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少爷,你就只买这一柄断剑吗?”

    秦雅向张若尘走过去,丰腴的娇躯几乎和他贴身站在一起,胸前半露的玉峰显得无比香艳,几乎全部都呈现在张若尘的眼前。

    张若尘从前世的思绪中逐渐回过神来,刚刚一抬头,就看到秦雅的那一对丰硕圆润的酥峰,胸前露出大片的雪白,虽然隔着衣衫,依旧看到那玉碗般的形状的颤动。

    张若尘从未见过如此香艳的景象,微微窒息,心脏狂跳,立即掐了掐指尖,强行移开目光,盯向挂在墙壁上的剑。

    定了定神,张若尘指向一柄宝蓝色的战剑,道:“老板娘,这一柄剑是几阶真武宝器?”

    秦雅的眸中再次露出几分失望,道:“那是一柄四阶的真武宝器,名叫,闪魂剑。剑身中刻有十四道铭纹,分别是四道力系铭纹',四道冰系铭纹',四道电系铭纹',还有两道光系铭纹'。可以说,它一共拥有三种特殊的属性,分别是冰系、电系、光系。”

    一般来说,一阶真武宝器里面,只有一道铭纹。

    只有铭纹数量达到十道以上,才能算是四阶真武宝器。

    真武宝器中的铭纹,每增加一道,威力就会有不同程度的增加。而且,根据铭纹的属性不同,真武宝器也会呈现出不同的属性,适合不同的武者。柏渡亿下 潶演歌 馆砍嘴新章1节

    比如,开启赤焰神武印记的武者,体内的真气自带一股烈焰之气,使用火系的真武宝器,就能挥出真武宝器的更强力量。

    “多少钱?”张若尘问道。

    “三万枚银币。”秦雅道。

    “好!买了!”

    张若尘一手提着“闪魂剑”,一手提着“沉渊古剑”,就像逃一样的向着兵器库的外面疾步走去。

    与这位风情万种的老板娘单独待在一起,实在太危险,张若尘也有些扛不住。

    反正他已经找回沉渊古剑,随便买一柄别的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剑,完全足够他现阶段使用。

    “逃得倒是挺快,呵呵,姐姐的手掌心,又岂是你能逃得出去?今后,有得玩了!”秦雅露出一丝媚俏的笑意,对张若尘的兴趣更浓了。

    ……

    在张若尘和秦雅进入兵器库的时候,清玄阁的一位年长的掌柜,带领着一男一女,也来到兵器库的外面。

    那一男一女的身份似乎很尊贵,就连那一位年长的掌柜在他们的面前,也微微躬身,带着献媚的笑容。

    那一个年轻男子,正是张若尘的八哥,也就是云武郡国的八王子,张济。

    与张济同行的女子,乃是云武郡国四大年轻美人之一,赤云宗宗主的爱女,单香菱。

    单香菱的气质出众,如百合般清醒雅丽,看上去十六、七岁的样子,眸光明亮,身材娇好,走到任何地方都肯定会成为最引人注目的那一个。

    八王子笑道:“娘亲吩咐过了,师妹第一次来到王城,要我一定要细心照顾。清玄阁乃是武市中最大的店铺之一,师妹看上了任何兵器,尽管告诉我。”

    八王子的娘亲萧妃,曾经就是赤云宗的弟子,乃是赤云宗宗主的师妹。

    所以,八王子才会叫单香菱为师妹。

    单香菱微微的笑了笑,道:“多谢八王子殿下!其实,香菱这一次来到王城,主要是想要见一见王城的那些天才俊杰,特别是云武郡国的第一天骄,七王子殿下。香菱曾多次听过他的大名,十分仰慕,赤云宗很多女弟子都十分崇拜他,可惜连见他一次的机会都很难。”

    八王子道:“若是七哥在王城,本王子倒是可以帮你实现愿望。可惜了,师妹来的不是时候,七哥并不在王城。”

    单香菱的眸中生出几分失望,道:“我记得王族的岁末考核,乃是仅次于祭祀大典的盛会。难道七王子殿下也不会回来?”

    八王子笑道:“七哥在十岁的时候,便是岁末考核的第一名。你觉得岁末考核对他来说还有什么参与的价值?不过,岁末考核的确是一场盛会,只有王族和各个王亲贵族的年龄低于二十岁的年轻弟子才能参加,七哥说不定也会回来。若是师妹想要观礼这一场盛会,本王子肯定为你弄到一个入场名额。”

    “那就再次多谢八王子殿下!”单香菱笑道。

    在八王子和单香菱交谈的时候,那一位年长的掌柜走到憨子的面前,道:“憨子,什么人去了兵器库,怎么兵器库的大门都关上了?”

    憨子的神情有些古怪,低声道:“是老板娘和一位年轻的公子。”

    听到这话,那一位年长的掌柜也微微一惊,倒吸了一口凉气,自言自语的道:“老板娘竟然……可千万别闹出人命啊!”

