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演武场。

    “天心指路!”

    林泞姗的五指捏着一柄星辉宝剑,一剑挥斩出去,空气中,立即形成一道剑气,在地面上留下一条七米长的剑路。

    坚硬的石板上,形成一道深深的剑缝。

    “啪啪!”

    林奉先双手拍击,走进演武场,笑道:“姗儿,你在剑道上的天赋,真是让为父叹为观止。仅仅只用了不到三个月,就将一招灵级下品的剑法修炼成功。凭借这一招剑法,肯定能够在岁末考核的时候所向披靡,成为最耀眼的那一个。”

    林泞姗道:“那也是因为我早就修炼到剑随心走'的境界,对剑道有了很深的认识,所以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将这一招剑法修炼成功。”

    林奉先点了点头,道:“整个王城,在二十岁之前,能够将剑意修炼到剑随心走'的境界的年轻天才,绝对不到十个。你现在才十五岁而已,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林奉先离开练武场,林泞姗继续修炼剑法。

    十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外界的十三天,在时空晶石中,就是三十九天。

    在聚气丹的帮助下,张若尘终于从黄极境小极位的初期,达到黄极境小极位的巅峰。气池中的真气的数量是十三天前的十倍,再次修炼圆满。 ge已更新

    现在的他,随手一拳打出去,就是十牛之力。

    若是施展龙象般若拳,借助武技的增幅,甚至能够爆出十六牛之力。

    一般的小极位武者,可以爆出四牛之力。

    中极位武者,可以爆出九牛之力。

    大极位武者,可以爆出十六牛之力。

    也就是说,张若尘虽然只是小极位巅峰的修为,却能爆出和大极位武者抗衡的力量。

    张若尘并没有去冲击中极位,因为,就算他现在达到中极位,也最多只能在体内开辟出十六条经脉。

    要知道,他上一世在中极位的时候,可是开辟出了二十条经脉。

    “必须要想办法提升体质,若是输在起跑线上,将来拿什么去和池瑶女皇抗衡?”

    张若尘从房间中走出去,便看见云儿站在门外。

    “云儿姐姐,今天就是岁末考核的时间?”张若尘道。

    “对啊!”

    云儿点了点头,显得有些紧张,道:“九王子殿下,你可要小心,据说八王子已经突破到黄极境小极位。他若是知道,你现在也是一位武者,肯定会刻意争对你。”

    “没关系!并不是多大的事!”张若尘淡淡的笑了笑,又问道:“今天,娘亲也会去观看岁末考核吧?”

    “林妃娘娘肯定是要去,但是,她却不知道你要参加岁末考核。”云儿的心中暗想着,若是林妃娘娘知道九王子殿下已经成为了一名武者,肯定会相当高兴。

    “九王子殿下,云儿帮你换上皇蟒袍,现在就可以去王山的王族武场。”云儿道。

    此时,张若尘才看见云儿捧在手中的铜质托盘,盘中整齐的叠着一套绣着四爪巨蟒的金色长袍,冠,玉带,金靴。

    在云武郡王,只有王子才能穿皇蟒袍,郡主穿的则是皇雀袍。

    经过最近三个月的修炼、炼体,张若尘的体型和气质早已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像曾经那样的虚弱病态,而是给人一种少年英气。

    穿上皇蟒袍,戴上冠,整个人的气质又是一变,简直就像是的鲤鱼跃龙门,皱鹰化鲲鹏,给人一种贵不可言的感觉。

    “九王子殿下,你……你真的比任何王子都要更像一位王子!”云儿盯着张若尘芳心不停跳动,情不自禁的被张若尘身上散出来的气质吸引住,脸颊上浮现出两抹红晕。

    张若尘笑了笑道:“云儿姐姐,我们去王族武场吧!”

    云儿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林妃娘娘已经先一步赶去给大王请安,我们也快些过去,免得去迟了,那些嫔妃和王子又要乱嚼舌根。”

    王族武场,建立在王山下方。

    岁末考核是仅次于祭祀大典的王族盛会,就连云武郡王也停止闭关,亲自参加岁末考核。

    王子,郡主,嫔妃,在天色还没有亮开的时候,便先一步赶到王族武场等待云武郡王的驾临。

    云武郡王坐在武场中最高的位置上,看上去四十来岁的样子,留着两撇整齐的胡须,散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他向着那些王子和郡主看了一眼,笑道:“七儿,没有回来吗?”

    王后坐在云武郡王的旁边,道:“大王,半个月前,七王子便派人送回一封书信,因为遇到一件重要的事,暂时回不来。再说,以七王子的武道修为,参加岁末考核已经没有意义了!”

