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灵根我来做主,哪怕成为一块废骨我也乐意,同旁人无关,这灵根我不会交出。”林浩目光若鹰,扫过全场,随后落在大长老身上。

    那冷漠至极的眸子,好似有寒光闪烁,竟是如此深邃,仿佛能够看破天地至理,让大长老有些恍惚。

    “哼!”忽然,大长老一声冷哼,将萦绕在心头那不安的情绪震散。

    “林浩你好大的胆!在分支用歪道手段斩了林风一臂,此刻还想违背我这位长老和家主吗!”大长老虽然身形消瘦,但却拥猛虎之势,像是一头蛰伏已久的凶兽,气势慑人。

    下方众人的目光,全落在祭坛之上。

    众所周知,林浩的性格较为软弱,可今日却怎敢反驳起分支长老来?

    林浩嗤之以鼻,用眼角扫过大长老:“同我排资论辈,你还没有资格。”

    此话一出,全场上下鸦雀无声。

    众人目瞪口呆,甚至有人揉了揉双耳,满脸不可置信,深以为自己听错了。

    林浩敢如此辱骂分支大长老,这还是那个软弱的林浩?

    有细心武者发现,以往林浩的自身气息很是温和,若一道柔光。

    可此刻,祭坛上的林浩却并非如此,若能将万山都绞成齑粉的狂暴飓风。

    “你!你这林家逆徒!”大长老气结,恨不得一掌将林浩毙掉。

    ……

    “林浩,看样你是不愿意听总部的命令了。”林童开口,声音冰冷刺骨。

    “我说话时,你有资格插嘴吗。”林浩看向林童,声音比他更冷,更加霸道。

    “小畜生,我看你不到黄河心不死!既然如此,转移你灵根后,便将你就地正法!”终于,分支家主林战出声。

    林浩扫过几人,冷笑未言。

    “你们几位小辈,将这逆徒压上去!”林战挥了挥手,让祭坛下方几人走至祭坛。

    “遵命!”几位弟答应,疾步而至。

    这些后辈,都是雨家分支弟子,林、雨两大分支即将联姻,以后便也不分你我。

    林战身为分支家主,身份尊贵,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更不能对一位小辈出手,怕是落个以大欺小的名声。

    两位长老和执事,自然也有考虑到,并未出手。

    让雨家分支后辈弟子出马,是最好的选择。

    一来能够擒下林浩,二来也让凤临镇这些势力知晓,他们林、雨两大分支,已亲如一家。

    ……

    “雨辛,你好好看看,如今这林浩还有什么本事。”林童脸上挂着冷意,抚了抚雨辛长发。

    雨辛道:“等你将林浩的灵根移走,将会更加强大,怕我雨家总部那些天才弟子,也未必如你,林浩的废骨还有如此作用,他该知足。”

    祭坛上,某位雨家弟子面带嘲意,“林浩,你父亲虽对雨家有恩,但那也是从前的事了,林衍近十年未现身,躲在苍狼县内,我看你父亲也是个废人。”

    闻声,林浩的眉头忽然一挑,看向此人,已起杀心。

    雨家弟子冷笑,锵地声,身后长剑出鞘在手。

    剩下几位雨家小辈,也迅速朝林浩攻去。

    这是表现自己最佳的时机,谁都想亲手将林浩虐翻,以后必能得到族重视!

    一共四位雨家弟子,争先恐后朝林浩飞奔而去。

    他们脑便就只有一个想法,要将林浩抢先一步给打倒在地,为长老和家主出气!

    眼见几位后辈弟子冲来,林浩负手而立,寸步未移。

    “林浩,我来虐你!”某位少年使用轻功身法,速度极快,眨眼间欺身林浩,右臂若灵蛇般在空游动,朝林浩脖子抓去。

    嗖!

    与此同时,林浩右腿形若蛟龙般鞭击而出,只听有破空之声和腿影闪现,快到肉眼难辨。

    轰!

    一声巨响传遍全场,只见那分支少年,竟被林浩一腿鞭在腹部。

    少年全身骨头好似都在炸响,身躯如同飓风的沙袋,自虚空划过一道弧线,瞬间摔落祭坛之下。

    哇!

    少年口喷出一道血箭,当即昏死过去。

    这还是林浩手下留了情,否则一腿便能震碎他的五脏六腑。

    另外位分支弟子,甚至还不知发生了何事。

    “滚!”林浩面无表情,若一尊冷血的洪荒凶兽,右腿好似凶龙出海,转瞬间轰出数击,将位后辈弟子踢飞下祭坛。

    见状,众人诧异,林浩灵根已断,但却好似天生神力,否则林风也不会被他断了一臂。

    “林浩!你放肆!”二长老顿怒,这小子竟敢在自己和家主面前,重伤分支弟子!

    “我这辈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放肆,你又能将我如何。”林浩看向两位长老。

    “长老大人莫动怒,我来收他!”那雨家后辈身躯笔挺,几位弟子被林浩击败最好不过,这样一来,他将更加醒目!

    ……

    一剑斩出,恍惚间可看有雪花飘落。

    “我拥雪灵身,你可能敌我!”雨家这后辈放声狂笑。

    “他是雨家分支第一天才雨东,据说雨东仅次林童,也是少有天才!”有人认出这雨家少年,面带惊色。

    锵!