    八王子和单香菱自然也听说年长掌柜和憨子的对话。

    单香菱有些诧异的问道:“难道清玄阁还会干出杀人夺财的事?”

    八王子摇了摇头,道:“这倒不是!只是关于这位老板娘有很多的传闻,据说,那一位老板娘长得十分美艳,只要是男人,见到她就肯定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也有传闻,那一位老板娘心狠手辣,蛇蝎心肠,很多男人都曾死在她的手中。”

    “还有传闻,那一位老板娘其实十分放荡,养了不少男人。而且,她还喜欢虐待男人,很多男子都被她斩断了手,挖掉眼珠子。”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闻,本王子并没有见过那一位老板娘,并不了解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经过八王子这么一说,单香菱对那一位老板娘也就没有多少好感了。

    大白天,带着一个男人,单独进入兵器库,而且还紧闭大门,不想猜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一位老板娘肯定不是什么好女人。那一个被老板娘带进兵器库的男人,也让人感觉到恶心。

    “哗!”

    兵器库的大门被推开,张若尘抱着两柄战剑从大门中快步出来,看到站在远处的八王子,脸上立即浮现出几分诧异的神色。

    八王子见到张若尘从兵器库的大门中走出来,也略微诧异了一下,旋即他的眼神就变得十分冷沉,“九弟,你怎么也在清玄阁?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听到八王子对张若尘的称呼,憨子和那一位年长的掌柜都略微一惊,这位张少爷果然来头不小,居然是云武郡王之子。

    同时,他们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幸好老板娘没有对他下手。若是九王子殿下在清玄阁出了事,恐怕清玄阁明天就要关张大吉。

    单香菱对那一位九王子也有一些耳闻,据说是九位王子里面唯一一个不能开启神武印记的废物。

    她并没有刻意去打听过张若尘,所以并不知道,张若尘在半个月之前,已经开启了神武印记。

    这样一个废物王子,怎么会从兵器库中走出来?

    难道……

    联想到先前八王子的话,单香菱的目光再次盯向张若尘,眼中便多了几分鄙夷的神色。

    张若尘微微皱了皱眉,显得颇为不悦,道:“既然你能够来清玄阁,为何我就不能来?”

    八王子冷笑一声,道:“本王子来到清玄阁是购买兵器,你来干什么?你买得起真武宝器级别的剑?你手中的两柄剑是哪里来的?”

    张若尘感觉到莫名其妙,不客气的道:“你管的太宽吧!我的剑,就算是捡来的,似乎也不关你什么事?”

    “你给我站住!”八王子沉声一喝,道:“你的修炼天资差,就老老实实在王宫里待着,别出来做一些丢人的事,要不然本王子就替父王打断你的双腿。”

    张若尘越来越听不懂八王子的话,沉声道:“你有那个本事吗?”

    听到这话,八王子微微一怔,旋即大笑了起来。

    他的双掌合在一起,活动着十根手指,笑道:“九弟!今天,本王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本事?”

    张若尘卓然而立,目光平静,五根手指捏在一起,体内的真气在六条经脉中运行起来。

    要战,那就战吧!

    “呵呵!八王子殿下,这是要干什么?这里可是清玄阁,不是王宫。九王子殿下是清玄阁的贵客,有谁若是敢在清玄阁对他出手,奴家可是要管的哦!”秦雅从兵器库中走出来,脸颊上挂着一丝妩媚的笑容。

    八王子见到秦雅之后,也露出惊艳的神色,心头微微一荡。

    若不是单香菱站在他的身旁,让他神经一直绷紧,不敢做出出格的事,要不然的话,见到秦雅这样的妖女,他绝对无法像现在这样镇定。

    八王子离开目光,冷冷的盯了张若尘一眼,道:“哼!王族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在八王子看来,张若尘根本买不起真武宝器级别的战剑。他能够得到那两柄剑,肯定是做了清玄阁的老板娘的小白脸。

    用自己的身体侍奉清玄阁的老板娘,换取修炼武道的资源。

    其实,站在一旁的单香菱的想法和八王子也差不多。

    “哎!同样都是云武郡王的儿子,为何七王子就能成为无上天骄,而这位九王子却甘心沦为一个放荡女人的玩物?一个是云中之龙,一个却是泥潭之蚯!”单香菱盯着张若尘轻轻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张若尘根本不知道八王子在说什么,自己行得正坐得端,懒得和他废话,抱着两柄战剑,向着清玄阁的外院走去。

    秦雅已经成了精,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明白八王子和单香菱的心头在想什么!

    她的最近微微一勾,眼睛露出一丝皎洁的神色,唤道:“九王子殿下,今后常来!奴家肯定好好的招待你!若是想要别的修炼资源,尽管来找奴家哦!呵呵!”

    [三七中文 m.37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