    云武郡王有些失望,道:“七儿不能参加岁末考核,今年未免少了很多期待。”

    八王子的生母萧妃,向前走出一步,道:“大王,七王子不能参加岁末考核,但是,九王子今年却可以参加。”

    “哦!九儿?”云武郡王的目光向着林妃盯过去。

    萧妃笑道:“三个月前,九王子便开启了神武印记。”

    “是吗?哈哈!林妃,这样的好消息,你为何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本王?”云武郡王心情大好。毕竟,九王子也是他的亲生儿子,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开启神武印记的王子。

    九位王子,全部开启神武印记,云武郡王自然十分高兴。

    林妃轻轻的咬着嘴唇,低声道:“九王子才刚刚开启神武印记而已,不敢惊动大王。”

    云武郡王道:“只要九儿能够开启神武印记,就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就算将来的成就有限,也终究是一名比普通人强大的武者。九儿在哪里?还不叫他出来见本王。”

    八王子冷冷一笑,“大家都到齐了,九弟却迟迟不来,哏哏,开启了神武印记就是不一样,好大的派头。”

    就在这时,张若尘穿着皇蟒袍,从高高的石阶下方走了上来,道:“八哥,你这样在背后说人坏话真的好吗?”

    张若尘显得气宇轩昂,走到八王子的身前,眼神锐利的盯了他一眼。

    八王子紧捏着拳头,显得十分愤怒,以前的张若尘哪敢以这样的口吻对他说话?真是无法无天了!

    张若尘抖了抖衣袖,向着前方走去,向着坐在上方的云武郡王看了一眼,拱手一拜,道:“拜见大王!”

    听到张若尘对云武郡王的称呼,在场所有人全部惊住。

    霎时间,气氛变得有些肃杀,所有人都摒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云武郡王盯着下方的张若尘,道:“你叫我大王'?”

    王后冷哼一声,道:“九王子,你好大的胆子,这是想要不认你的父王了?”

    “咚!”

    林妃心惊胆颤,立即跪在地上,急忙解释道:“大王,尘儿肯定是一时疏忽,才会叫错。”

    “我没有叫错!”

    张若尘卓然而立,身体站得笔直,目光如炬的盯着云武郡王,道:“为人父者,必能教其子。请问大王,我从小体弱多病,做为父亲,你教过我什么?帮过我什么?关心过我吗?”

    “为人夫者,必有恩义,情义,道义。请问大王,我娘亲在被王后杖责的时候,你对她可有情义?三年来,娘亲备受欺凌,你对她恩义何在?我和娘亲在寒冬深夜被赶出居住的地方,被迫搬去偏殿,犹如被打入冷宫,请问道义何在?”

    “既然不能为人父,又不能为人夫,敢问一句,我叫一声大王,难道有错吗?”

    第一次有人敢以如此口吻对云武郡王说话,周围已经吓跪了一大片。那些宫女和太监跪在地上,全部颤抖不已。

    此刻,云武郡王的脸色十分冷沉,向着坐在旁边的王后看了一眼,沉声道:“谁下的命令?是谁将他们赶去偏殿?”

    王后依旧平静的坐在那里,目光向八王子和萧妃冷冷的盯了一眼。

    “咚!咚!”

    八王子和萧妃立即跪在地上,浑身软,冷汗不停从额头冒出。

    “是……是臣……臣妾!”萧妃的声音有些颤。

    虽然是王后下的命令,可是,萧妃哪敢把王后供出来?

    云武郡王冷哼一声,道:“你一个人?”

    萧妃向着旁边的八王子看了一眼,紧咬着牙齿,道:“只有臣妾一个人!”

    “好吧!既然你想要一个人把责任担下来,那么今后你便一个人去紫怡偏殿居住吧!”云武郡王道。

    听到这话,萧妃便知道自己是真的被打入冷宫,今后再难有翻身的机会,浑身一软,直接晕了过去。

    萧妃被抬下去之后,云武郡王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与张若尘四目相对,道:“看来你已经完成洗髓冲脉,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武者,的确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好!冲你这一份难得的血性,今天,本王便破例原谅你一次。你要不要参加岁末考核?”

    张若尘的目光中带着坚定的神色,不卑不亢的道:“当然要参加!”

    “好!哈哈!不愧是本王的子嗣,有种!”云武郡王朗声大笑了一声。

    这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真正的强者,要的就是三口气,一口硬气,一口骨气,一口傲气。

    若是今天张若尘表现得畏畏缩缩,怕这怕那,就算开启了神武印记,云武郡王也不会赏识他。

    跪在地上的八王子,紧紧的捏在五指,目光阴毒的盯着张若尘,心中暗道,“张若尘,你现在就尽情的得意吧!在岁末考核的武场上,我一定要狠狠的将你踩在脚下,让你清楚的认识到,谁才是真正的强者!”

    ……

    本书已经签约,可以打赏了!老鱼撒泼打滚的求打赏,求扔票!求5分!评!各种求!

    今后,每天稳定两章更新!

    附加一句,若是有书友打赏盟主,老鱼就加更一章。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