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丹药阁内炼丹,不知这般请求可属过分?”林浩想了想,除丹药阁之外,整个流云城能炼丹的地方并不多。

    “这……只怕不妥。”掌事开口,随后看向了白秋。

    “林公子,丹药阁倒也可炼丹,只不过价格却不低,并且也未必一定能够炼丹成功,你可得考虑清楚。”白秋以为,林浩是想让丹药阁的炼丹师为他炼丹,所以这般说道。

    “你之前不是说我们丹药阁炼丹火候不行吗,此刻又要求炼丹?”女子盯着林浩,冷声笑言。

    林浩无奈,他说的是事实而已,不过以后这种话还是少说为妙,易得罪人。

    听女子一言,掌事和白秋两人眉头微皱。

    在流云城,丹药阁的炼丹火候无人能够超越,否则又哪能在此处开设丹药阁。

    今日一位少年竟说他们的炼丹火候不行,的确令人心不快。

    白秋白色更加不悦,此人先是将《风雷掌》原本卖给拍卖阁,现如今却又说她丹药阁内炼丹不行,实在可恶。

    ……

    “林公子还是请回吧,我们丹药阁只怕满足不了你的要求。”白秋一挥玉薄,下了逐客令。

    “莫要误会,林某想借贵阁炼丹炉和精火一用,至于借用的银两自然也会付,若炼丹失败,便是林某自己的事,和丹药阁无关。”林浩说道。

    “你自己炼?”掌事和那位素衣女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竟然要借炼丹炉炼丹……!

    “不错,林某对炼丹也略懂一二,所以自己炼丹便是,只需借用炼丹炉和精火。”林浩点头。

    “林公子会炼丹?”白秋错愕,无论是炼丹还是炼毒都无比复杂,仅记熟理论知识都难如登天。

    “略懂一二,所以想试上一试。”林浩笑道。

    “既然林公子执意如此,丹药阁倒也有借炉炼丹的先例,需五千两白银。”白秋并不反对。

    “好,那麻烦白秋姑娘。”林浩爽快答应,一万两的材料都买了,也不差五千两借用费。

    “哼……不知天高地厚,依我看来,一万两的材料都被浪费了。”素衣女子嗤之以鼻。

    连她都还无法单独完成炼制炼丹,一位少年又怎可能成功,懂得一些知识便狂妄自大,认为精通此道,这种人确实不少。

    林浩并不在意旁人如何想法,他只需做自己的事便可。

    管事留在阁内,林浩则跟着白秋和那素衣女子朝后堂走去。

    不过几息功夫,便有淡淡药香味迎面扑来。

    很快,人进入一处密室,一鼎炼丹炉已开,虚空上方有袅袅雾气,香味扑鼻。

    炼丹炉足有一人高,呈古铜色,下方还有正在燃烧的精火。

    密室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相貌清秀而成熟。

    “秋儿,你怎来了?”女子见到白秋,连忙上前。

    “姑姑,这位是林公子,他想借炼丹炉和精火一用,自行炼丹。”白秋朱唇轻启。

    炼丹?

    听白秋一言,高挑女子当即打量林浩几眼,心更加惊讶。

    这少年看起来,并不像是炼丹之人,身上也没有那股常年因炼丹而染上了精火熏味或药香气。

    若说白秋带来的少年会炼丹,女子并不是太相信。

    ……

    “小子,这是我师傅白若霜,炼丹大师。”素衣女子看向林浩,傲然道。

    闻声,林浩点头笑道:“见过若霜前辈,晚辈林浩,今日想借炼丹炉和精火一用。”

    “既然秋儿带你来,那便试试吧。”白若霜虽不认为这少年真能炼成丹药,可既然白秋带他前来,也没有道理拒绝。

    “多谢。”林浩抱拳道谢,随后走至炼丹炉前,他将炉盖打开,并从一旁舀了半勺丹液进入其。

    随后,林浩将两灵谷、二两血青和回元丹震成齑粉,并配合丹液撒入特制的丹盅内,用丹布完美密封,轻放置炼丹炉内。

    “笑话,哪有你这样炼丹,我看你手法都不娴熟,待会儿一定炼丹失败。”素衣女子观望片刻,见林浩将药盅完全密封,觉得他根本不懂炼丹。

    林浩并不搭理女子,起身将炉盖合实。

    随后,林浩点燃精火,前半个时辰只是星星之火,火势极小。

    “暴殄天物……两灵谷和二两血青全部糟蹋了……那可是价值一万两的药材,还有一颗回元丹,起码价值一块品灵石!”

    素衣女子连连叹息摇头。

    众所皆知,炼丹前期的火势需大,否则也用不到精火,可林浩却反其道而行之,只用星星之火,如何能够炼丹?

