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张若尘现在的体质和体内充沛的真气,开辟第七条,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经脉,显得轻而易举。

    仅仅只是花费一天时间,便将五条经脉开辟成功,贯穿全身,形成五个周天循环。

    可是,当他开始开辟第十一条经脉的时候,终于感觉有些吃力。

    花费整整六个时辰,他才将第十一条经脉开辟成功,整个人累得虚脱,全身都被汗珠湿透,体内的真气消耗了接近九成。

    当第十一条经脉开辟成功的时候,张若尘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眉心处,出一声闷声。

    “轰!”

    达到黄极境小极位!

    气池的容量,立即扩大十倍,变得足有五米见方的大小,与真正的池塘的大小相差无几。

    气池中,真气涌动,氤氲一片。

    “果然!这一具身体还是太弱了,在黄极境小极位只能开辟出十一条经脉,必须想办法增强我的体质才行。”

    若是别的武者知道张若尘此刻的想法,非要哭晕在练武场不可。

    要知道,能够在黄极境小极位开辟出六条经脉,就已经可以称为天才。

    能够开辟出八条经脉,便属于顶尖天才。

    开辟出十条经脉,简直就如同妖孽,让同境界武者只能仰望。潶し言し格醉心章节已上传

    七王子就是在黄极境小极位开辟出十条经脉,从而名震天下,在同境界无敌,被封为云武郡国第一天骄,将别的那些天才的光芒完全压制下去。

    百年以来,整个云武郡国,也只有他在黄极境小极位开辟出十条经脉,再无第二人。

    当然,现在多了一个张若尘!

    “无论怎么说,总算是达到黄极境小极位了!也不知我现在的力量达到什么程度了?”

    张若尘将身上的污垢清洗干净,换上一件蓝色的长袍,从房间中走出去。

    他打算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测试自己的力量。

    云武郡国的王宫环山而建,将三座大山包裹在宫墙里面,分别为君山、王山、天子山。除了密密麻麻的宫殿式建筑,也有一些较为僻静的园林和山坞。

    张若尘和林妃居住的是紫怡偏殿,相当于冷宫,与主宫殿群相隔较远。

    走出紫怡偏殿,就是一处满是积雪的密林。继续向前,便是王宫中三座大山之一,君山。

    来到君山的下方,已经见不到络绎不绝的宫女和太监,就连禁卫也几乎看不到。

    “就在这里吧!”

    张若尘停下脚步,准备测试自己现在的力量。

    他的双腿微微弯曲,形似一个马步,又像是一只巨象傲然的站立在雪中。

    双腿踩着步伐,不断打出掌印,度越来越快。

    “龙象般若掌第一掌,蛮象驰地!”

    张若尘的双腿一蹬,全身的骨骼和肌肉完全绷紧,随后猛然激射出去,一掌击在石壁上。

    “嘭!”

    石壁上,裂出一道道缝隙,缝隙不断扩大。

    五米高的石壁,轰然垮塌下来。

    张若尘踩着步伐,疾向后倒退,避免被垮塌下来的碎石砸中身体。

    “这一掌的爆力,差不多相当于八牛之力了!”张若尘轻轻的点了点头。

    普通的黄极境小极位武者,只能爆出四牛之力而已。

    他才刚刚突破黄极境小极位,就能爆出八牛之力,已经算是相当不错。随着修为加深,能够爆出来的力量肯定更加强大。

    “再来试一试剑法!”

    张若尘从时空晶石的内空间中将闪魂剑取出来,握在手中,将真气注入剑体。

    “哗!”

    第一道力系铭纹被激活,闪魂剑的重量,立即达到一百五十三斤。

    随后,第二道冰系铭纹也被激活,一股刺骨的寒气从剑体中散出来,使周围的空气都微微变得冰寒了几分。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同时激活两道铭纹,就已经是极限!

    最近半年,张若尘也不完全都是在炼体,很多时间其实花费在修炼“天心剑法”和“龙象般若掌”上面。

    功法、炼体、武技,三者缺一不可。

    天心剑法,灵级下品的剑法,整套剑法一共分为十二招。

    每一招剑法都无比精妙,蕴含多种变招,远远不是人级剑法可以比拟。

    黄极境的武者想要将天心剑法修炼成功,绝对要花费大量时间。哪怕是修炼其中一招剑法,也要耗费数月苦功才行。

    张若尘凭借着曾经修炼过天心剑法的记忆,花费了半年时间,也才修炼成功其中三招剑法。

    一百五十三斤重的闪魂剑,在张若尘的手中,就像没有任何重量,运用起来十分娴熟,如同变成身体的一部分。

    手臂一动,剑,已经先动。

    “天心指路!”

