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云武郡王竟然没有处罚张若尘,反而处罚了萧妃,林妃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立即将张若尘拉到一旁。

    林妃依旧有些不敢相信刚才生的一切,道:“尘儿,你真的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了?”

    “是的!”张若尘点了点头,不再隐瞒。

    “你才刚刚成为一名武者,就去参加岁末考核,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林妃有些担忧。

    张若尘道:“就算什么都不做,难道就不会遇到危险?娘亲,你不用担心,我会尽力而为,量力而行。”

    只有年龄在二十岁以下的年轻武者,才能参加岁末考核。

    云武郡王一共有九个儿子和十三个女儿。

    五王子,六王子,七王子,八王子,九王子的年龄都在二十岁以下,除了不在王城的七王子,另外四位王子皆会参加考核。

    除了直系的王子和郡主,那些王亲国戚的家族也会各自挑选出三名最优秀的年轻武者,参与到岁末考核之中。比如,林家。

    那些王亲国戚已经纷纷赶来,聚集在王族武场的外围,形成一个个阵营。

    王城中,一些重要的大人物,比如,地极境的武道强者,宗门的宗主,大型家主的家主,也收到邀请函,来到王族武场观礼。

    o m

    “老板娘,往年王族的邀请函也送到清玄阁,可是你从来都没有去过。今年,你怎么打算去观礼?”墨翰林跟在秦雅的后面,有些不解的问道。

    虽是寒冬,秦雅却穿着一身绯红色的长裙,露出两只雪白的玉臂,性感的锁骨,就好像根据感觉不到寒冷。

    秦雅的眼眸中带着几分媚俏的笑意,嘴唇红润而又晶莹,道:“遇到了感兴趣的人,自然也就想要对他多了解一些。”

    “老板娘说的是九王子?”墨翰林道。

    “呵呵!除了他,还有别人吗?”秦雅笑道。

    两个月前,张若尘去过清玄阁之后,秦雅便派人专门查过他。

    让秦雅吃惊的是,那一个心志坚定的少年在以前的十六年,竟然没有开启神武印记,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他还体弱多病,常年卧病在床。

    甚至,她还查到张若尘在王宫中的凄惨处境,林妃和林家的恩怨,等等。

    可是,这样一个少年,竟然花费十万枚银币从清玄阁买走了大量丹药和两件真武宝器。

    他是哪里来的巨量银币?

    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在秦雅看来,那一位被众人瞧不起的九王子,简直全身都是迷,让她琢磨不透。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打算亲自去观礼岁末考核,想要看一看张若尘的身上到底还隐藏了多少秘密?

    “老板娘,你居然也来王族武场了?真是出人意料。”林奉先远远的便看到穿着一身绯红长裙的秦雅,主动向对方打招呼。

    在林奉先的眼中,秦雅也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女人。

    他只是远远的看到过秦雅一次,并不算熟悉。可是他知道对方掌握着庞大的财力,足以影响整个王城的经济运作,绝对不是一个相当简单的女人。

    据说,武市中,十个掌柜里面就有五个在帮她做事。

    只不过,老板娘一贯都是神龙不见神尾,即便是一个大家族的家主想要见她一面也相当难。

    若是能够和她结交,对林家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雅向着林奉先看了一眼,眼眸微微一挑,道:“阁下是?”

    墨翰林低声说道:“老板娘,他是林家家主,林奉先。”

    “林家?哦!有点意思!”秦雅的眸光一亮,立即露出优雅的笑容,道:“原来是林家家主,失礼,失礼!”

    林奉先没想到秦雅竟然是一个如此好说话的女人,笑道:“两年前,林某去清玄阁购买一批丹药的时候,曾求见过老板娘。只可惜老板娘当时有急事要出门,林某也仅仅只是远远的看了老板娘一眼。两年过去了,老板娘变得更加美丽了!”

    “两年前……”

    秦雅完全没有印象,但是,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她向着林奉先身后的那些林家的武者看过去,目光盯在林泞姗的身上,道:“这位应该就是林家二小姐吧?真是一位小美人,让奴家都感觉到自愧不如。”

    林泞姗站在林奉先的身后,穿着如雪般的白衣,青丝摇曳,身材柔细,容颜清丽而又精致,简直就是一位标准的小美人。

    可是要说老板娘的美貌不如她,却也是未必。

    只能说,各有各的气质。

    “老板娘,竟然认识小女?”林奉先有些诧异的道。

    秦雅自然不认识林泞姗,不过她却调查过张若尘。其中,对张若尘影响最大的人之一,就是这位林大美人。

    所以,她就顺便记下了林泞姗这个名字。

    秦雅笑道:“云武郡国四大美人之一,奴家自然是有所耳闻,据说,连身份尊贵的九王子殿下都一直在追求林姑娘。真是让人羡慕!”