    长剑落下,有金铁之音传来。

    林浩伸出右掌,竟用两根手指,瞬间截住了雨东劈出的长剑。

    雨东瞳孔一缩,神色骇然,林浩以肉掌,竟能截住他的剑器!

    叮地一声,林浩双指用力,将长剑截断。

    “至于你,便不必留在世上了。”林浩一声,若死神的宣判。

    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便立即来到雨东身前,同他面贴着面。

    唰!

    手半截断剑在虚空划过,寒光闪烁,将还未回过神来的雨东一剑封喉。

    “呃……”雨东喉咙被切断,口不能言,发出怪音,他瞳孔不停收缩,双手捂着脖颈,鲜血侵湿全身。

    轰隆!

    很快,雨东便如一滩烂泥跌倒在地面,身躯抽动几下后,气绝当场。

    静

    全场下上,死一般寂静,时间仿佛凝固。

    无论林家,亦或者几处本土世家高层,都已目瞪口呆。

    这小子年纪轻轻,杀伐竟如此果断!

    没有丝毫情面可言,手段老道,毒辣至极!

    便是那些本土世家的高层,看向林浩也吃惊不小。

    “可惜……这小子灵根已断,不然就凭这份心性,以后的成就怕是不可限量。”

    “倒也未必,据说有一种丹药,能够让武者破损的灵根修复。”

    “这些都是极其珍稀的古方,哪怕那些成名的大炼丹师,也未必能够知道配方,机会渺茫。”

    “不对,有一种高品丹药,叫做‘灵根重塑丹’,可惜在那宗门世界才有机会得到……”

    此刻,几位本土世家纷纷开口。

    另一边,祭坛之上,那些执事、长老,乃至分支家主,都已傻了眼。

    雨东是雨家分支天才,不久后便是进入第二道地门搜索更强机缘,可还未展现灵身便被林浩斩杀……!

    “孽畜,你这孽畜!罪大恶极!立马剥夺灵根,随后极刑处死!”分支家主林战,暴怒之下,一掌将椅案碎。

    “父亲,这小子灵根虽断,但天生神力。”林童站起身来朝林浩走去,“既然如此,我倒要试试,他这废人如今还能强到哪种地步。”

    林童一步踏出,连祭坛都在颤抖。

    “滚!”只看林童刚至林浩身前,林浩瞬间击出一拳。

    刹那间,林童骇然失色,这随意一拳的速度和力量,竟达到如此程度!

    之前傲然之色消失,他连忙双拳环抱,挡在面部。

    而然,林浩拳迹陡然一变,若蛟龙俯冲而下。

    轰隆隆!

    巨响之音仿佛九霄惊雷在人耳畔炸开!

    这一拳变化莫测,转之轰在林童的腹部。

    “哇!”林童痉挛,那原本冷漠的面容尽是扭曲,张口喷出一道鲜血,身若断线风筝横飞了出去,撞在下方几位分支弟子身上。

    几人遭受无妄之灾,被林童倒飞出的身躯轰,顿时被撞趴在地,若圆球般滚了出去,将地面划出几道十数米的拖痕。

    “哎哟……哎哟……”

    “啊……啊……”

    被撞弟子全身颤抖,至少都断了几条肋骨。

    至于林童,已彻底昏死。

    ……

    祭坛上的雨辛,眸内原本那一丝鄙夷,变成震惊。

    林浩全盛时期,也就最多如此。

    他灵根明明已经碎裂,实力修为必要是要飞速倒退,最终成为废人,可林浩展现出的战力,为何如此可怕!

    “吾儿林童!”林战瞬间飞身下祭坛,将林童抱在怀。

    “这畜生!就地正法,杀了他!”林战暴怒,朝几位执事和下达了命令。

    “这……”年执事有些犹豫:“若林浩被杀,灵根要如何剥离?”

    闻声,林战这也抑制住了满腔怒火:“将那孽畜打成残废,取骨之后让林童亲自执行家法,将那孽畜凌迟处死!”

    既然家主发话,几位执事也顾不得身份,只对林浩这小辈出手。

    “林浩,我劝你马上束手就擒自断四肢,否则莫怪我们出手!”年男子眼有凶光,冰寒幽冷,像蛰伏的巨兽。

    眼见林浩不言不语,年执事顿时暴怒,一步踏出,残影划破虚空。

    “天风掌!”年执事开口一喝,右掌挥出一道狂暴气流,势若刀锋,能轻易将巨石绞碎。

    “庸才,这般武技实在被你们糟蹋了,天风掌这样用岂不是更妙。”与此同时,林浩左掌握在右臂手腕处,右掌猛然一挥。

    嗖!

    破空之音不绝于耳,狂风暴起将这擂台吹的摇摇欲坠。

    随着林浩一掌落下,虚空竟荡起一道飓风,像是一尊无边狂兽,要吞噬亿万生灵。

    “什么?!不可能!”见状,年执事大惊失色。

    《天风掌》虽不是在十方天门搜到的至尊功法,可也有九重力,他自己修炼十数年,不过才达到第五层境界。

    而看林浩,对《天风掌》造诣极深,分明已经脱离桎梏,达到九重之上的大圆满境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