    张若尘的右臂一抬,一剑挥斩出去。

    空气中,立即出现一道刺耳的破风声,一道剑气飞了出去。

    “哗!”

    地面上,留下一道七米长,三尺深的寒冰剑痕。剑痕经过的地方,草叶寸断,石头裂开,地面上都留下一道整齐的切口。

    就像是一条剑路!

    “天心破梅!”

    张若尘手臂一抖,一剑刺出去!

    闪魂剑化为一道蓝色的光梭,出现七道幻影,就像是七柄剑同时刺出去。

    刺在石壁上的时候,七道剑影的剑尖汇聚于一点,出“叮叮”的声音

    石壁上,留下七个细小的剑孔,全部都是用剑尖刺出。七个剑孔,排列成一朵梅花的形状。

    天心破梅破的不是梅花的梅,而是眉心的眉。

    一剑刺出去,在对方的眉心留下七个细小的剑孔,就像在对方的眉心印上一朵血色的梅花。

    只有将剑意修炼到“剑随心走”的境界,才能将这一招修炼成功。

    剑意的境界,分为三重:剑随心走,剑心通明,人剑合一。

    张若尘现在就是“剑随心走”的境界,就算离“剑心通明”也相差不远。

    除了“天心指路”和“天心破梅”两招剑法,张若尘还修炼成功了一招防御性的剑法“天心剑钟”!

    “天心剑钟!”

    张若尘将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的注入闪魂剑,横剑一挡,剑气立即凝聚成一口淡蓝色的大钟的虚影。大钟虚影,疾旋转,将张若尘的身体包裹在剑钟里面。

    一旦施展出这一招剑诀,足以挡住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的全力一击。除非那一位黄极境大极位的武者也修炼了灵级剑法,才能破开张若尘的这一招防御性剑法。

    天心指路!

    天心破梅!

    天心剑钟!

    张若尘不断施展出三招剑法,以此来领悟“剑心通明”的剑意境界。当然,想要达到“剑心通明”,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

    直到将体内的真气耗尽,张若尘才重新返回紫怡偏殿。

    “还有十三天,就是岁末考核,争取让修为再提升一些。”

    张若尘盘坐在时空秘典,又将一枚聚气丹服进嘴里,全力修炼起来。

    离岁末考核的时间越来越近,云武郡国的王子和郡主全部都在紧锣密鼓的修炼,想要在岁末考核的时候一鸣惊人,大放异彩。

    岁末考核,只有二十岁以下的王族子孙和王亲国戚才能参加,以此来增加年轻人的动力,提升年轻人的相互竞争力。

    往些年,张若尘连参加岁末考核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站在台下观望。每到这个时候,就是他和林妃最难堪,最尴尬的时候。

    今年,或许会变得不一样。

    张若尘在努力进步的时候,别的那些王子和郡主也在进步。

    张若尘和林妃曾经居住的玉漱宫,一间华丽的房间里面,传出八王子张济的大笑声:“哈哈!终于突破黄极境小极位了!”

    萧妃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赞叹道:“好!济儿,以你现在的修为,虽然还无法与五王子和六王子相比,但是,至少你父王能够看到你的进步,到时候肯定会有所赏赐赏赐。”

    八王子点了点头,以自己的修为,的确和五王子、六王子差得很远。

    六王子在去年岁末考核的时候,便是黄极境小极位巅峰的境界,现在很可能已经达到中极位。

    至于五王子就更加厉害,据说,已经突破到大极位。

    八王子冷冷一笑,道:“反正已经有人垫底,到时候,有他的存在,只会将我衬托得更加优秀。”

    “你说的是九王子?他不是才开辟出武道印记没多久,估计连洗髓冲脉都还没有完成,应该不会参加岁末考核。”萧妃道。

    “嘿嘿!参不参加可由不得他。”八王子的嘴角微微一勾,脸上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