    不久后,林浩将星火变为燎原之火,火势猛增。

    白秋站在林浩身旁,注视着林浩的一举一动。

    虽她为丹药阁掌柜,但也不过为白家分配的产业,白秋自己并不会炼丹。

    “姑姑,林公子炼丹的方法和你的截然不同,想来他真的不会炼丹。”白秋看向白若霜,轻声道。

    还不等白若霜开口,自丹炉内便飘出一股怪味。

    这种味道很是刺鼻,让人忍不住捂住口鼻。

    ……

    白秋和白若霜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摇头,这次炼丹显然很是失败。

    “这就是你炼的丹?那些珍稀的材料全部都浪费了,总价值超过一块品灵石。”素衣女子用袖子挡住口鼻,冷笑一声。

    不过这些药材都是属于林浩的,和素衣女子关系不大。

    林浩也不多言,脸上露出一丝欣喜,等炼丹炉完全冷却下来时,便将炉盖打开。

    “丹成,多谢借炼丹炉和精火一用。”林浩取出丹盅,对白秋和白若霜道谢。

    “丹成?”闻声,在场人皆不知所以,何来丹成?

    “呵呵……你还是先将丹盅打开看看再说。”素衣女子盯着林浩手的丹盅道。

    “也好。”林浩点头,将丹布缓缓揭开。

    与此同时,一阵浓烈至极的药香味忽然从药盅之内涌出。

    之前那刺鼻的怪味瞬间被冲散,被药香味取而代之。

    “灵根重塑丹!”白若霜一眼便发现了丹盅内指甲大的雪白丹药,晶莹剔透雪白如玉。

    林浩微微一笑,想也不想,直接将灵根重塑丹丢入口。

    素衣女子愣至原地,不可置信。

    白若霜震惊之余,当即请教道:“林公子……你之前使用星火是何道理?”

    闻声,林浩不吝赐教:“星火的火势虽小,却能热炉,炼丹本就是要循序渐进,若用一开始便用猛火,未免操之过急,成品率也会降低许多。”

    “还有能够增强成品率的说法……?”白秋玉躯一震,如今再打量林浩,却又换了一种眼神。

    “炼丹一途变化多端,我也不过略懂皮毛而已……今日所欠的一万五千两白银,日内林某必来还清。”林浩看向白秋两人,随后便离开了丹药阁。

    待林浩走后,白秋看向白若霜,道:“姑姑,方才林公子所炼丹药,究竟是什么品级?”

    “地品四重丹药,对应地门第四重的‘灵根重塑丹’……”白若霜开口。

    “丹药品级分作地品和天品……只有达到天品丹药,才算真正的天材地宝,地品四重倒也不算稀奇。”白秋沉吟片刻道。

    “话虽如此……但那小子确实了不得,炼丹造诣不俗。”白若霜点头。

    “也姑姑也这样认为吗……”白秋微惊。

    “他炼丹造诣绝不输我,而且身后定有高人指导,否则绝不可能在这个年纪能独自炼丹……”白若霜自认炼丹造诣在流云城少有人比,今日却对一位少年甘拜下风。

    “之前林公子出售了《风雷掌》原本秘笈给拍卖阁,白潇潇定会将原本秘笈上交世家,以此邀功……”白秋忽然想起拍卖阁之事,蹙眉道。

    “《风雷掌》原本?!”闻声,素衣女子心忐忑,之前还对林浩冷嘲热讽,如此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那人来头定不止林家弟子这般简单……

    “秋儿,那小子若能拉拢最好,但无论如何,也不要给白潇潇机会……”白若霜别有深意。

    ……

    此时此刻,林浩早已离开丹药阁,朝林家返回。

    回到竹苑房内时,天色已完全黑了下来,林浩盘坐在床,吸收着灵根重塑丹的药力。

    一直到了深夜,林浩早已破碎的灵根,这才顺着药力开始缓缓愈合。

    灵根之前已被体内神秘黑泽修复一部分,破损程度已不算很严重。

    今日加上‘灵根重塑丹’的药效吸收,灵根修复倒也算极快,更时分便已经完好如初,全部修复。

    “呼……”林浩吐出一口浊气,身上渗出不少浑浊的废液。

    “灵根终于恢复,下一步则是重建地门灵身。”林浩喃喃自语,随后取来清水将身躯洗净,又换了一套崭新的白衫。

    日出东方。

    刚一早,林浩的房门便响个不停。

    打开房门,某位劲衣少年站在门外。

    “林鹤?”

    见到来人,林浩有些意外。

    “浩兄,你胆量不小。”

    少年撇了撇嘴,大摇大摆走入林浩房。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