    林家的一个十六、七岁少年武者,冷笑一声,“九王子只是自作多情罢了,以他的资质,就算修炼一百年也不可能配得上姗儿妹妹。”

    另一个年龄稍大的林家少年武者,笑道:“岁末考核之后,姗儿妹妹就要和七王子殿下订婚。九王子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仅愚蠢,而且可笑。”

    这两个林家的少年武者,分别叫做林诚武,林天武。

    林泞姗、林诚武、林天武,便是林家挑选出现的最优秀的三位年轻天才。代表林家,参加岁末考核。

    秦雅摸了摸雪白的下巴,就像是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一般,道:“林小姐竟然要和七王子殿下订婚,真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若是消息传出去,恐怕整个王城的女子都会因此而羡慕嫉妒吧!”

    林泞姗轻轻的抿了抿嘴唇,眼眸中,流露着几分喜色。毕竟,能够嫁给七王子,绝对是云武郡国无数女子的梦想。

    她现在离梦想已经很近了!

    岁末考核,分为文考和武考。

    文考并不受重视。

    就算在文考的时候拿到第一,也最多只是被赞赏几句。只有在武考的时候,表现得优异,才能得到王族的丰厚奖励。

    武考开始了!

    武考第一轮:考验力量。

    武场中,放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黑色石盘,一共分为十个重量级。

    最小的石盘,直径只有半米,重一百斤!

    最大的石盘,直径达到三米,重达一千斤!

    按照年龄的大小顺序,从小到大,依次去测试自己的力量。

    小郡主张雨霖第一个走进武场,今年,她才仅仅只有六岁而已,一米高的个头,长得粉雕玉琢,乖巧可爱。

    “哗!”

    小郡主走到那一块直径只有半米的黑色石盘旁边,停下脚步,体内的真气在经脉中运转起来。她的双手扣住石盘的边缘,显得有些吃力,终究是将百斤中的石盘举起来。

    “嘭!”

    她奋力将石盘扔出去,石盘落到一米外的地面。

    小郡主有些失望的样子,目光又盯向第二块石盘。

    第二块石盘重达两百斤,小郡主使出浑身力量也无法将石盘举起,最终只能放弃,退了下去。

    “小郡主,在四岁的时候,就开启了神武印记,现在居然就能举起一百斤中的石盘。真是了不起,将来肯定又是一位了不得的天之骄女。”

    坐在上方的云武郡王也轻轻的点了点头,自己的子女中多出一位天才,他的心中自然十分欣喜。

    随后,十郡主和十一郡主也测试力量,她们的年纪分别是十四岁和十岁。

    十郡主的修为达到黄极境中期,将一块两百斤重的石盘举起,打出了七米远。可惜,她却无法将三百斤重的石盘举起,最终只能放弃。

    十郡主也同样达到黄极境中期,也将两百斤重的石盘举起,打出了六米远。

    但是,考虑到十一郡主的年龄比十郡主要小四岁,所以综合评价起来,十一郡主的表现更加优秀。

    前面三位郡主的年纪都在十四岁之下,而且都是女子,在力量上面要比男子弱一些,所以,最多也只能举起两百斤重的石盘。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天才之间的较量。

    林泞姗,今年十五岁,在除了三位郡主的武者中,她的年龄最小。所以,她成为下一个走进武场的年轻天才。

    她直接略过前面九块石盘,走到第十块石盘的面前。

    第十块石盘,直径达到三米,重达一千斤。

    “起!”

    林泞姗运转体内滂湃的真气,只用一只手,单手扣住比她的身体还要庞大的石盘,轻松将千斤重的石盘举过头顶。

    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那么纤细的娇躯,竟然能够承受如此可怕的重量。

    她才十五岁啊!

    林泞姗的五指一扭,千斤重的石盘立即从掌心飞出去,落到十五米开外的地面,在地面砸出一个巨大的凹坑。

    “天呐!太厉害了!林家又诞生一位了不起的天才。”

    “只是一个女子而已,肉身无法和男子相比,却能单手举起千斤重的石盘,她的修为不知达到何等强大的地步了?”

    ……

    坐在上方的云武郡王也露出一丝惊叹的神色,道:“这是谁家的天才少女?这样的天赋,就算和九郡主比起来,恐怕也相差不多了!”

    王后对林泞姗的表现十分满意,笑道:“大王,她乃是林家家主的女儿,名叫林泞姗。臣妾其实也觉得她十分优秀,有意想要让她和七王子订婚,结成连理。”

    “原来是那个小丫头,本王对她倒是有些印象。以她的天资和家境,还是配得上七儿。”

    云武郡王微微皱了皱眉,目光向着站在武场边缘的张若尘看去,又道:“不过,本王记得她小时候和九儿是不错的玩伴,他们又是表兄妹,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当初本王还和林家老爷子商量过,打算给他们定一门娃娃亲。可惜,生了三年前那件事,定亲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王后笑道:“大王糊涂啊!以林泞姗现在的天赋,又怎么可能看得上九王子?他们两人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将来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以她的天赋,就算给七王子做一位侧妃,相信她也会相当愿意。林家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讨好七王子的机会。”

    云武郡王也轻轻的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九王子的天赋的确远远比不上林泞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武道界,男强女弱的结合,十分常见。

    可是女强男弱的结合,若是差距太大,无论是对男方还是对女方都绝不是一件好事!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