “噗!”

    惊雷箭准确无误的射进铁皮蛮牛的嘴里,雷电灵晶在铁皮蛮牛的喉咙中炸开,化为一团电球,将铁皮蛮牛的喉咙绞碎。

    铁皮蛮牛向后倒退了两步,嘴里不停淌血,十分痛苦的样子。

    “嘭!”

    铁皮蛮牛最终还是轰然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九郡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双腿有些软的站起身来,刚才实在太惊险,若不是张若尘出手射杀铁皮蛮牛,她很可能会死在铁皮蛮牛的铁蹄下。

    张若尘走了过去,向着九郡主盯了一眼,道:“你没事了吧?”

    九郡主轻轻的摇了摇头,道:“若是你没及时赶到,那就真的会出事。九弟,你的箭法怎么如此厉害?铁皮蛮牛可是一阶中等蛮兽,防御力堪比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居然被你两箭就射杀了!”

    张若尘向着地上的铁皮蛮牛的尸体看了一眼,道:“无论是蛮兽,还是人类,都有弱点。只要攻其弱点,就算力量不如它,也能杀死它。”

    人类最大的优势,便是人类拥有很高的智慧,能够使用战兵、武器,能够分析蛮兽的弱点。

    所以,人类武者能够杀死比自己力量强大的蛮兽。

    若不是被铁皮蛮牛攻了一个出其不意,以九郡主的实力,也有机会将铁皮蛮牛杀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

    九郡主将铁线弓背在肩上,又收起只剩两只惊雷箭的箭筒,道:“我们每个人的惊雷箭上面都有特殊的记号,待会自然会有禁卫来收取猎物,不需要我们亲自将猎物带出去。走吧!”

    说着,九郡主便向着张若尘的羚马的方向走过去。

    张若尘微微的皱了皱眉,道:“你干什么?”

    九郡主的嘴唇微微一勾,笑道:“我的羚马已经受了重伤,现在自然只能骑你的羚马,九弟,你不会让姐姐徒步去狩猎吧?”

    九郡主穿着一件贴身的皇雀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美丽娇躯,浑圆,玉腰纤细,全身每一寸肌肤都雪白如玉,散出淡淡的幽香。

    她的手臂在羚马的背上轻轻一按,娇躯便立即弹射而起,动作十分优美,落到羚马的背上。

    “九弟,快点上来啊!若是我们再不出,蛮兽就被那些家伙猎杀完了!”九郡主的眼眸眨巴了一下,伸出一只玉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最终,张若尘还是走了过去,握住九郡主柔弱的玉手,以此借力,翻身而起,落到羚马的背上。

    两人共乘一骑,向着王山的深处冲去。

    “以我们的实力,若是能够相互合作,足以猎杀一阶中等的蛮兽。”九郡主的眼中露出几分期待的神色,哪怕只是猎杀到一头一阶中等的蛮兽,在王山狩猎的考核中也肯定能够获得不低的成绩。

    王山狩猎的成绩的计算方式:一头一阶上等的蛮兽五头一阶中等的蛮兽

    一头一阶中等的蛮兽五头一阶下等的蛮兽。

    也就是说,张若尘虽然才猎杀一头铁皮蛮牛,可是却已经相当于猎杀了五头一阶下等的蛮兽。

    要知道,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猎杀一阶中等的蛮兽,至少都需要黄极境中极位的修为,才可能做到。

    而且,一阶中等的蛮兽的度相当快,防御力都十分惊人,就算拥有中极位的修为,想要猎杀一头一阶中等的蛮兽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张若尘虽然只是小极位巅峰的修为,可是,他的力量已经比很多中极位的武者都要强大,所以才能成功射杀铁皮蛮牛。

    张若尘的眼神十分锐利,道:“若是能够猎杀一头一阶上等的蛮兽就好了!”

    “怎么可能?每一只一阶上等的蛮兽的综合实力都堪比黄极境大圆满的武者,若是真的遇到一只,那简直就是灾难,我们想要逃命都很难!”

    九郡主又道:“在近十年的岁末考核中,也只有七王子成功猎杀过一阶上等的蛮兽。至于今年的岁末考核,根本没有人具备猎杀一阶上等蛮兽的实力。”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